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雷鼎鳴必得救?

啟敢真羨慕雷本地經濟學家這廢柴,只是在海外那個專宣揚市場教這個邪教的芝加哥大學(傳聞教主是已位列仙班的傅利曼)拿了一個勞什子經濟學博士學位回來,然後就可以手握知權的話語權,號令香港的傳媒,教他們信甚麼,他們就信甚麼。

如果根據哲學家波普的說法,知識之所以為知識就是因為可以被證偽。然而雷本地經濟學家主張”最低工資永遠有害”,”自由經濟永遠全能全知全善”卻永遠無可能被證偽,這樣,雷的陳述只是一個宗教,因為永遠都是「真」的,而雷本地經濟學家就不是一個學者,而是一個傳道人。

蘇軾說:「人苦不自知。」孔子也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一個人是要知道自己擔當甚麼角色,才不會自取其侮辱。如果一個傳道人不安於室,偏要裝作一個學者其發表言論,這樣,只能被人恥笑,一字記之曰:「膠」。

除了保皇黨政棍,啟敢從來沒有見過比雷鼎鳴更失敗的偽學者,啟敢看他的文章都是虛心求教的,但是看完他的文章了,卻發現雷本地經濟學家的言論經常漏洞百出,而且屢屢自打嘴巴,無他,因為雷本地經濟學家的目的就是傳揚市場教,所以一開始時雖然會講一些道理,但最後就會自然暴走至狂吠「信市場必上天堂,不信市場必下地獄,市場就是上帝」此類意義不明的廢話來。

各位看倌可是看看以下的片段,才判斷啟敢所言真偽。

雷先生就林行止稍微左傾提出評論,又重提「最低工資永遠有害窮人」、「最低工資讓人失業」等。不過啟敢曾看過許寶強的文章,並提出連一些有名的的經濟學家都對最低工資提高失業率表示質疑時,不知道雷本地經濟學家的可信性有多大,而他的國際排名比不比得上這些經濟學者(按:幫經濟學家做排名是雷的嗜好)。不過,雷本地經濟學家的偏執讓啟敢想到的是,一大群剩女開會討論「為甚麼自己沒有男伴?」這個問題時,無論開一萬次、一億次,最後的結果都是「男人犯賤」——可能雷本地經濟學家就是經濟學的「剩女」。

而本地統計處的數字顯示,最低工資讓低技術工種人工普遍增加,而本地失業率變化不大。不知雷本地經濟學家如何自圓其說?

之後雷本地經濟學家又說最高工時必定是壞事,因為會導致總產出下降。但是啟敢看過克魯明的文章說過,雖然法國的總產出低於美國,但鑑於法國的工時少於美國,所以其實法國的人均生產力是高於美國。如此看來,最高工時反而可能提高員工生產力!如果根據雷本地經濟學家的邏輯,「誰有諾貝爾誰就有話語權」,我想請教雷鼎鳴先生,我該信你還是信曾拿經濟學獎的克魯明好?

又後主持講地產霸權問題,雷本地經濟學家又誇誇其談,說香港地價高的問題是政府供應土地不足,然後又對地產商護短,說香港地產業不存在壟斷,然後又說新加坡的樓房GDP投貨是香港的一倍……總之一切都是政府的錯,自由市場無錯。

啟敢不禁啼笑皆非,雷本地經濟學家可以頻頻說一些自打嘴巴的說話,然後又不少傻仔追捧他,可能是因為香港人太善忘了。首先,根據資料,四大地產商擁有的土地早已經超越了政府的土地儲備,所以供應一向是足夠,只是發展商待價而沽而已,四大發展商擁有的土地足以控制香港的樓市高低;解決辦法就是政府徵收懲罰性的土地空置稅,迫發展商嘔地。可是到時雷本地經濟學家又會說干預萬惡了。新加坡的樓房投資可能高過香港,不過雷本地經濟學家沒有說的是,新加坡的樓房市場有八成以上是由政府主導的公營樓宇,絕不是雷心中幻想的自由市場,雷本地經濟學家用一個政府干預的例子來歌頌自由市場,有時,我真的懷疑雷先生是不是有思覺失調。

啟敢在此呼籲各位右撚,雷本地經濟學家只是一個技巧拙劣的傳道人,你們拿一個傳道人的「理論」來說服本人入教,都請明智一些。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