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馬保台保中華

各位親愛的台灣同胞:

我是一個普通的香港人,如果依據你們對香港人的認知,一定會以為我會支持馬英九連任總統。剛巧相反,我不支持國民黨繼續當政,我認為你們應該在1月14日,用你們手上的一票,去支持蔡英文做台灣總統——這,不僅是對台灣,還是對整個中華地區,都有著重要意義。

這並不是因為蔡英文可以締造歷史,成為中華歷史上第一個女總統,當中,是有深遠的戰略考慮。這關乎兩岸四地的博奕。

首先,我們如得知中共的惡魔本性,使會理解到統派所言統一的荒謬地方。如果想更理解中共的魔性,不妨到圖書館拜讀勞思光先生的《中國之路向》。只想點出一點的是,中共一直都是以攬權和黨的私利為第一目的,它絕對是站在人民的對立面。誰相信中共,誰就沒有好下場,例如鳴放運動的「右派」、北京之春的知識分子、以至八九民運的學生工人——他們相信中共會釋出善意,結果就成為了中共的刀下亡魂。現在,中共用鐵腕手段對付國內的維權運動,哪怕人民只是為了求生存,一旦抵觸了中共的根本利益,中共就會連自詡的格言「為人民服務」也不管了,動起了殺性。固此,台灣回歸了中共,只會有「關門打狗」之勢。

讓中共擔憂的是香港和台灣,由於兩地中共均不能直接控制,中共是擔憂這兩個地方會成為反對中共的暴政的基地。為了盡早消滅兩地人民的疑心和自主性,中共定必傾全力來打擊香港和台灣。為了抗擊這種劣勢,香港人和台灣人有必要支持反對中共的派別進入政壇,故此,儘管我對香港的民主派諸多不滿,但仍然要投票支持他們。之前,民進黨在台灣當政,中共對香港的控制不得不收斂將注意力投放在台灣,結束造成香港的民主派在地方議會(區議會)能夠和中共的在香港的地下政黨民建聯五五波。

然而,自零八年國民黨上台實行媚共政策,對中共必恭必敬,中共就將注意力放回香港,傾全黨之力瘋狂消滅香港民主派的實力,他們透過收編媒體,用各種途徑讓香港人仇視自己的救命水泡,結果,救命水泡在一一年的地方議會選舉大敗,這是因為中共用各種卑鄙手段所致(包括從國內運送被洗腦的愚民來港投票、在各區種票、向親共候選人提供資源等)。中共甚至已收編了民主派的主要政黨民主黨,讓任何偽民主政制方案都能在立法會通過。現在,中共還想乘勢追擊,將國內箝制言論自由的法律套用在香港。

不要以為這離你們台灣人很遠。只要香港的反對勢力被徹底消滅,這樣中共就會傾盡全力對台灣進犯,現在國民黨和中共越走越近,可能會成為另一個民建聯(香港出名的中共走狗政黨),通過各種出賣台灣的政策,到時再旨意綠營就太遲了。

固此,香港和台灣有必要經成聯盟,共同應對中共的侵略,(就算你不關心香港)而台灣人的第一步,就是向國民黨提出警告:我們受夠你的媚共政策了!故此,這次投票有必要支持一個旗幟鮮明的人來向中共說不,目前只有蔡英文一人可堪大任。只是台灣由「藍天」變成「綠地」,中共勢必得分散注意力,香港的反對派就能苛延殘存,等中國國內的內部矛盾演變成民變,這樣中共勢必衰落,到時台獨更為容易。

我認為香港和台灣的命運是和中國有緊密關連,我認為我是中華人,但是某些時候,我們擺脫中國的控制,反而能夠為中國提供更大的貢獻。這是對統派的忠言,雖然忠言逆耳。

最後一句:請在1月14日,支持蔡英文!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5 Comments

  1. 據我所知,綠營並沒有否認台灣傳承了一部分中國文化的事實,而且綠營也不以”去中國化”為標榜,而是以去蔣化,去威權化為號召。  所謂的”去中國化”不過是反對民進黨的媒體所紮的稻草人而已,如果你認為綠營很喜歡去中國化,那麼你可能是中了某些媒體的蠱。

  2. Re IMMM:
    一個知識分子總是難免受時代所局限,哪怕他是多麼睿智,所引述的勞先生和柏楊先生的言論,我是絕對敬重但不敢苛同,我認為只要人民幸福,就算中國分裂成二十多個國家也無所謂,台獨也不是甚麼大問題。
    但是,綠營的去中國化完成是否定台灣是繼承中國文化的事實,這是我反對的。你獨立都可以繼承中國文化,而不是否定他。

  3. 你好.我很同意你關於這議題的觀點
    但恐怕大部分中國人是根本無法接受的.就舉你應該很熟悉的勞思光.郭衣洞二位為例吧
    雖然他們對中共政權之邪惡,以及中國文化的弊病都很了解….但是在他們眼中”大一統”仍然比其他價值更重要….
    勞思光曾在2004年發表聲明反對臺灣國防採購案,說買這些東西是對大陸的”挑釁”,文中更進一步要求臺灣政府放棄堅持主權的立場(當時是堅持一邊一國的民進黨執政)
    柏楊晚年對大中國表達的嚮往更是不在話下(詳見曹長青:柏楊的矯情一文)
    連他們這樣思想比較偏向自由主義的人尚且不能突破”民族情感”之制約….遑論那些深受黨國思想影響的一般中國人…..
    類似的名人尚有蘇聯作家索忍尼辛…. 雖然索忍尼辛從前以對蘇聯專制政權的批判聞名於世,但從他回國後的種種言論,可以看出他最重視的仍然是那套國家,民族至上的集體主義..而非自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