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已過時嗎?

前言:本系列是Terry Eagleton的Why Marx was right?的書摘及精要,寫這篇文章,一來是為自己做一個筆記,方便複習和記憶,其二是期望對社會主義有誤解的人能夠知道馬克思主義的真義。但基於筆者學力所限,本書記無法盡善盡美。為此,如想詳細了解作者所想,務必買原書一看!

當前西方反馬克思的常見觀點一:

現在世界已取得大進步,而且在後工業社會,階級分化不明顯和社會流動性提高,和以前工人只活在痛苦的剝削已不同,馬克思主義已過時了。

首先,如果馬克思主義真的過時,那樣馬克思主義者一定很高興,因為馬克思主義者就像醫生,醫生知道治好所有病人就無價值可言,但仍盡力救治病人。我們的任務就是盡早讓自己退出歷史舞台,如果馬克思的批判不過時,則世界仍然苦難當中。

然而,現在資本主義仍然存在,則馬克思的批判就沒有過時之處。而資本主義到了現在仍無崩潰的跡象。

雖然馬克思的批判者說馬克思過時,但馬克思本人是十分清楚資本主義是不斷發展變化。由農業資本主義、商業資本主義、工業資本主義、壟斷資本主義、金融資本主義、帝國資本主義等,而馬克思已洞察資本主義在不停變化。故近年來資本主義的變化無法動搖馬克思的立論。全球化、工人數目減少和白領工人增加也在馬克思預計之中。而現在的不平等的程度堪比維多利亞時代。

為何馬克思主義有退潮之勢?

作者認為,已發展國家發生了一些變化,
1.傳統的工業逐出人們的視野,取而代之是消費主義下的後工業時代——由文化、通訊、信息技術和服務業構成。
2.小、散、多功能和沒有等級結構的企業成為主流
3.各國推行新自由主義,放縱市場和攻擊工人階級
4.區域、性別、民族等身份問題日漸突出。
5.各種重工業和加工業移向落後國家
6.貧困國家的人口移民往發達國家,造成右派、排外或法西斯再崛起。
7.落後國家被發達國家「再殖民」、它們被迫接受血汗工廠,私有化、褔利減少、不公平的貿易條款。

這證明了資本主義變得瘋狂,使得剝削更為嚴重。原因是戰後經濟繁榮的衰退,激烈的國際競爭不斷壓低利率,消耗大量資金,但經濟無增長,社民主義變得不可行,而列根和戴卓爾乘亂提倡厚顏無恥的新自由主義,迫害窮人。

而馬克思主義和政治激進分子在上世紀的七、八十年代變得心灰意冷,是因為資本主義這個體制難以摧毀。有些左派說不能改變資本主義體制,為自己的放棄開脫。而蘇聯的解體,更證明了馬克思主義的「不可行」,於是,有些狂徒便宣稱「歷史的終結」或稱未來不過是現在加上更多選擇。

中間總結,政治無力感是馬克思主義在西方失勢的主因,然而,作者認為,現在正正就是要堅守馬克思主義的變革,只有做到「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才明白「不可為」是否真的不可為。如果,那些早早放棄社會主義的人若見到,他們眼中牢不可破的資本主義在2008年的金融危險面臨全面危機,而南美的政府大多轉左,馬克思主義者可坦然了。

而讓馬克思主義者失去信心的主因,不在於資本主義已改變,而在於資本主義絲毫無變,越發暴戾、無情、極端。從全球範圍看,資本的集中度和侵略性有增無減,工人階級的數量也大增了。可以想像,未來的財富不均越發加深,已在馬克思的預計,例如一個墨西哥億萬富豪收入相當於一千七百萬最窮困的墨西哥人的收入的總和!雖然資本主義創造的財富空前,但剝削的窮人也是空前。例如世銀統計,2001年全球有近半人每天收入不足兩美元。而資本主義製造了資源匱乏、戰爭、甚至滅絕人類等惡果,故此,「進入社會主義還是退回蠻荒」,並非言重。

馬克思時代所生活的英國,大量農民被搶去土地,被迫被資本家剝削,成為城鎮工人,已這種讓馬克思震驚的暴力重現在現今的中國和印度,已當地居主義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作者認為,並非馬克思主義過時,反而是資本主義本身。早在維多利亞時代(十九世紀中到末)的英國,資本主義早已後勁不足,已曾推展社會發展的資本主義,已成為毀滅人類的絆腳石。而資本主義最終的天敵就是資本主義本身,所以才會爆發林林總總的經濟危機,無力創造一個新未來。

總結來說,馬克思主義非但沒有過時,他的批判仍然確切。資本主義在滿足人類的需求不比以前的出色,我們還要給資本主義多少時間,才能創造全民共享的財富?還是像那些右撚辯解,資本主義下的不平等是必然,並且有最大優點這樣滑稽?

現在的貧富之別就像偵探與罪犯之共生,不過人們常忽略的一事實:先有罪犯,後有偵探……

下期文章待定:馬克思是宿命論嗎?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