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傭給港人的考驗

記得閱讀《如果,高校棒球女子經理讀了彼得‧杜拉克》時,當程高學校棒球部在秋季預賽被淘汰的時候,大家化悲憤為力量,銳意努力在下一年打進甲子園,主角小南想起《管理學》的教導:

「必須準備『成長』,因為我們無法預測機會何時會造訪。準備是必要的。若沒有準備好,機會將會離我們而去。」

小南如臨大敵,推出很多改革政策,終於成功帶領程高打入甲子園。

外傭透過司法覆核爭取居港權,碰巧由泛民的大律師幫忙做代表,結果民賤聯、豉油黨和新氓黨之流就是鯊魚見血,狂咬公民黨不放,以轉移視線,掩飾自己在區議會政績不彰。啟敢見到很多無知港人和網民在各大討論區蠢血沸騰,聽信讒言攻擊泛民,實感悲憤。這件事,正正考驗我們港人的質素是如何。「考驗」,就像《管理學》所言的「成長」一樣,都是突如奇來,無法預測。如果我們在這樣「考驗」中失敗,那樣我們就會倒退,然後優勢盡失。相反,如果我們在「考驗」中勝利,我們就能成長。

但我很悲觀,香港人選擇踏向墮落的一途,偏要向滅亡之路狂奔。外傭事件反映香港人不過是野蠻的一群,難登大雅之堂。首先是基本的法律常識也不懂,須知道,香港的制度規定大律師是不能拒絕接法律個案申請,情況就像急症室的醫生不能選擇優先救助那一病人(哪怕後來的病人是醫生的家人)。知道這樣簡單的道理,就不會愚蠢地說出「公民黨支持外人」,「訟棍亂港」這類廢話。

可惜的是新氓黨、豉油黨和民賤聯之流,他們明知這樣簡單的常識,但是卻出賣自己的良知,為了一己政治利益而攻擊泛民,他們的誠信就像被碌爆的信用卡一樣,已經是徹底破產。更可恨的是香港一群保皇黨選民,不去探究這些敗類做過甚麼好事,誓死支持保皇黨這些政棍反中亂港,硬要搞到香港陸沉才甘心。上有政棍,下有愚民,香港能不衰亡乎?

除此之外,香港人似乎也不太記取歷史教訓。想當年居港權一案時,葉劉恐嚇港人不釋法就會有167萬人湧到香港,結束釋法後幾年曾蔭權就叫每對夫婦生三個小孩補充勞動力。現在葉劉又恐懼港人再不釋法就有13萬菲傭來港,這就是歷史的重複。如何港人再一次被葉劉騙,那樣港人就是孔子所言的「下愚」,無可救藥了。其實,根據不少律師所言,菲傭有權居住在香港不等於全部都可以來香港定居,他們是要有證明自己有明確長住在香港的意圖,這是極難做到的。可見即使政府敗訴,也不會有大量外傭湧進香港。

另外,菲傭對香港經濟的貢獻不容忽視,如果沒有她們肯接受廉價薪酬為香港家庭工作,香港女性能夠走出來工作,因而為社會解放大量勞動力嗎?現在香港人卻以納粹的態度來看待外傭,未免太小家子了。正如我在前文《菲傭爭居港權,何罪之有?》中指出,從來剝奪港人福利的都是大資本家和其走狗政客(如民賤聯和新氓黨),現在政棍以外傭來轉移視線,用以掩飾政府的無能,可恥乎?

更爆笑的是,新氓黨在宣傳人大釋法的時候,竟然大書「司法獨立誠可貴,港人福址價更高」這類反智言論,令人質疑它是理性務實,還是民粹主導。司法獨立是香港多年來優於上海的原因,亦是港人的核心價值,更加是人類文明的基石。現在新氓黨竟然要號召港人要毀滅法治?葉劉你是不是癡了線?何況所謂「『港人福址』受到挑戰」,只不過是保皇黨製造的煙幕,怎可以用釋法來破壞香港的法治精神?人大只是一個橡皮圖章,算老幾?

不要以為人大釋法沒有甚麼大不了,如果日後政府在一些人權案件敗訴,援引今次的例子來輸打贏要,每次都找人大釋法,那樣最後,市民原來擁有的權利也會受損,讓我們儘早被中共奴役。其實現在政府馬不停蹄地追殺社運人士,就是要營造人心惶惶的效果!

現在,就是一個考驗。港人會否因為一時聽信讒言而敗壞香港的司法系統?這真值得擔心!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3 Comments

  1. 這誰也說不准。
    可是,有說即使外傭可以申請,入境處能把關
    到時候,將外傭的限制收窄,又會吵歧視,成為另一個「轉移視線」的大好機會;
    不嚴行的話,又會有大批勞工參與競爭。

  2. >>如果沒有她們肯接受廉價薪酬為香港家庭工作,香港女性能夠走出來工作,因而為社會解放大量勞動力嗎?
    唉,樓主在這句話上恐怕有一點本末倒置了。
    如果不是香港樓價貴房租高,香港人用得著夫妻來供樓嗎?哪個母親不想親自照顧孩子呢,但連這一點也做不到了。你以為引入外傭,「解放大量勞動力」是誰得到好處了?是大財團無疑吧。

    同樣道理,除去綜緩和社會福利的因素,菲傭居港導致勞工供應量上升,是誰得益了?
    第一、獲得工作的菲傭得益了,這個真的不需要解釋了吧。
    第二、大財團/資方得益了。在菲傭和本地勞工的競爭增加之下,工資必然會有所降低。在更多人爭同一個飯碗下,大財團必能以更便宜的價格去聘請同樣質素的勞工。
    那誰損失了?無容置疑,是那些在更劇烈的競爭之下找不到工作、或是被逼降低自己的工資要求去跟菲傭競爭的香港人。

    誠然,民賤聯、新氓黨趁機轉移視線,抹黑對手,是可恥之極。司法獨立亦是必須捍衛。然而,「菲傭來港,市民/基層得益」?嘿嘿,嘿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