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科的教學問題

在此,簡短地說一下我對舊課程的中文科和新課程的中文科的看法。我直話直說,無論新舊,香港的中文科是一門很失敗的學科。

首先來說,課程目標頗為宏大,一方面要培養學生對中文的聽說讀寫的運用技巧,另外就要培養學生對中國文化的基本認知、基本文學審美及品德。基本上在這三年要面面俱圓,實在殊不容易。而且到最後可能會兩頭不靠岸,學生只是學了半桶水。例如今年的作文題目其中一題有要求學生描寫唐老師的教學如何體現中國文化,如果對中國文化沒有一個較深刻的認識,那就只有棄筆投降了。那麼,是否恢復了範文篇章,就能解決問題?

舊課程為人詬病的是範文考試,這是我認同的。因為對一篇文章的解釋在哲學上來說是一個主觀的判斷,很難有一個放諸四海的標準。大家對文本的詮釋不同,就有不同的理解。於是乎有些人詮釋更能符合改卷老師的口味,造成不公平,這是很常見的。公平的考核應該減少這種八股答問,所以不贊成範文再列入考試範圍。

但是,現在廢除範文之後,學生中文「差」問題並沒有太大的改善,這是因為學校迷信操練試卷的惡果。如果學校願意將操卷的時間減少一半,改為增加學生對生活的體察和知識的吸收,他們的中文科成績就會有改善。

說得明白一點,無論是舊課程和新課程,都犯了一個毛病,將語文能力和知識割裂的。很多愚笨的中文教師認為語文能力是自成一國,可以獨立於其他學科來培養——大錯特錯,雖然知識和語文修養沒有必然關係,但是不能不承認,如果沒有一定的知識水平和世界觀,語文修養也好不了多少。

很多大作家在分享他的創作心得時,無一例外都提到一個要點:廣泛閱讀,舉凡流行文學,文學巨著,史家經典,哲學專著……總之,作家們都經歷在一個大量閱讀的時代,他們的文章才變得有生命力,再而有感染力,進而成為良作。我想,要學生的中文好,廣泛的知識和對世界的反省是先決條件。可悲的是,舊高中和新高中的中文教育都沒有培養學生對閱讀的興趣和對世界的觀察力,一味只操練試卷,講解考試技巧。難道,一個生活經驗和知識皆告貧乏的人,能靠那虛幻的能力來看明一篇文章,寫一篇有餘韻的文章?這是不可能的。即便他們的修辭看似藻麗,乃然不能掩飾其文章靈魂的蒼白虛浮。文章的厚實,是騙不了人的。很多學生的寫作卷和閱讀卷強差人意,就是這個原因。

而專攻範文並不是為了文學鑑賞,反而像古代科舉那些士子背四書五經不求通義只求中題,自然對學生的語文修養無所長。

我們是時候改變教學的思維了,對知識的學習應該先於對「能力」的培訓。中文老師,請多多引導你的學生閱讀這個世界,思考這個世界,反省這個世界,抽離這個世界,到時,你的學生的中文能力,自然一鳴驚人。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