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要投票給人民力量嗎?

草草地在選舉日前寫這篇文章,是為了一解我心中的疑惑和憤怒,另外就是分享一點經驗給同路人:究竟人民力量值不值得我們拋棄社民連而去支持?眼見人民力量的民調在五區都穩占一席,我的心就很不安樂,究竟他們值不值得支持?

就算是面對眼前的局勢是愚公移山,精衛填海般無補於事,我仍然要說,人民力量未必值得支持。相反,社民連仍然有一定的誠信。

首先,我們可以看看人民力量的組成方式,然後就會明白。你知道如何做人民力量的黨員嗎?既然老蕭稱人民力量是最團結的團體,那樣他們的組織一定有既定的架構,否則如何談團結?但是,我去了人民力量的官網,內裡完全沒有講解人民力量的組織架構、權力分佈等等,如果你想貢獻一己之力,做人力的領導層,你是沒門可入的。人民力量的執委是如何選出的?大家也不太清楚,完全是黑箱作業,由黃教主和老蕭說了算

網上看過另一篇文章,指出黃毓民擔心如果人民力量像之前的社民連有一個透明的機制,可以會有人不服黃教主,藉著這個機制去反黃教主,這是黃教主不能容忍的,所以設立人民力量時,就不設會員制度及組織架構,最後黃教主和老蕭就可以控制大局。

如果是一個健康的政黨,無論如何都會出現一個黨內的民主機制和組織分工,但觀乎人民力量的黑箱作業,他們自己的組成方式也不民主,期望他們會為人民爭取民主,這是不是有點可笑?其身不正,雖令不從。當然,有些人粉(人民力量粉絲簡稱)會說組成方式不重要,最重要是人民力量的人在議會發難反政府就可。

這真是右派的幼稚病,以為靠一、兩個英雄就可以扭轉局勢。香港的議會是廢的,這不言自明,所以出路就是靠民間的群眾運動去迫政府讓步。現在,你心安理得聽從人力的建議投票,然後甚麼也不作,在網上打飛機,和投票給民主黨有甚麼分別?只不過民主黨懦弱,人力會有點點激烈行為而已,但是保皇黨一出,立法會就做了橡皮圖章。如果你不出來行動,又有甚麼改變?所以純粹以為選完就夠的人,不過是一些右膠罷了

而且,不少獨裁者如墨索里尼和希特拉等,他們在做大獨裁者時,第一步都是取消黨內民主的,雖然依香港的局勢,黃教主不可能做獨裁者,但是他的手段竟然和獨裁者差不多,總令人心寒,有言「君子不飲盜泉,惡其名也。」如果一個信仰民主的人沒有民主素養,這還不恐怖嗎?

如果一個政治團體有長遠目光,組織和民主化是必然,觀乎人力的組成方法如斯黑暗,他們除了為增加議席,又有甚麼願景可言?要人相信一個沒有願景的政黨,和相信供強積金可以養老一樣荒謬。

相反,社民連的名氣不夠人民力量大,但是它卻是以身作則的。首先,它的決策層是會員投票決定,體現了民主精神。如果陶君行(人粉攻擊得最厲害的一個)真的如黃教主或老蕭所言是如此不堪,會員可以撤換他。但黃教主有甚麼問題,人民力量有人可以罷免他嗎?民主,就是不相信英雄。由制度來看,社民連的自我改進能力來得強。

其二,社民連的行委對是以身試法,以公民抗命的方式去喚醒群眾的麻木。他們夠膽上港鐵總部向港鐵CEO抗議,又在港鐵車站內發起運動,這全部都可能被惡法檢控,但是他們仍然勇往直前。相反,人民力量的示威模式頂多有一點創意,但是仍然和舊有的泛民一樣錫身,既不持續,而不觸犯法例去喚醒公眾。

其三,人民力量既然像中共一樣,都是領導說了算,難保有朝一天,它會成為另一個社民連,黃教主可以和社民連的人決裂,你保證他不和老蕭決裂嗎?事實上,老蕭之前在紅隧的廣告,就沒有黃毓民和陳偉業的樣子。那裡可是黃教主的選區。這樣不穩定的政黨,他們能否堅持原則到底?實在難以取信於民。

最後,不知其人可觀其友,人力粉絲除了攻擊賣港的民主黨(我同意民主黨要滅門),但他們連其他民主派也謾罵至力,這樣除了分化民主派陣營,又有何好處?人民力量經常說改變就要選他們,但是他們的政綱和願景都欠奉,拿甚麼來說服人?這和狼振英說國民教育先推行,後檢討,有何分別?而且人力的候選人都是忽然社運,持續力成疑。

這篇文章是在草率之時寫下,你大可完全不同意我,但要勸服我投人民力量,就大可不必了。

參考資料:http://ykc-notepad.blogspot.hk/2012/09/blog-post.html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