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如何培養學生的奴性(下)

(此為初擬版)

第五:風紀制度

在批判風紀制度對學生的禍害,先回顧兩個心理學上出名的實驗,用以佐證。其中一個實驗是1961年耶魯大學的米爾格倫(Stanley Milgram)教授主導的電擊實驗,另一實驗是1971年由史丹福大學主導的監獄實驗。兩個實驗都奠定了社會心理學的基礎。

耶魯大學的實驗是這樣的:測驗者被招募做充當「老師」,被告知需要做一個關於「體罰的實驗」,而「老師」的任務是教導實驗室另一旁的「學生」(有牆阻擋,「老師」看不見「學生」)英文生字,如果答錯,就對「學生」施加電擊,連續答錯每次加10伏特電擊,最高可達450伏特(已對人造成生命危險),其實「學生」只是由研究人員冒充,例必答錯,所有「學生」的痛苦反應都是裝出來的。

這個實驗的原意是測驗「老師」是否會因為良心發現而拒絕服從權威的指導。在實驗前,研究人員認為只有1%的人才會這樣變態,但結果卻出乎意料,有約三分二的測驗者都將電擊率開到450伏特。只有少數人因為良心發現而拒絕繼續實驗

第二個實驗來自史丹福大學,由金巴多教授主導的「監獄實驗」,研究人員招募一批正常學生,抽籤決定誰擔任「獄卒」和「囚犯」,然後在一個模擬監獄生活兩個星期。結果到了實驗開始兩日,就被迫讓一些「囚犯」退出實驗,到了實驗一個星期,由於有「獄卒」開始過度虐待「囚犯」,實驗被迫停止。

誠然,本文極多立論,建基於以上兩個實驗。我沒有主張學校和監獄一樣,而是點出兩者的相似性。很多論點已出現在前文,不贅。其中,風紀制度可能是培養學生奴性的重要環節。例如以我校(伍若瑜)為例,由中二已開始招募領袖生(風紀),中六更強制全級擔任領袖生。以電擊實驗為例,我們發現群眾是極易受權威教唆,那怕做的是暴行。以監獄實驗為例,如果用權威將一群人分派到不同的岡位,這群人會很快「入戲」,成功地扮演一定的角色,哪怕這個角色他自己是相當討厭的(事實上,監獄實驗的實驗者都是相當反權威的),這兩個實驗都點出一點,如果沒有相應措施,人是很容易在權威的指令下行惡,那怕他是一個好人。就如一些納粹分子在平日是一個良好公民,但是進了集中營當獄卒就變成了魔頭,由此可見制度和環境對人的羈縻。

而風紀制度,正正是運用了這兩個實驗的原則。首先,抽出一群人,賦予他們領袖生的職責,他們就像那群史丹福的「獄卒」、「囚犯」,會「入了戲」,努力地扮演整治校風的角色。站在這個立場,他們就會對學校的反人權、反民主、反法治等諸多不正確行為(例如侵害人身自由)慢慢認同,甚至認為是天經地義。慢慢地,他們就像著了魔,對學校的獨裁和專制予以認同,更不會成為改革力量啟敢很記得自己在中六的時候在學校的評議會要求改革校政,結果被全部同學否決。誠如林語堂所言:「中國就有這麼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階層,利益每天都在被損害,卻具有統治階級的意識。在動物世界裏找這麼弱智的東西都幾乎不可能。」事實上林語堂這話是錯的,因為西方國家的實驗也證明他們的國民對權威也是毫無抵抗力的。

出來社會之後,學生沒有受過批判教育,結果做過風紀的學生就成了林語堂筆下的「本身是最底階層,利益每天都在被損害,卻具有統治階級的意識」的奴民,對當權者的暴政用諸多藉口開脫。他們對香港警察的暴政亦沒有警覺性,只是對真心為社會的社運分子大加鞭撻,真是愚昧之極。

第六:將學生兒童化

這裡或許會引起別人的反駁,認為學校無時無刻都在培養學生獨立自主。這顯然是錯的。學校只是培養學生的工具理性,而非價值理性。就像當初的明治日本教育,只是為了培育國民成為戰爭機器,讓他們成為天皇的犧牲品,並非教導他們改進社會的能力,學校培養學生的能不過是一種生存技藝,但學校並沒有教育學生如何變革社會。說得難聽點,學校就是讓學生變成資本家豢養的豬

所以,學校一方面教導學生為資本家服務的技藝,一方面盡量讓學生變得無能,要事事依賴這個社會。當然,由於社會福利是和抵觸資本家的利益,所以自然要教學生自食其力。但是自食其力之餘,學校又要學生接受社會的不公是天經地義,無法改變,某種意義而言,這是將學生兒童化,讓他們不得不依靠資本主義這個父親。

第七:國民教育

無話可說,完全是愚民教育。

第八:公開考試

奴化學生的終極殺著——公開考試

由於香港的就業市場主要仍然以學士為入職要求,所以入大學一直是香港學生的必爭之戰。相對一些歐洲國家的大學教育普及,香港的大學入學率僅是適齡學生的18%。固此,應付公開考試進入大學一直是所有香港學生的必經階段,因為香港的產業發展畸型,只有金融和地產「兩支獨秀」,固此進入好大學意味取得好的職場入場券,為此,香港學生花盡心機投入考試,而學校為了催谷學生,亦不會自討苦吃,在課程上加上其他的價值教育。這可能是政府最斲喪學生的獨立思考的措施了。

以上幾點,大致上勾畫上學校培養學生奴性的政策。最後,或許有人會問,為甚麼仍然會有壞學生反抗老師。首先,我認為現行的學校制度只能培養學生奴性,而不是紀律,而這種奴性是作家柏楊所言的「狼性的忠」,誰對他有利他就服從誰。正如社會學家海德(D.Held)所言,服從有七種可能原因:
(1)在威嚇情況下的服從;
(2)未經思考的慣性行為;
(3)不置評論的冷漠;
(4)不滿現狀但無其他出路所以默然忍受;
(5)不滿現狀但因長遠利益而妥協;
(6)認為現狀值得支持;
(7)在理想環境底下,所有人平等地以民主協商出來的共識,再共同服從。
啟敢認為,只有(7)才能真正培養出一個有紀律的人。不幸的是,學校的教育的服從只在(1)-(5)徘徊,一些沒有在學校取得成就感的人,自然就不會將老師權威放在眼內。我無意對這群「壞學生」說好話,但是學校所高舉的價值觀也是空洞無力的。

總結而言,培養一個人有紀律,必須讓他們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以及能夠抵抗群眾壓力的情操。一群奴才是不會有紀律可言的。一個奴性教育只能出土匪或奴才,不幸的是,我們的學校教育就是這樣的教育。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1 Comment

  1. 致井上啟敢:

      閣下的文章先被Lewis讚,再被Vivian推薦.事先聲明,我在香港只得小學加上加落既一兩年的經驗,只能依我個人的認識,和科學的推想方法去驗證合理的現實.

      八九年我才半歲,不過無待堂早已嘗試比較過兩者心態.在心理角度來看,切身與否的問題在輔導時態度都會有顯著分別.

      首先,總的來說,我認為閣下應該先探討立制初衷,再比較一下其成效和你所提議正在發生的事,在社會研究來說才顯公正.

    一、學校作為社會的溫床

      消費文化和虛有其名的義工這幾點的觀察是不錯的.但學校的活動也有責任提倡社會議題的關心.這一點在點三四再述.我個人來說,對興趣這回事倒是有點抱負.香港人不是沒有興趣,但整個社會的風氣還不是很培養到.而反過來說,如果不是女紅那類可以躲起來做,方便攜帶的事情,差不多樣樣都要錢.搞來搞去還都像是上一代有錢人的玩意.但現時多個研究指出,不同的藝術,運動能幫助腦發育,穩定情緒云云.此外,現時的興趣班要得在專業和業餘之間平衡.當玩意咩,沒有挑戰性,唔上心,成不了興趣,精不了.太緊張了麼,又徒增一壓力來源.不如去找個課題來研究還省事.

      義工這回事,跟社會風氣也很有關.我在加拿大也有強制的高中義工.我也乘愛待在圖書館就幫幫手混過去了.是待到大學要認真思考將來時才急找相關的行業來試試看.雖然沒找到理想,收穫也不少.在香港也有朋友做義工上了癮的.本身就是熱心的人,就算是沒有義工的年代也會幫街頭雜貨看鋪那種.但是,當我跟香港家人分享時,外婆第一個反應是,自己都顧不了(財政上),做什麼義工?這樣的想法是不錯的.但我的情況許可,亦都只是許可我做義工(沒有一週兩小時那麼少的兼職吧?).我外婆也都不是什麼吝惜的人.但由此你就可以看到,很典型的,各掃門前雪的心態.這種心態,小至功課,大至奉獻,一天不根治,社會各分子互相幫助的義工精神還是會流於表面.

      恕我冒昧地提議一下,這些,是由人本身精神的護理,到思考人與人之間社會的關係.如果人料理好自己的心理健康,就會有心情關心身邊的人.香港補習和加班的風氣是不利精神健康的.當人都累圬了的時候,是不可能要求他關心別人的.此外,無私這回事是講同理心的.正如閣下點五所言,義工如果只起到阻嚇作用(點二點八),而忽略了激起義工改變制度的決心,本末倒置.

      不過,學校已經很累了.還要他身教?別忘了老師,主任和校長本身的辦公室政治.

    二、校服的功用和創意

      首先,校服的目的是什麼?可以是囚犯,也可以是身份認同.在學校的角度來說,大概是為了方便認自己的學生吧.髮禁那些,會否扼殺學生的創意呢?其實創意這點事,閣下倒不需要太過擔心.君不見日本水手服和天主教學校的愛爾蘭裙只有變短?原意是為了避免學生花太多時間打扮吧?不如好像我中學那樣,有個化妝班吧?這點事,很視乎實施的方法.

      不過,閣下所描述的中產自以為高級的事,已經在護士這個行業發生過了.要投身於解放護士嗎?

      至於尊重場合這回事,傳統來說應該在我們喪失的禮儀課學的.這邊還是有不懂事的孩子帶著下調的褲襠不知所謂地通街走,如果職業資詢無法幫助的話,那是他自己的固執.

    三四、削弱精英

      這一點我也有點無奈.除此以外,學生還應該怎麼練習他們的領導才能呢?也許跟點二一樣,也都是看選擇,看實施方式的.不過,這就跟哈利波特(及耶穌)提倡的團結、相愛和抵抗分化一樣.如此,香港是有點難的.不曉得是不是因為人太多了,被逼埋堆才感到小圈子有點私人空間.這也都是整個社會風氣,人不敢打破現狀的問題.再聊.

    五、雞犬升天

      這幾個實驗有點意思,因為我副修心理學.這是透明度、信任和有心情開放聆聽,用眼睛去看現實的問題.要知道,接受殘忍的現實是需要勇氣的.一般人都不喜承認了之後意會的工作.Wishful thinking, confirmation bias, post-hoc justification, risk and loss aversion, cognitive dissonance.

    六、養技,而不是完全獨立

      這裡的幾點都很有趣.總結一下,我父親認為學校應設德育.而我相信你會同意我朋友所提議的critical thinking and logic skills. 說開又說,科學本身就含改革的精神.其實現代無論是什麼行業,尤其在香港這個多變的社會,進步才是不變的道理.當權者只要肯定不會干涉到他的政制和經濟利益而已.

      我沒有經濟學的背景.在提倡環保、有機、local和fair trade 的同時完全不曉得國家和國際的貿易該如何操作才能小心翼翼地保住飯碗.

    此外,請問閣下有沒有什麼改革方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