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檢討」就是文明的開端

朋友最近開始第一份工作,很多工作也是初次接觸,很不適應。但是公司卻不給我朋友一段適應期,要我朋友兩、三個星期內能夠上手,和那些做了很久的老手一樣。我朋友只是平實地說不可能,就給人攻擊在「找藉口」和「老闆給人工你,不容反駁」。我本來是一個懦弱的人,但我亦有批判思考,就此,我有點感想。

我實在很想吶喊,向那些叫人適應社會的愚民說:「媽的,只有禽獸才會一昧適應大環境,一昧檢討以迎合大環境,你們這班蠢才,是否主張人類停止進步,倒退到和禽獸無疑?」我說的一點也不偏激,人類的歷史,簡單來說,就是一部向環境說不、向「檢討」說不的歷史

我不是主張人不應該反省,我只是主張過度的「反省」不但有害,而且更阻礙了人類進步,現在,人類的困境,不在於人類太不濟,而在於人類過度反省自己。

看到這裡相信有些人要問候我的母親的。別慌,且聽我解釋。

假如,你是十八世紀,在第一個工業革命大國英國的普通工人。在面對極長的工時、極惡劣的工作環境、極低的薪金——而且工作更加是朝不保夕,因為政府和商人官商勾結,有冤無路訴。這時,你有兩個選擇,一是拚命地「檢討」自己有甚麼地方做得「不足」,使勁地犧牲自己的健康努力地工作,以免被解僱;一是停止自虐性的「檢討」,團結起來,向貪婪的資本家說不。

結果,英國人選擇了第二條路,除了促成了日後的工黨,政府亦被迫提供更多的福利予工人,包括有薪假日和勞工保障等等,直至新自由主義的肆虐。

又假如,你是國父孫中山,滿懷救國志向,在向李鴻章上書失敗後,尋求在體制內改革的希望幻滅——你又有兩個選擇:一是自認倒霉,好好地「檢討」自己為甚麼不符合官場規矩,努力考科舉以進入國家;一是停止自虐性的「檢討」,敢於向這個腐敗的清政府說不,起來反對。

幸好國父選擇了後一條路,否則中國只會多了一個迂腐的秀才,也沒有辛亥革命,而中國恐怕也被列強肢解了,現在我們就只得幹西方的奴隸了

如果,只是如果,在工業革命早期的英國和在列國侵華早期的中國,兩地的民眾早一點覺醒,明白整個現實的殘酷對自身的傷害,進而起來反抗;而不是只懂獨善其身,進行自虐式的「檢討」,不停削足就履,傷害自己以適應殘酷的現實,那樣,我們現在就有更好的未來。為甚麼人們總是自虐地「反省」,而不作反抗?

這是社會現實對大眾的洗腦,並是人類的墜落。就以香港人的工作價值觀為例,香港人總是把僱員的生命壓榨得一乾二淨才肯罷休,所以無情地壓迫新人,要他們用超光速速度將工作上手,不然就是瀆職,完全沒有關顧勞工的權利。殊不知遠在歐洲的德國和芬蘭,國家都對新入職者有良好的照顧,而且福利更勝以剝削員工聞名的香港。這就是世界潮流,可惜香港的僱主不明白,只是一味指責員工懶,而工人又自懂「反諸求己」,沒有起來反抗,結果政客自己懶得管工人的權益。

人類的墜性,在於對群眾的服從。資本主義能夠稱霸全球,就是因為人類因循苛且,服務資本主義的生產邏輯,拚命地互相剝削,做小部分資本家的奴隸。現在的金融海嘯不過是經濟大蕭條的重複,可見人類的學習能力之低。面對這樣的嚴峻境況,只能悲觀地期望我們日後不要再作自虐式檢討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