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捍衛本土文化,還是維持現狀?

想隨便寫這個話題,事緣是因為有一些支持陳雲的香港自治運動信徒在網上批評曾志豪這一段話,大意是說:「唔該個位姓范既區議員唔好唯恐天下不亂,好多餐廳淨係寫英文,你唔去影佢相,話佢歧視香港人?點解人地加簡體字,招呼大陸人,你就話歧視﹖你係度帶頭歧視香港人唔識睇英文?聽講英文係香港法定語文黎架!」(其實最後兩句意義不明,可能是將簡體字誤寫成英文),即刻引來一片謾罵。

平情而論,我覺得曾志豪說得不錯。很多餐廳都只有英文餐牌,明顯是一種文化歧視,歧視不懂英文香港人,但是陳雲的信徒卻沒有出來說捍衛本土文化,說反對英語霸權,還我中文尊嚴。反而,一個餐廳明顯歧視香港人用簡體字,這些人才有膽說不,這難道不是崇洋媚外?要反的,唔該兩樣都反。

當然,大陸人對我們壞影響近年來增加了不少,是不爭的事實;但是英語霸權對本港的壞影響自回歸之前已有,又不見有人反對抗議?

所以我在facebook寫了一句「我們有膽不做簡體字奴隸,但不敢不做英文奴隸。」不料問題來了,有個學棍Ronald St Lam(疑似陳雲的信徒)竟然說英文霸權沒有問題,只有簡體字入侵才是問題,他的論點如下:所有學術期刊都要用英文發表、香港的大學用英文教授所以中學不能用母語教學……等等。

我真是忍俊不禁,讀了博士的人竟然連知識分子的應有的風範也沒有,所以難怪不少有實力的知識分子都痛批不少大學都學店化了,培養的都是學棍。正如我剛才所說,一邊反對簡單字入侵,卻對英文對港人的宰制視而不見,這是另一種奴性。

不錯,國際上的很多學術期刊都以英文主導,所以要吸收國際知識少不了英文,是不爭的事實。但是,所有國家的普通人民也不是全都擅長英文和艱深的英文詞彙,像Ronald St Lam這些學棍,難道就沒有責任為香港創立在地的知識研究,將自己作為英文和中文的橋樑,將原本由英文壟斷的知識本土化,好讓本國人民有更多機會學習海外知識嗎?這難道不是自詡香港自治運動的人所主張的嗎?他不但不這樣做,反而熱衷於鞏固學術界的英文霸權,不將自己的語言和英文寫成的知識掛勾,這是自打嘴巴的可笑行為。

這些口講維護本土文化的人,卻熱衷維護英文霸權,阻擋香港人用自己的母語學習知識,這樣精神分裂的行為,真是仆街。很多人就是因為大學的英文程度跟不上而敷衍學習,畢業後更加厭惡吸收知識,這樣,於公民社會何益?於本土有益的研究何益?為甚麼以陳雲為主的本土派對英文對港人造成的傷害視而不見,只重視簡體字的傷害?

不是我冤枉他們,社民連的吳文遠說「保護本土文化是非常非常重要,但是不能基於社會對大陸文化的排斥和恐懼。agnès b. 餐牌事件最諷刺的是,商場PopCorn有英冇中不是重點,店名agnès b. cafe有法冇中不是問題,反而餐牌有簡冇繁就是歧視港人?」,林忌此類妄想受左翼迫害症的人就立即玩文革手段,扣吳文遠帽子,說他支持簡體字侵港,而Ronald St Lam此類學棍就明言「冇中文不是最大問題」(即是認為只有英文而歧視港人的餐廳”不是最大問題”),平情而論,如果將繁、簡、英三種「語文」擺在一起,很明顯港人懂得簡體字比起懂得英文的更多,但是在陳雲及其教徒來看,用英文來歧視就不是問題,用簡體字來歧視就是問題,奴性到極點。

而且,吳文遠也沒有說「簡體字入侵香港」沒有問題,他只是說很多餐廳都只有一個國家的文字,認為大家可能神經過敏而已,但是林忌此類妄想受左翼迫害症的人就立即誹謗吳文遠是土共,這種法西斯手段,更令人羞恥。社民連重視教育,將自己的國際理念用本土文字來寫成,也被譏為法西斯,更是可恥。

而教主陳雲和信徒無徒堂也說英文霸權不是問題,完成沒有誠意去建立一個以粵語為基本的本土文化,認為英文在香港的霸權問題不用正視,這反樣,陳雲這種本土派,究竟是真的在捍衛本土文化,還是想維持一種「馬照跑,舞照跳」的現狀,無視香港的困境?陳雲這種本土派的價值內涵,是不是一種空洞能指?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4 Comments

  1. 路過看到這篇舊文章, 忍不住說兩句, 見諒.
    “…….曾請教過陳雲,似乎他反簡體最根本的理由是簡體字與繁體屬同一語文系統,只有簡體才能威脅正統中國文化,而他將簡體定性為劣質文化,故堅決反之……”

    若由歷史角度來看, 這個邏輯套上任何一種楷書及其之前的文字都能成立……那又怎樣顯得出這個推論的正確性? 另外簡體字又不是共產黨發明的, 其出現已可上溯至清末, 且其出現是有其歷史環境與軌跡的, 那又怎麼定性為劣質文化? 

    老實說, 陳雲更像一個莫名其妙地發牢騷的極右翼, 多於一個曾留學德國的博士(話說德國大學的博士教育在思維邏輯訓練上更為嚴謹)……

  2. 曾請教過陳雲,似乎他反簡體最根本的理由是簡體字與繁體屬同一語文系統,只有簡體才能威脅正統中國文化,而他將簡體定性為劣質文化,故堅決反之。

    至於其他語文滲入在香港的問題,他的信徒認為這並非沒有問題,但不太關注,因為他們認為其他語文系統是無法威脅中文的傳承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