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相權的分析

警告:如果閣下是HKDSE中國歷史科的應考生,請自行衡量是否聽信本人的史評來作答考試題目,本人不會為閣下的分數負上任何責任,而本文亦不是甚麼「雞精」或「天書」,特此聲明。

一般而言,現在中學的歷史教科書,都是指出宋代是削弱相權而提高君主權力,並羅列許多制度上的調整來證明。通常來來去去都是這幾條:設參知政事分宰相權力,設諫官制度來監督行政機關,以樞密使和三司使來分宰相權力,使得宋代的相權低下。

這是事實,但只是事實的部分。從宋代(北宋)立國167年,宰相一職曾變動89次,平均來說,每位擔任宰相的大臣的任期不足兩年(雖有重複擔任宰相的例子),混亂程度可堪比明治維新之後的日本。然而,如果只從這裡去論斷宋代相權低落,則有失公允矣。

如果要論及宋代的相權的強弱,啟敢認為有二點必須納入考慮。

第一:君主對宰相的信任程度
第二:士大夫階層對宰相的對抗程度

如果考慮這兩點,就可以了解宋代宰相更改頻繁,相權「低落」的原因。

首先舉的例子,可以看到宋代宰相權力並非低落。例如仁宗時期,宰相呂夷簡過問廢后之事,而哲宗死後,宰相章敦亦過問誰做皇帝較好,並批評日後的徽宗「輕挑」。如果宋代的相權真是低落,宰相何以膽敢過問皇家大事?

而諫官的權力並想像中大,例如呂夷簡當政時,就將一大堆反對他當政的諫官,如范仲淹等人貶為地方官。這是由於范仲淹批評呂夷簡任用私人並非良臣,觸動了呂的神經所致。而王安石推行新政之時,亦曾將反對他的新政的舊黨大量成員貶官,可見如果相權真的低落,王安石斷不能這樣幹。而北宋末年的權臣蔡京為禍之烈,可見相權不是想像中低。

但是說相權低落,亦有可觀的史料可佐證。

例如仁宗推行慶曆新政之時,就任范仲淹為參知政事,即是副相,在短暫的時間內,范仲淹能夠成為政府的中樞,權力蓋過宰相。然而,這次變法針對了吏治和裁撤冗員的問題,得罪了擁有既得利益的士大夫,范氏遭到大臣夏竦誹謗他謀反等諸多罪名,最終范仲淹被貶官,慶曆新政失敗收場。而王安石受到神宗的絕對信任,然而也因為其熙寧變法觸動了太多士大夫的利益,遭到瘋狂反對,結果王安石只是任相七年,神宗對他的信心大為動搖,又遭到罷免。南宋末年賈似道因為朝廷財困而推行土地部份國有化政策,得罪了大批士大夫,結果除了自己丟了性命,自己亦被野史抹黑成十惡不赦的奸臣。

總結來說,宋代相權的制度原意是分割相權,但是相權的起伏,則受兩點因素影響,第一,宰相是否受君主信任,如果受到信任,則當政時權力較大,是故有不少權臣的存在。第二,如果他們不觸動士大夫的利益,那樣制度對他們的制肘就不致太大。然而,如果有人學范仲淹和王安石般大力闊斧地改革,就會引起士大夫的瘋狂反對,這樣即使宰相掌權,最後也只有黯然下台。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