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民主義之我見

基督教的加爾文宗派有一個比較變態的思想,叫做選民主義(或預定救贖論)。這可能反映了基督教教義的內在問題。耶穌在福音書中曾言上帝的國是連外邦人也可以進入,所以鼓勵教徒向非教徒傳教,但是卻浮現了這個問題,既然上帝是全知的,這樣究竟誰得救還是誰不得救也是上帝所預知的,所以傳福音也未必可以讓人得救。

於是,在十六世紀的宗教改革中,其中有加爾文宗派就發揚選民主義的精神(其實舊有的選民主義就是來自以色列猶太教),指出有一群人是被上帝冥冥中選中,為上帝達成某些任務,他們就是建基於因為上帝是全知的,所以有一部分人就已經生來被選中進入上帝的國,所以傳不傳福音也無助一個人得救與否。

平情而論,選民主義一向導致人世間許多的禍患,這套思想根本就是非常邪惡的,卻是被不少人相信。例如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都是信同一上帝,用的神話也是相似,略嫌簡化而言,就是因為他們相信選民主義,所以視對方為邪魔外道而要擊殺。

在香港,也有不同版本的選民主義,這亦不限於宗教範疇。不少保守教徒是一種小基督教教會心態,認定自己教會說的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別的說法就是撒旦的言論(例如高皓正主教),所以才會做出支持梁美芬和恐同的荒謬事,多少就是源於他們的選民主義,覺得自己是得救的一群有關。例如當日「五萬」人在政府總部舉行反同志大遊行,當時陳士齊(神學博士)列舉基督教恐同的疑點,就被這些盲目教徒一口咬定是異端(不知他們的學識能否比得上神學博士?),這種排他的心理就是選民主義帶來的。

歷史上,選民主義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原因之一。希特拉就是相信德國人是雅利安人,是上帝選民,於是為而爭取他們的生存空間而四出侵略,造成二戰。現在不少恐怖分子教認定自己是上帝的選民,可以對美國人發動自殺式襲擊。亦有不少變態殺手有這樣的偏執,這都是選民主義惹的禍。人民力量自詡自己是宇宙唯一民主派,恐怕多少也和選民主義有關。

我不清楚選民主義是否反映基督教,甚至是所有宗教的弊病。因為不少我觀察過的宗教神話都有神對某某人委以重任的場面,這可能是選民主義的胚胎。不少後來者都認定自己是上帝所選中的人,結果和另一個遇上,只好刀刃相見。當然,有些人會說這是人與神的錯置,認為選民主義只是因為人的自大,將自己當成是上帝所致,我不完全排斥這樣的說法,但這個說法仍有漏洞,就是如之前所言,上帝的確透過默示對人委以一些任務,就是因為經書這樣寫,才會給人口實,說自己是上帝的使者。甚至有些人堅信自己所解釋的教義是上帝認可的,遇到這樣的情況,但他們又不相信理性,結果有時就見血收場。

這反映到一個問題:人究竟應該以自己的理性為導向,還是以神的指引為導向?聖經中,亞伯拉罕被上帝諭令殺子祭神,就反映了人的理性和神的指引的衝突,雖然,最後的結果是皆大歡喜,但是縱觀人類歷史,這個衝突帶來了許多悲劇。

這就是為甚麼認為選民主義只是因為人的自大,將自己當成是上帝所致這個說法有漏洞。如果,有一日,上帝對一個教徒說放一個原子彈炸死香港所有人,那樣,人應該遵從自己的良知,還是上帝的指引?到最後,人總是要根據自己作出抉擇,結果,所謂人神錯置的說法,沒有解決到這個問題——我們是否要無條件服從上帝?

或許,我們只能像康德這樣下結論:上帝是彼岸世界的事,我們與彼岸之間存在鴻溝,只能觀,不能及。任何上帝的旨意落入我們的世界,都是上帝理性的片面,太過僵化將造成理性的暴力。

最後,回來處理伽爾文宗派的問題,我的想法和加爾文宗派大為不同,就是自由意志和上帝的全知不構成衝突,不存在選民的問題。關鍵在於如何理解上帝的全知。如果,我們理解上帝的全知是單線發展,自然會落入選民主義的困境,但是,我們可以用科幻小說的多元宇宙來解釋上帝的全知,即是人的選擇會導致宇宙有不同的走向,之後分裂成不同的宇宙。先不論宇宙是否全分裂,我認為上帝的全知是窮盡理解所有人的不同選擇造成的結果,所以,人是可以作出不同的選擇的自由,而上帝仍然全知,即是,得救與不得救還是人的選擇,但是上帝仍是知道的——只是這個知道並非單線發展。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