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民主,香港即刻仆街?

事先聲明,我不是甚麼陳雲的信徒,亦素來覺得他的城邦自治論是只是說服三歲小童的噓語,但是陳雲其中一句話說得好,就是中國民主,未必有利香港。這是我總結幾年來的心得,不得不無可奈何下的悲憤結果。憤,來自不情願;悲,因為這是事實。

最近,大紀元密報指出,中共的十八大會議將會平反六四、啟動政治改革、軍隊國家化等。雖然我相信這消息的真確性很低,但是如果老共真的這樣做,這不失為一步高明的棋路。因為,實現國家民主是假,要共產黨的統治千秋萬世是真

啟敢當然相信有民主總好過無民主,但誠如法國總統戴高樂曾言:「壞的民主就是有時限且免責的暴政。」如果民眾對於清算共產黨的決心不足,這個民主制度就如同癱子,無所作為,中共要推行民主,動機如下:

中共式的民主化是一個逃責的過程,由於中共在國內無惡不作,神州大地就像一個失事的核反應堆,爆發是遲早的問題,其實人大代表和中共高官自身和家眷已經有七成人以上擁有外國國籍,所以說中國是一個由外族統治的國家,一點也不奇怪;而此反映了共匪的虛怯,否則斷不會為自己和家人申請外國國籍,以謀後路。而中共下令民主化後,這些共匪就可以乘機脫罪,避免民眾暴動時拿他們的人頭祭旗。

為甚麼共匪可以乘機脫罪?這是因為民主化後,民間的反對勢力未成氣候,所以統治大權仍然在共產黨身上,到時共產黨就可以以「民主政府」的身份來特赦罪行惡劣的高官、貪官及幹部,這樣中國到時仍然由他們所統治,結果仍然是一個暴政。

其次,就算中共宣佈民主化,這個民主化亦會演變成俄國那種畸型民主。俄羅斯的民主就是一個沒有異見的民主,報紙可以隨意關閉,知識分子可以隨意逮捕、電視台可以隨意控制、反對者可以隨意被失蹤、法律是用來箝制異見聲音的——這只是普京治下的獨裁式「民主」,雖然有選舉,但是不能發揮民主的最大功能——制衡當權者。大家也不想看到胡錦濤和溫家寶輪流當總統和總理至到他們一命嗚呼吧?然而,中共的民主化,如果沒有人民的醒覺為前提,這種俄式民主就必然會出現,這是悲哀的事實。而民主化之後,幹部的貪污更加合法化,這是最壞的結果。

好了,回到香港,為甚麼說中國有民主未必對香港的民主民生是好事?這是基於兩點:民眾的無知和民主派的無能

分析民主派的支持者,其實有很多都是對民主、自由、人權、法治不甚了了,一知半解,他們愛好民族主義更勝於民主,現在所謂的選舉「六四比例」,當中支持民主的六成人當中,有多少人只是因為不齒中共屠城而投票給民主派,而非因為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緣故?這是未知之數。

如果中共推行偽民主化,名義上平反六四,這樣就讓原本已經面目模糊的泛民和保皇更加類同,到時保皇狗在中共開綠燈下也高呼悼念六四,這樣有些泛民支持者和愚民就會被騙,轉而支持保皇狗。但是,就正如前段所述,中共推行民主是要學普京攬權,並不是還政於民,更不是要打破中港兩地的地產霸權和官商勾結。就結果而言,保皇狗反而可以利用民族主義香港民主後長期獨大,結果壟斷立法行政機關的牠們,自然更不會挑戰李嘉誠此類奸商的利益。此其一。

其二,泛民的弱智亦是導致中港民主後香港立即仆街的元兇之一。因為泛民根本沒有做好反對派的工作,使香港二十多年的民主之路崎嶇艱苦——說得白一點,泛民那班垃圾(尤以民主黨為甚)根本沒有甘地、馬丁路德金等人的奉獻精神,為民主出力,對他們最大的人生意義,就是計算如何保著立法會議席。故此,他們只懂得在政府推出惡法時形式地杯葛會議、投反對票,然後就甚麼也不做,更不會動員民眾出來抗爭,雖然民眾是政治無知,但身為政治領袖,就不能只埋怨民眾蠢鈍如豬——政治家就是要化被動為主動,顛覆大勢。可惜泛民那群垃圾自懂埋怨群眾,以此為借口拒絕行動,那怕這個行動是多麼符合大義,他們怕激烈行動會影響選票,但是另一點不得不提的是,有甚麼樣的領袖,就有甚麼樣的追隨者,泛民的懶惰其實造就了民眾進一步被動。

而政府也吃透了泛民的行動模式不外乎只懂稍稍表態反對,所以任何惡法,政府也有恃無恐地提交立法會任由功能組別狗強暴民意,如果,泛民拿出民進黨的行動模式,保皇狗斷不會如此囂張跋扈。

泛民除了沒有行動意志,他們的理論綱領也沒有好好建構,更不會教育無知大眾民主的重要性。我區議會選舉二次也投給民主黨,但我下次就不會投票了,因為我根本不知道一個民主黨的區議員和保皇狗的區議員有甚麼決定性的分別,除了那個民主黨的區議員只在六四前夕貼上那可憐的、薄薄的一張紙呼籲人去六四晚會,他們平日就不會再費時間教育公眾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重要性,放任公眾無知下去。

故此來說,我只能說就算今年中共「推行」民主,對香港也非好事。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