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高校棒球女子經理讀了彼得‧杜拉克

事實上,我是因為這本書的改編動畫《如果杜拉》才買下這本小說(雖然未看完該動畫)。一開始就覺得被騙了,因為只有封面有女主角川島南的萌樣子,裡面一幅插圖也沒有,是故總覺得這本小說粗製濫造。但是因為本書的創意一流,所以我才願意看下去。

故事的內容大要是,程久保高校(簡稱:程高)女主角川島南原本十分討厭棒球,但是因為原為棒球部經理的摯友宮田夕紀急病進了醫院,所以才不得已接管棒球部經理,並且為了夕紀,矢志要棒球部打進甲子園,但是程高棒球部隊員水準參差,而且士氣低落,教練不懂和球員溝通,所以打進甲子園的可能性根本是零。然後,小南為了明白如何當一個稱職的棒球部經理,就去書店買參考書,結果,卻誤打誤撞買了和棒球毫不相關,名為「管理學」的書,作者就是管理學之父彼得‧杜拉克。然而,小南讀了《管理學》係,在棒球部推行改革,使棒球部有了翻天覆地的轉變,並成功打進甲子園!

這本書創意絕頂,是因為日語中,商業的經理人和中學棒球部的經理人(在日本地位較低)都是用同一個字,所以女主角才會誤以為《管理學》是和棒球相關的書。作者巧妙的將兩個不相干的概念融合,產生了艷麗的創意火花,結果這本書在日本銷量過百萬,感動了不少日本人。

本書的作者可謂充份理解《管理學》一書,所以才能描寫小南如何用管理學的知識來改革棒球部。讀者們不要以為那個很深奧的道理,其實小南的政策十分顯淺易懂,不外乎是了解棒球部會員的心聲,善用不用隊員的長處,重新設計吸引隊員的訓練清單,給會員適當的升遷,等等政策,大為提升了棒球隊的實力。另外,小南亦有依管理學所言,為棒球隊落實「社會貢獻」,包括分享管理經驗給不同社團,與不同的社團合作,例如棒球投手需要腰力和腿力,正義(另一位故事角色)就安排投手到柔道社訓練,又成功招募了校內啦啦隊和管弦樂團為棒球隊打氣,在比賽能夠沉重打擊敵人的士氣。

不過,本書亦提到作為經理人重要最重要的元素:正真的品格。杜拉克認為,經理人如果不真誠,就是一個不稱職的經理人。故此,小南就是因為為人正直,所以才能夠感動和帶領其他人改革棒球部。

雖然本書的內容令人耳目一新,然是小說技巧卻差得可以。可能作者根本不是寫小說出身,以及可供發揮的頁數太少,所以引致了一個大弊病。大弊病就是小說在七成以上都是由旁白描述小說情節,只有很少的情節是由人物之間的對話帶動,讓人覺得這些角色根本是為說話而說話,說話內容沒有甚麼重要性。當然,將一本故事意念詳寫和略寫是兩種不同的技巧,但是小說如果旁白占過多比重,將不能給讀者一個臨場感。如果你重視小說的敘事技巧,認為創意反而是次要,可能這本書就不太適合你了。

本書亦對於角色的描寫比較粗糙,只會在故事情節需要時才描寫角色的外表感情,而且可能沒有甚麼伏線,恐怕不適合一些對以上有要求的讀者。

不過話說回來,我覺得這本小說非常適合香港的社運界讀——我覺得要全部人要手拿一本,然後再去讀杜拉克的管理學,這樣我們才能團結市民。不要以為管理學只適用於商場,《如果杜拉》這本書就是一個好例子,讓我們明白如用運用商場管理技巧在其他領域。香港社運界或社民連都有一個嚴重弊病,就是以為鬥激進就是一切(或者像人民力量之類形激進實保守),結果他們升遷組織成員就是用誰參與多點社會運動來衡量,這完全是漠視了組織其他有才能的人的意願,打擊他們士氣。而市民又不收貨(雖然我承認香港人是on兜),這樣民主運動就陷入膠著狀態。

其實,社運組織和企業都是一樣,都需要行銷。只不過企業是因應顧客的需要來設計貨品,社運則因應社會的問題而設定行動。而行銷除了和顧客相關,亦和組織成員關係密切。一個好的經理人必須關顧成員的感受,以及民眾的需要,但是香港的社運界似乎對此不太重視。只管過程,不管後果,除了置自己不利,亦對他人不負責,因為你無法啟蒙到別人。

另外,社運界大玩山頭主義,不同的組織無故仇恨另外一些組織,這是愚蠢的行為。管理學強調組織與組織之間的合作,就像小南為棒球部和其他組織打好關係,使得雙方都在合作從中得益,壯大組織的實力;而不是仇恨其他組織(理念不同除外),各自為政,老死不相往來。

故此,我覺得社運界應該都看這本書,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自己的成員、自己的公關,等等。在面對政府的淫威下,我們不能再因循守故了!

遲些看過動漫,再發表感想吧。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