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平之論—《中國之路向》新編

這本《中國之路向》成書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在二千年重刊。也許有人會問,這本書已經出版已久,難道對當代中國的發展還有啟示?難道不會變得過時?我的回答是,有智慧的言論,是永恆地有價值,不受歲月所侵蝕;何況勞思光的評論,有的還能適用於當代中國的問題上,所以,如果網友真心對中國之未來發展有所關注,這本書是必讀的。

本書的精采內容,還望各位仔細拜讀,這並不是我兩言三語可以全數解釋的。勞思光的行文淺白,善用比喻來帶出大道理,大家不必驚慌此書有用語過深的問題。本書介只是撮要一些精華,公諸同好。

相信瀏覽大陸網站的網友,都知道糞青和五毛都喜歡高舉「西方列強亡華之心不死」的論調,他們大力攻擊美國等外國如何存心要肢解中國,所以現在就要堅持一黨專政。這個論點令人相當懷疑,首先中共的高幹成員有七成以上的子弟都拿西方列強的戶籍,宣誓效忠西方列強,他們會反西方?這是相當可疑的。其次,勞思光用了一個極好的比喻來反駁。他舉例,就好像一個人被車撞倒,醫生要救治那個傷者,不能只一味譴責肇事司機,而是要了解傷者的健康、身體狀況、病歷等,才能對症下藥,治癒傷者。正如中國近代雖然受到列強欺壓,但是要讓中國富強,必須了解中國的內部問題施加良政方可,不能一味叫囂反帝。故此糞青和五毛不是別有用心,就是愚蠢。

由於勞思光是研究哲學出身,所以特別關心文化價值方面的精神文明面如何導致中國衰弱。看完這本書,我實在有相見恨晚之感。以前了解中國文化的問題,只能在西化派和新儒家中二選其一,總令人有不安之感。如果你像我一樣不知如何是好,這本書的解答就更值得一看。簡而言之,勞思光對西化派和新儒家都有批評,並點出對於近代知識份子處理中國文化的三大錯誤方向:一曰「換體」、二曰「挖寶」、三曰「求仙」。

「換體」是指西化派而言,他們主張徹底消滅中國文化,引用西方文化來解決問題,甚至連「西方的梅毒」也得一併接受,就好像救治病人,就連病人的身體都換了一樣。勞思光批評這種論調忽視了一個民族文化的連續性,他比喻道,要救治一個病人,是要延續他的生命,而不是破壞病人的生命連續性,換一個身體給他。而這個觀念的惡果是將既有的價值觀全部破壞,然而新的規範卻沒有著落,結果人的獸性就會爆發

「挖寶」是指國粹派而言,他們主張要保留中國文化,認為國人只要更加相信中國文化的優越地方,就能夠復興中國文化,甚至能夠重建文化霸權,「征服」西方。這種人就像在家貧時在挖掘祖先的寶物,以求一夜致富。勞思光指出中國文化亦有缺失,否則就不會有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的困局,他指出國粹派對這個問題視而不見,只懂譴責別人對中國文化沒有信心。結果不但不能夠對中國的發展提供一個解決方法,反而更加使得傳統文化的渣滓更難清除

「求仙」這個問題更加複雜。這個是針對共產主義而言。勞思光指出,中國有種知識份子同時對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都感到失望,故此病急亂投醫,他們就相信用「革命」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但是對於實際解決中國困境問題沒有仔細想過,只是一味相信「革命」就能解決問題,這種情緒就像人渴求長仙不老和解決煩惱而「求仙」一樣,結果「革命」後,他們的狂熱信仰產生了「革命特權階級」,自詡有絕對真理,為了「理想」甚至犧牲數以百萬計的人民,就像中國的大躍進餓死四千萬人,但是毛澤東等人卻吃盡山珍海錯。

而以上種對待中國的錯誤,使得中國面臨了重大危機。西化派一味的破壞和國粹派一味的保護,使得國人人格分裂:他們一方面渴望過西方的生活,一方面又相信對領袖愚忠、上尊下卑、走後門、濫用私情、自私、不理別人死活(中西的渣滓均有)。

最後,勞思光建立一個持平的系統來看待民族文化的演變,來調和「西化vs國粹」的衝突。他認為,每一個文化都有「開放」與「封閉」的面向,「開放」是指仍有較多普遍意義的,「封閉」是指特殊內容。如果一文化沒有「開放」成分,則無指導人生的作用;如果沒有「封閉」成分,一個理論也很難成形。例如儒家仁、義、自我主宰性等,可歸類為中國文化的開放成分;三網五常、君尊臣卑,可劃為中國文化的封閉成分。所謂「封閉」成分不一定是壞的,只是相應於歷史社會條件而成立,但是如果全盤肯定該文化的「封閉」成分,堅持它們是永遠優越的,倒變成了一大壞處,而問題就是國粹派和西化派都對文化的「開放」成分和「封閉」成分不甚了了,只懂捍衛其「封閉」成分,當這些「封閉」成分阻礙一民族解決自身問題時,就帶來了災難和困難

勞思光指出,當前中國的問題,須要摒棄中國的「封閉」成分,取西方的「開放」成分,並發揚中國的「開放」成分,為人類文明建立一貢獻。對於中國未來之發展,勞思光雖反共,但同時認為中國不可能再走資本主義之路一次,摑了劉曉波和余杰等人一巴掌。

這是持平之論,可惜世人都愛嘩眾取寵之論,才讓陶傑、鍾祖康之流得以欺世盜名

我想,只要看了這本書,大家就像接種了疫苗,對陶傑等反中國文化言論或者部分新儒家所捍衛的一黨專政的兩種病毒,都能免疫,並能理智地反思中國的路向,共勉之。

Short Link:http://wp.me/pv5M9-m2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2 Comments

  1. 有偏頗之處,因為受漢文化影響最深的韓國和日本都有民主,而國際人權機構都認為它們的民主程度極高,所以中國文化和獨裁沒有必然關係。
    當然,如果用社會主義的角度來看,全世界都沒有民主,但這是另一課題了。
    台灣的民主不過三十年,還有很多地方改善吧…..起碼台灣可以將一個貪腐的領導人打入天牢,但大陸……

  2. 我想中國文化和專制統治有相當密切的關係
    因為全世界中國文化圈影響的地區裡面僅僅只有臺灣實施民主選舉
    佔總人口才百分之一而已
    絕大部分博大精深中華文化地區都實施獨裁統治不然就是被政府幕後操縱的假選舉

    而且,即使是唯一有正常民主選舉的臺灣
    也深受中國獨裁政權操控
    後者利用臺灣依賴對中國貿易的弱點來脅迫臺灣人投給他們支持的政團…. 因此情況也沒比香港直接被指定的小圈子選舉好多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