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和人民力量的分別?

民主黨在區議會選舉遭受到人民力量的狙擊,民主黨前主席李柱銘要人民力量「停一停、諗一諗」,當然人民力量不會聽李柱銘的話,繼續去馬。

人民力量,自從黃教主用最拙劣的方法肢解社民連,將最激進進步的力量重創之後,我對黃教主所炮製的新組織人民力量已經沒有信心。恐怕黃教主理想的追隨者與邪教教徒無異,而不是一群有獨立思考,可堪大任的人。再觀乎人民力量無論是支持公投與否的政黨都派人追殺,可見人民力量根本另人政治計算在內,其目的不是像他們高喊「票債票償」這樣光明正大。這樣的政棍,又有甚麼好支持?

但是這樣又推論不出民主黨是一個可以值得支持的政黨。事實上自從民主黨將靈魂賣給中共,通過政改方案之後,我就看不出民主黨和民建聯的分別,特別是他們在看待激進的八十後力量,嘴臉更離奇一致。

看待八十後的激進示威,如民建聯之流的保皇狗對八十後嚴厲痛斥,和文匯、大公一起合演大合唱,我是不驚奇的。因為民建聯之流的保皇狗根本就是現有制度的既得利益者,而八十後的激進示威正正是意欲推翻他們的既得利益,是故這些保皇狗只得急氣敗壞地用文革手段來鬥臭八十後,誹謗他們「暴力」、「不理性」。

然而民主黨並非既得利益者,又非建制派,而八十後的主張,例如反官商勾結和爭取普選和民主黨念玆在玆的又沒有衝突,為甚麼民主黨會擺起一副建制派的嘴臉,來對待八十後?不是說笑,已經有民主黨區議員派單張譴責示威者衝擊科學館的替補機制諮詢論壇,再加上副主席劉慧卿說甚麼和平、理性、非粗口,譴責示威者,實在令人看不出民主黨和建制派的分別。而民主黨在野的時候已經擺出建制派的嘴臉,執政之後還得了?這是我對民主黨不滿的地方。

民主黨一味對八十後磨刀霍霍,但是對特權階段卻和建制派一樣,十分姑息之。例如鄉下佬比八十後更暴力,為了一己之私狂言要搞革命,放炸彈。警察不管、建制派不管——不料連民主黨也不管,一個譴責聲明也不出。相反,八十後的激烈抗爭,民主黨就煞介有事,大義凜然地譴責。

我估計的原因是,民主黨經過二十多年的議會政治,已經被建制那套文化所侵蝕了,他們已經無復當年年輕時搞社會運動的那種熱血、無私和有理念。到了現在,民主黨也成了既得利益的一群,他們的主人是保守選民的選票,而不是治港理念;為了選票,他們可以不擇手段,甚至和人民力量一樣殘害同門,對激進的力量嚴加打壓,做現狀的幫兇,阻礙時代的進步。

民主黨好應該醒一醒了,在面對年輕人的不信任,你們還有未來嗎?

Short link:http://wp.me/sv5M9-dp_pp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