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論公民黨和民主黨的政治弱智

民主黨、公民黨,你們連弱智也不如!

有時真是覺得,做泛民主派的支持者,有如愛國文人(如程翔)有國愛不得,是一種頂級的悲哀,簡直是體會到父母親恨子女不成鋼的心態!現在特區政府醜聞連連,原本就是給在野黨一個「攞彩」的機會,但是泛民廢得連大好機會也不懂掌握,其政治智慧和識見和唐唐無甚分別,如斯表現,就算2017年有真正普選,中共也不會怕你泛民可以成功執政!

最近煲呔涉嫌貪腐、梁召集人涉嫌利益輸送、唐唐涉嫌僭建,原本三位保皇黨大將都身陷醜聞,形勢有如零三年時梁錦松偷步買車,都是激起民憤之事。如果我是主流泛民,一定會把握形勢,將其化成另一次零三七一,藉此向中共進行迫宮。然而,我們的泛民議員,又做了甚麼好事?

首先是毫無政治觸覺,結果讓保皇狗之一的謝偉俊搶了先機,推了一個小罵大幫忙的彈劾議案出來,使得民怨無處著落。原本,泛民可以以謝偉俊作為踏腳石,啟動罷免機制來向政府大興問罪之師,並大力渲染保皇黨和貪腐權的勾結(保皇黨怎也不可能支持彈劾,如果事情拖延到七月將不利保皇黨在立法會的選情。),加深民眾對保皇黨的矛盾,可以泛民的反應力比起人民力量差了一截,溫溫吞吞地反對彈劾動議,只是在立會動議一個明知不會成功,徒增人民無力感的議案來向民怨交差。結果使市民印象大壞,被網民嘲諷公、民兩黨是否患上精神分裂症。

其次是在這次事態發展中嚴重和人民有隔閡,使得這次示威人數不多(雖然香港人的確抵死)。街頭動員一直是泛民這些議會民主派所不擅及不屑之事,而泛民的學習能力實在令人難堪。之前,民建聯搞了一個「愛護香港力量」的走狗組織,在街上煽動民眾對公民黨的仇視,使其在區議會大勝。如果何俊仁、梁家傑這些阿斗有丁點兒學習能力,在建制派聲譽重創的事候,好應該動員自己的地區樁腳在全港各區日夜唱衰保皇黨,以收民意支持。

而民主黨更是名義上參與特首選舉的政黨,在全港有最多區議員,最有本錢做這些收納民意的陣地戰,可是就筆者十多日的觀察,民主黨的區議員只是沉醉於充當地區保長的職務,任何能夠一振黨威的政治宣傳通通欠奉,我的區完全看不見民主黨的區議員有力斥曾蔭權貪腐。(所以下次區議會選舉不要怨選民唾棄你們了,因為你們做街坊保長是不及民建聯的),好像這個民主黨黨中央完全處於癱瘓狀態,對這個政治形勢毫無反應,不懂指令自己的樁腳做實事。一個自詡民主的政黨連做一些政治理念的宣傳也不懂,難怪香港人是這樣不可救藥的。

除非,民主黨已經被中共收買了,否則政敵有難,還不痛打落水狗?不要以為議會行禮如儀地工作就能夠讓愚民覺醒,大多愚民是不看議會新聞的。要殺出血路,只能在街頭一人一人地爭取回來,但是無論是公、民兩黨都對此不屑為之。

無論是社民連和人民力量,都深明「從群眾中來,從群眾中去」的態度,所以都力爭以街頭抗爭為基準來喚醒群眾覺醒,只是社民連只懂抗爭沒有宣傳,所沒有發揮大的效果;而人民力量只以民粹導向,更是不成氣候——短期收效,長期毒藥。但是,香港的環境總也不是一直好下去,只要有朝一天香港仆倒,那樣人民也不得不覺醒,到時他們就會選擇一些願意與群眾走下去的政黨。現在,民眾的怨氣絕對比起零三年的時候不會少幾分,但是他們歸究不願意出來用選票懲罰保皇黨。他們蠢是一個事實,但是公、民兩黨都好應該自我反思,為何自己不能帶領群眾走出來?

公、民兩黨似乎仍在通行舊的模式,以為平日只要和保皇黨鬥做地區工作和選舉時告急就可以勝利。但實際上香港人並不需要泛民重複保皇黨這一套,香港人需要一個有政治論述的泛民——這當然可能會得罪保守選民,但是政治家應該選一條「應然」而非「現狀」的道路,沒有理想的政治家,只是一個政棍。

如果,公、民兩黨還存有僥倖之心,就讓我們在九月的立法會敲醒他們吧!如果公、民兩再不改策略,恐怕2015年的區選,又是一場大敗。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