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政治腐敗?

日本作家田中芳樹的名作《銀河英雄傳說》裡,其中一個被讀者譽為「民主守護神」的軍事鬼才楊威利,是這樣形容政治腐敗的:「政治的腐敗並不是指政治家收取賄賂之事,那是個人的腐敗而已。政治家收取賄賂,卻沒有人能加以批判,這就是政治腐敗。」

這可謂至理名言。

記得台灣二零零八年大選後阿扁在台北看守所進進出出,都會引起其粉絲暴動。其實當時阿扁的貪污案已經聞名瑕邇,斐聲國際,連民進黨都不知拿這個國民黨超級助選員怎辨,竟然還有一批死忠因為自己的意識形態問題而拒絕承認阿扁貪腐,這正應驗了楊威利所指的政治腐敗:明明該位政治家收取賄賂不亦樂乎,但是卻沒有人作出批判。台灣這種政治腐敗,叫族群分裂,用顏色來決定立場,不問是非。

香港一般人對台灣的優越感,多半是發自台灣貪腐嚴重過香港,自詡自己勝「台燦」幾籌,但是,如果依照楊威利對政治腐敗訂下的定義,其實,香港的政治腐敗和台灣不逞多讓,理由就是,沒有人對政治家的劣行提出批判。

批評?當然是有的。最近特首選舉,唐營和梁營互相攻訐,這固然是一種對政治家的批評,但是,如果這種小罵大幫忙的假批判也是有價值的批判,那樣維園賤伯那些罵人祖宗十八代的辱罵也是價值連城了。

回顧香港回價歷史以來,就算官員做了多少劣行,傳媒總是歸邊小罵大幫忙,市民總是不計前嫌地「寬恕」這些玩弄職守的垃圾。例如在零三年時時任保安局局長的孽瘤,那張強推剝奪港人自由的《廿三條》惡法的嘴臉,說甚麼「的士司機、麥當勞職員會和我逐條辯論(廿三條)嗎?」,結果在天怒人怨的情況下倉惶走難到海外,結果只是在海外過冷河幾年,現在對政府唯唯諾諾的她竟然成為了民望最高的議員!市民似乎已經忘記了孽瘤的可惡地方了,這是一種政治腐敗,台灣人可能是太記仇,但我們實在是太善忘了。

現在,唐唐涉嫌僭建,振英涉及虛假陳述,煲呔捲入利益輸送,可是,我們的代議士如民建聯、工聯會、地產黨藉的議員之流,不但不戮力從公,捍衛市民的知情權和利益,反而吞吞吐吐,顧左而言他,為這些瀆職的官員護航,甚至在立法會阻撓引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曾蔭權。當然,有共狗或五毛自然會引用保皇黨的言論作狡辯,這正正應驗了楊威利所指的政治腐敗——沒有人出來批判政治家舞弊,或者批判沒有力度。

這可考驗香港人的政治智慧,如果香港人對此沒有甚麼反應,那麼日後也不要嘲笑台灣和國內是搞黑金政治了,因為香港人自身就是政治腐敗的沉默幫兇,需要受到譴責。明天的民陣下午三時在維園搞的反政府遊行,預定你!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