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昨天上班時扭傷腳部,被迫去推拿治療將歪曲的筋骨移回原位,之然被推拿師說做我這個病人十分辛苦,因為我的肌肉十分緊,在她推拿時又不懂放鬆,問我是不是平日生活太緊張。之後連家母都說我做人十分緊張,不懂得放鬆。

我生活是不是很緊張,我不得而知——因為我的生活也不是太認真,兼且有點放縱。我雖然喜歡求知識,但是放縱在娛樂打機的時間也十分多,以致我的論證能力比不上某個論壇的五毛大師徐元直。對知識的追求,我沒有一絲不苛的態度,說我緊張,似乎是言重了。

但話說回來,我和一些政治冷感的人討論,總是被人扣上「緊張」這個特大帽子。原因是我總是不原諒那些禍國殃民的民建聯、工聯會和功能組別的垃圾議員,我總是認為,若果香港和中國日後民主化,這些賤人,應該召開一個中國的紐倫堡法庭,將這些保皇走狗問罪處死。說到這,就會有些人說我「緊張」、「偏激」。

這種緊張,讓我回想起三國時代的諸葛亮,諸葛亮「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六出祈山以致自己過勞死,死在五丈原。其實,我翻查《資治通鑑》,當時已有官員勸諫諸葛亮不應總攬全務,但是諸葛亮但因為局勢危急,而放不下工作,終究使得星落五丈原。啟敢的能力雖無諸夢亮萬分之一,參與社運的熱情也無諸葛亮復興漢室之鉅。然而,我現在終於理解諸葛亮的心情,就是我所言的緊張。

當時關羽大意失荊州,劉備大敗於夷陵,蜀漢是最疲弱的國家,人才凋零,正如諸葛亮所言,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所以,諸葛亮也不得不把一切工作攬上身,為的就是要盡己一力,拉近和魏國的差距,以求復興漢室,如此,諸葛亮焚膏繼晷,日以繼夜,盡心工作,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這種態度,我其他人說我的「緊張」相似,這是已在現今中國失落而久,憂國憂民的儒家知識分子的風範,也就是范仲淹的所言的「先天下之憂而憂」。

我固然是一個凡人,自然難會有諸葛亮的胸懷。但是,對於世界局勢的擔心,自信為世界公民的我,亦不得不捏一把汗,膽顫心驚。我曾經打一個譬喻來明說現在的局勢,現在,我們就像身在鐵達尼號的乘客,你心知身為領袖者的船長猛向冰山衝撞,你想阻止,但是身旁那些保皇奸人或無知的愚民卻千方百計蓄意無意阻止你衝向駕駛室,甚至以沉船為樂,這難道不是無恥嗎?這難道不教人憤怒、教人緊張、教人絕望嗎?

現在,中國雖然經濟發展,但是貧富懸殊也是最嚴重,環境破壞得最厲害,國民道德墮落得最嚴重的國家,但是共匪各級官員不以此為戒,反而極力以毀滅中國為樂,因為他們已準備好外國國籍了。香港作為中國唯一的自由窗口,也被中共日漸蠶食,我們的自由和法治已經失色了。但是仍然有大多數人對些懵然不知,甚至以無知為樂,以無知為傲,若果香港的自由被消滅,無知愚民才可能知道金錢不是萬能,但是也萬事休矣。而現在資本主義發展到自毀階段,歐債危機無日無之,全球暖化亟待解決,眾多危機,稍為有知識水平的人,自然會緊張,故此,我的緊張,只是一個必然。

雖然一己之力徒勞無功,仍然要用精衛填海的決心去做,這是孔子為中國知識分子立下的榜樣,也是諸葛亮的風範,我,雖然是一個凡人,無法做到鞠躬盡瘁的地步,但是,緊張,卻是一個自然不過的反應。請那些無知之輩,不要再為此責難我好嗎?正如出師表所言,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1 Comment

  1. 我很奇怪,有些人在譏笑我(貌似)在搞人身攻擊,結果自己和自己的信徒對他們看不順眼的人都會搞人身攻擊,玩得不亦樂乎,他們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症?要不要入青山?
    我送孟子一句話給他們:「人不可以無恥。無恥之恥,無恥矣。」
    至於他們也別白費心機在這裡貼上一些不明連結,我不會批准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