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要上街倒689?

一月一日元旦,啟敢希望大家呼朋喚友一齊上街倒梁。說白一點,倒梁不是重點,鬥垮這個不公不義的制度才是有戰略意義,否則,送走了一頭狼,可能來了隻哥斯拉,大聲一吼,將我們燒死!現在,我們就要一個可以防範領袖狂暴的制度——雙普選!

有人問,為甚麼不給689一個機會?首先,正如我不厭其煩所言,689得位不正,不是由人民選上去,而是靠西環之助謀朝篡位!子曰,「其身不正,雖令不從。」一個無民意授權的人上台,如何號令各方人馬?這是689的先天缺陷,其二,689上台後,香港的核心價值受到嚴重的挑釁。舉行,689的外圍組織「愛護香港力量」四出恫嚇和意圖毆打,甚至毆打民間的反對者。然後,「愛護香港力量」竟然膽敢開歷史倒車,大搞偶像崇拜,有12月30日舉行那荒謬絕倫的「挺梁行動」,這樣的造神運動,除了文革的紅衛兵會作,納粹黨衛軍會作,其他人也不至於如此厚顏無恥!但是689的手下為了自己的「神」竟甘為戎首,這已經嚴重威脅我們香港人的底線。

如果,只是如果,香港人有朝一天要向689跳忠字舞,互相告發誰不對梁領導效忠,那就埋怨自己為甚麼當初沒來遊行反689吧!你們活該!

其三,689一上台,他的手下就按捺不住對公民社會和民間團體張牙舞爪,一時要推行洗腦教育叫我們的小孩做紅衛兵,一時就威脅要立廿三條,剝奪市民的應有權利。現在,土共如梁愛詩及胡漢清之流已失去耐性,一時說法官不服從中央命令,一時說法官要全數保皇!香港人就如一個待姦少女,現在強暴犯已經失去對受害者進行口蜜腹劍的哄騙的耐性,現改為粗暴的文攻武嚇。現在我們不再出來反梁,有朝一天的霸王硬上弓,看來是必然的了。

好吧。我承認有些人只喜歡做奴隸,不關心如空氣般重要的人權和自由,只關心麵包。但是689上台已來,有為人民做麵包嗎?689的重點政策住屋政策,半年以來落實多少?先前所謂的港人港地人間蒸發,然後住房租金瘋狂飆升,所謂的辣招已告失靈。然後以售賣「消失的居屋」來作拖延增建居屋的煙幕,最後公屋就推說地方反對作罷。他媽的!你不是喜歡強勢統治嗎?個個政黨都叫你做的事卻推說「反對聲音太大」?你的主子是李嘉誠還是香港市民?而且,家庭月入五、六萬的人也買不起樓,你還說風涼話?

再說搞到一塌胡塗的「長者生果金」,689竟然忍心只能讓沒有棺材本的老人才可領取,有少少為身後事打算的老人家全被掃地出門?你沒有閒錢回饋為香港貢獻過的老人,但偏偏用幾百萬來豢養那件垃圾劉肛華。最後你竟然厚顏無恥用卑鄙手段來通過議案,在國外一早已切腹謝罪,689你竟然還厚顏無恥留下來,真是無恥無雙。

689,原本我不覺得你的僭建是致命傷,可惜你發揮醬缸本能,死不認錯,只留下一個廉價的「歉意」,由你這樣無誠信的人造香港的船長,香港還不船沉人溺才怪。子曰:「政者,正也。」你還是下台吧。

一月一日,上街倒689,還我雙普選!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