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聯會這個殺千刀的

記得我看池上遼一的漫畫《信長》,有一段情節讓我印象深刻,話說戰國時代,其中一個大名織田信長決心完成摧毀他的敵人——比叡山的時候,屬下明智光秀進言阻止,說叡山還有很多好的和尚,懇求信長仁慈處理。不料信長說:「就是因為這些人的存在,所以這個腐敗的體制才能苛延殘存。」結果下令燒山。

信長當然殘暴,不然就不會有「第六天魔王」的「美名」。不過信長的話,倒有令人值得深思的地方,就是一個腐朽的體制之所以存在,就是因為有一些偽君子在「小罵大幫忙」,看似在和惡勢力抗擊,實則是維護了一個害人害己的時局。獅子山學會就是這樣的一丘之貉,不過今天想說的是工聯會。

工聯會和其靈魂人物陳婉嫻都是織田信長口中的「小罵大幫忙」的最佳例子。這個會、這個八婆,平日在spin doctor和公關的打扮下裝得十分關注基層,實則是過橋抽板,它只是為了騙取工人的選票,然後在政治上殘民自肥。雖然工聯會號稱為基層打拼,捍衛勞工權益,可這全都是騙白痴的廢話。如果工聯會真的是真心為基層,為甚麼香港數以萬計的打工仔仍然要被迫忍受長工時和低工資的折磨?為甚麼工聯會的走狗議員在臨立會時期贊成廢除集體談判權?

而且工聯會在工運已經是聲名狼藉,之前的九巴工潮,竟然著自己的幹事分化長工工人和合約工工人,在早期的紮鐵工人工潮,又在做些破壞工人內部團結的事。有時,真的搞不清楚工聯會是否資本家的「無間道」,職能類近祖國的全國總工會,任務就是讓資本家可以肆意剝削工人。

今天看港台的《議事論事》,途中看見工聯會的走狗黃國健在吠,吠政府沒有好好處理劏房問題和花園街大火。看了後,無知的人繼續無知,愚忠的人繼續愚忠,我可是火冒三丈,因為黃國健那副慷慨激昂,關心基層的樣子,和金鏞小說筆下的岳不群差不多,都不是真心的,只是裝模作樣。如果黃先生你真的關注基層問題,好應該支持增建公屋。而增建公屋最大的阻力是地產商和它的傀儡特區政府,而維繫地產商的權力在於不民主的政制,可是工聯會在立法會要調查地產商或通過爭取民主的方案,工聯會永遠投反對票或棄權票,永遠要和市民對著幹。而工聯會本身亦是政府的一部分,政府做事闖出禍,工聯會可以若無其事,抽身出來批評,真是虛偽得無以復加。

市民蠢是工聯會得以橫行無忌的原因,那個工聯會的走狗王國興大罵政府,事後偷偷地跟政府的方向投票,原因就是睇死香港人對時事的記憶力只有三天,自己責罵完政府拿了市民的印象分後,就施施然支持政府的害民政策。

香港人的「政治腦退化症」,似乎已經病入膏肓,藥石無效了。唉……!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