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他媽的宗教

 

「無論有沒有宗教,好人都會循規蹈矩,壞人則會做出邪惡之事;但要好人做出邪惡的事 —— 那便只有宗教才可以了。」

“With or without religion, good people can behave well and bad people can do evil; but for good people to do evil —— that takes religion.”

美國物理學家—— Steven Weinberg(P.S:雖然內文和本格言關係不大)

謹在此向無辜的死者作出深切的哀悼。

這次挪威的慘無人道的大屠殺,最終應該去屌那個全能、全知、全善的三一上帝。如果上帝是全知的,這一次大屠殺,他必定預早知道,但是,祂卻沒有差遣聖靈去那個極端的右派走狗裡,以致最後釀成悲劇。無數的父母,一瞬間就痛失他們的子女,從此陰陽永隔。上帝,請問你對得起你的子民嗎?有時,我真想像叫「打倒共產黨」般吶喊,吶喊道:「打倒耶和華!」,包括耶和華在內的各宗教,從古到今,為地球製造了多少個極端恐怖分子?

古代,少數人類創造了宗教這個怪物,原本就是為了管治愚民,讓自己的王朝千秋萬代。但他們萬萬想不到,宗教這個怪物有一日掙脫他們的控制,不分善惡的對人類發動大屠殺,而這場屠殺更加是藉由人類的手而達成。中世紀的十字軍東征,近代的伊斯蘭恐怖活動——就是人類舉著自己的神,向異教徒橫加屠殺。即便是現在看似人畜無害的基督教,在中世紀和近代初期更加迷戀同室操戈,自相殘殺的伎倆。

到了文藝復興和啟蒙時代,人類總算能擺脫宗教的壓迫,以人文精神和世俗精神來迎接未來,可是,人類卻喜歡重蹈覆轍,現在又往宗教地獄狂奔,宗教狂熱到了當代,似乎有復辟之勢。

首先是英美等先進國家的政府,開始縱容基要派的基督徒接管國家教育。教會接管教育時若果受到監管,害處不會太大;但問題是教會現在在學校的教育,大多是反人權、反科學、反理性的。他們教導學生仇恨同性戀、仇恨異教徒、仇恨理性、仇恨社會公義。學生在面對「天堂永久公民vs地獄永久賤民」的抉擇下,他們不得不痛苦地放棄自己的理性和同理心,向自己宗教的敵人張牙舞爪。而不幸的是,世上的宗教大多是在人類的道德觀仍處於蠻荒時代的時候建立的,所以當中的殘暴條文(例如消滅異教徒)一直存在於不同宗教裡,故此任何宗教的教義,都存在讓教徒變成魔鬼的因子在內——這是挪威慘案的遠因。

一直不明白,為甚麼世上的主流宗教,大多數都會有永恆的地獄來恫嚇人們去相信宗教?既然神愛世人,為甚麼又要有永恆的地獄?既然神是博愛,為甚麼不能寬恕不信仰祂的人?凡人尚且會將寬恕別人的過錯,「全善」的上帝就不能寬恕我們?這是甚麼鬼道理?宗教不但設計一個殘忍荒謬的地獄制度,還要賦權給他們的教徒去傳教義、傳福音、發動聖戰、詛咒不信教的人,結束就導致了一切的宗教戰爭、宗教屠殺。

這種教義最為心理變態者或失敗者所利用,如果沒有宗教,他們只能潦倒地活下去。但是宗教卻「給」了這些心理變態者和失敗者一種殺戮衝動和借口,鼓勵他們為偉大的上帝、偉大的聖戰、偉大的事功所貢獻自己。結果?一個又一個人命,就這樣被屠殺了。如果,如果,有一天,一個瘋子手持一部操縱全球核彈發射機器,而上帝又在他的身旁「耳語」,後果會如何?

是時候反思所謂的信仰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