倫敦「暴動」的啟示

正如馬丁路德金所言:「暴動是被忽視者的語言。」(’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長期被無視的人,最終就像《水滸傳》的一百零八個好漢般被迫上梁山,落草為寇。倫敦這場「暴動」,可能就是香港的明天。

卡梅倫此類政棍在事後並不學儒家般下罪己詔,反省自己新自由主義的劣政(例如狂減福利但放過有錢人)來讓英國人活在困苦邊緣;反而學起中共的「將革命種子撲殺於萌芽之前」,大舉逮捕被迫落草為寇的無辜者。在現在的科技幫助之下,保守黨的《1984》終告上演——任何在「暴亂」中被攝影到的人,都會被「老大哥」所關照;儘管「老大哥」就是這場「暴動」的主謀——若非不是「老大哥」的官與商狼狽為奸,將大部分資源壟斷分享得肚滿腸肥,留下餅碎給中產和基層鬼打鬼,又怎會有人願意出來「暴動」?難道有人瘋得會羨慕吃監獄飯?

這次暴亂,傳媒就是其中最大的功臣之一。在「暴動」事後,記者訪問示威者,挑釁地問示威者為何濫用暴力,沒有家教。結果示威者除了直認不諱,還反問記者如果他們不「暴動」,記者會訪問他們嗎?記者的沉默就成了最佳的回答。示威者補充道,他們在之前有兩千人的和平示威,抗議各種問題,但是卻沒有傳媒願意報導。是傳媒的沉默,導致了火山爆發。

暴力是否值得譴責?當然是。暴徒應否被追究?應該。但是英國政府只有事後加強追捕涉案者而不自我檢討,甚至將無辜的家屬應有的社會福利也剝奪,和那中共一邊大肆搜捕異見分子一邊拒絕改革,有甚麼分別?和誅九族有甚麼分別?而卡梅倫這個無賴甚至說要加強管制互聯網,除了將自己執政無能的責任推卸給示威者,亦有專制主義的惡臭在內。堂堂民主大國的領導竟講出中共政棍才會講的廢話,實在有辱門楣。

暴力,就像倒下了一個骨牌,其他骨牌也會順勢倒下,你無法阻止。人雖說有獨立思考,但是在群眾那種如激流的情緒所推動,你想自制也自制不了。我相信大部分「暴徒」都是在非理性的情況下才發瘋;雖說非理性不代表不用負責;但請記住,即使你將你認為是「好逸惡勞」的八十後和是「刻苦耐勞」的五、六十後位置對調,那群刻苦耐勞的可能搶得更兇、打得更惡、燒得更狠。君不見六七暴動乎?

倫敦「暴動」,為何是香港的未來預演?

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垃圾政府和英國如何相似。它們都奉行新自由主義政策,凍結甚至削減基層應有的福利,剛出來的年輕人只有不足一萬的薪金,甚至更少,七除八扣後,恐怕僅餘的儲蓄不能終老。雖然年輕人出來為自己、為大眾發聲,可是只換來領導這個政府的人冷冷一句:「為甚麼你不檢討自己做不了李嘉誠?」,可笑的是這個政府從不檢討為甚麼自己做不了李世民,讓人民安居樂業;只懂官商勾結,製造更多的地產霸權。

既然自上的改革無望,那樣作為社會公器的傳媒又如何?他們和英國的傳媒一樣,一早對大眾的呼聲不聞不問,甚至助紂為虐,一起棒打落水狗,將社會的弱勢污名化。香港多少個有意義的社會運動、抗爭、示威,通通不合本土傳媒的眼緣,他們情有獨鍾就是等待政府的spin doctor來餵飽他們,不管內容真偽,不管是否污衊了多少弱勢,就像最近的菲傭事件。以前,勉強還算有兩支咪為民發聲;現在,在傳媒的集體撒野和集體沉默之下,民眾的怒氣往哪去?不是像今次菲傭事件般自傷殘殺,就是衝著政府而來。

所以說,倫敦是香港的明天,不見得誇大。見最近政府立例收緊網上的二次創作自由,奉勸一句:為了你的全屍著想,不要這樣得寸進尺。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