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認真?為何認真?

有很多老一輩的成功人士,都喜歡責難現代出來社會做事的八十後和九十後不認真、懶惰和沒有責任感。以古非今,一向是人類最最喜歡玩的把戲,不過,我每每聽到這些「成功人士」的論述,心裡總時忍不住暗笑,因為這些「成功人士」的無恥,簡直是既尋常又罕見。尋常,基於這是資本家的原罪;罕見;基於這是大眾的盲點。

固然,我不是那些環境萬能論的人,我在想的是,我們這些平凡人最悲哀的,莫過於被迫在不該認真的地方認真,應該認真的地方卻不認真,惡性循環之下,結果我們被迫付出越來越多的時間在不該認真的地方認真,而我們應該認真的地方就視而不見,形勢更形惡化。

何必認真?這是我想對「成功人士」的反駁。一個妙齡少女被一個醜男強姦的時候,有必要十分愉快,全力參與嗎?都有必要的,以免那醜男惱羞成怒的時候,將那妙齡少女先姦後殺。那醜男在強姦妙齡少女的時候,還要說:「你現在先認真和我做愛,日後我就給你XYZ的名份和金錢。」結果最後還不是把那妙齡少女當作垃圾棄之而去,而且毫無羞恥之心……

咿?我形容的不是強姦者和被強姦者嗎?為甚麼好像在說現在的僱主和八、九十後的關係?那些僱主總是以「歷練」為借口,只給予員工可恥的低薪和冗長的工時,結果虛耗了幾許光陰,員工的辛勞全部化作僱主的私房錢,但是員工不但沒有很大升遷,甚至因為經濟衰退的時候被裁——對,就是先姦後殺,所以,也難怪現在的八、九十後上班的態度是如斯「難看」,因為他們看不見強姦犯所應許的未來。

為何認真?這是我想對被強姦的受害說的,既然你的僱主像強姦犯這樣難以忍受,為甚麼不認真抗暴呢?你們可以自組團隊,以群眾力量力抗強姦犯的淫威,強迫他們由強姦犯變成好老公的。你們真的甘於被強暴嗎?除非你是弱智,或者麻木到極點。你們縱容警察和強姦犯勾結,讓警察放任強姦犯來羞辱你們、折磨你們、虐待你們?有時,甚至是警察也下場參與強姦的玩樂中。

哎呀,這真像香港人和政府的關係!原本,我們可以透過投票,參與公民社會來向政府迫宮,要他們督促強姦犯的行徑,可是,回歸以來,我們只見到警察和強姦犯的狼狽為奸,導致了港鐵不停加價,公屋不停加租,領匯不停作惡,福利不斷減少,工時不停增加,薪金持續止步,物價,生活費甚麼都漲,就是薪金不漲,我們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因為我們政治冷感,甚至聽信「愛國」、「民族大義」的讒言,繼續進行自虐,這真是最有趣的景致了。

固此,在該認真的地方不認真,我們就更受罪,有句話說得好——政治冷感、政治無知、就是助長罪惡——十五年來,你過得好嗎?保皇狗有讓你過得好嗎?

最後,你只是投於平版電腦、ipad、iphone、facebook、apps這些軟性毒品,想把自己被強暴中的事實忘記,我「尊重」你的選擇,但我憤怒的是,你把我們這些不想被強暴的人也連累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