峯岸南削髮與平庸的邪惡

日本AKB48之一的明星峯岸南被黑心媒體揭發在男性朋友的家過夜,引來天下圍攻,結果備受壓力的峯岸南被迫削髮謝罪,兼要被降呢做後備,狼狽非常。昨日天堂,明日地獄。一個由國民級的偶像被貶成過街老鼠,戀愛的自由被剝奪,還要被愚昧的大眾去公審,這已經不是女權主義的問題,而是資本主義的問題

馬克思曾言:「只要你有錢,就算要買用來吊死資本家的繩子,資本家仍然會賣給你。」足見資本主義不講人性不講原則的工具理性發揮至極致。峯岸南被公審的事,不應該只局限於女性主義的角度來看,而應該從資本主義下及其後消費主義的角度來重重批判。

只要和資本家的利益起衝突,甚麼民主大義,自由原則,都可以被拋棄。國家口講是中立的裁判,正如馬克思這個反國家者所言,這只是愚弄群眾的騙局。只要誰去抵觸資本家的利益,國家總能從所謂的「法律」去找到條文來將其消滅。峯岸南這次被迫削髮,就正正應驗了馬克思的說法。

只要有錢,就可以不擇手段,甚至是違反法律的大義。峯岸南甚麼錯也沒有,錯的,只是因為她的舉動妨害了她的純潔的形象,該形象就是公司拿來發大財的工具。既然公司的利潤增長受到阻礙,峯岸南自然遭到無情的清算。這全然不是甚麼誠信,甚麼純潔的問題。例如在外國,這顯示不是一個很重要的議程,他們不會將女性的純潔當做禁臠來看待,是故資本家不會用這點作招徠。

日本左翼哲學家柄谷行人曾言,未來左翼的抗爭之路不應該是集中於去癱瘓生產過程(罷工)來迫令政府及資本家屈服,有時應該考慮消費者行動。柄谷點出,資本家是靠剩餘價值的增加來維持下去,但是只要貨品賣不出,剩餘價值也無從建立。而消費者在消費的層品的命運也不必跟公司綁在一起,能夠從比較普世的角度來看世界,故此,消費者團結起來,或會有一大影響。而峯岸南的遭遇,正正反應消費者力量的誤用,激進點來說,如果日本的民情是倒過來要秋元康(傳聞是禁止AKB48藝人戀愛的主催者)出來切腹謝罪,資本家也會推秋元康出來做替死鬼。就是因為日本太過幼稚的毒男和宅,他們對女性純潔的拜物態度,在這件事大加鞭撻,才引起這次小風波。

另外,我要說的,就是在現代社會底下,即使是一個平民,也可以作一點點的惡行,這點小惡逐一集中起來,或會變成一大惡事,使人類的文明受到威脅。這也是漢娜‧鄂蘭所言的平庸的邪惡(evil of banality)。這件事上,就是日本的毒男和宅撚對女性純潔的癖好,集體干犯下的小邪惡,變成了資本主義下將人異化,剝奪人性的幫兇。

甚麼是平庸之惡?這是漢娜針對1960年代,以色列法庭審判集中營屠殺的主要負責人艾希曼(Adolf Eichmann)時的見聞得著。有別於一般人認為通常這些屠夫都是心理變態、喪心病狂、窮凶極惡的認知,這個犯人顯得溫文爾雅,理性平靜。他堅稱自己只是遵從當時納粹德國的法律去行事(處決猶太人),完全合法,談不上甚麼過錯。

漢娜認為,這反映了現代性下高舉規律、體制「理性」下,人缺乏一種對他者的同理心,就算是遵守法律和體制的命令,也可以犯下違反人性的邪惡大罪。就是因為人缺乏對權威的質疑,思考和反省,他們非常容易在服從權威(國家)之下去行惡,因為他們覺得只是在執行上級的命令,因而對受害者冷酷無情,但這種無情絕非是因為他們心理變態,相反,正是因為他們的理性(對他者缺乏感性理解)。

漢娜進一步認為,奉極權主義之命去行惡不能作為辯護理由,因為國家形成的基礎在於「群眾同意」,而非「群眾服從」,固此,當一個國家行惡的時候,我們不能不訴諸自己的良知去行事,簡言之,我們不能因為那是國家法律而無條件服從。

我認為,日本社會在峯岸南事件上,每個人,無論是沉默者、毒男、宅撚,都要為這個有侮人權的事件而負責,他們都是平庸之惡下的惡者。就是因為他們的沉默,或者迷信資本主義的邏輯(消費者等於上帝),認定自己做的是體制認可(無的放矢的投訴),對峯岸南這個他者缺乏同理心,把她當作消費的物品而非人去看待,於是讓一個弱者被體制所凌辱。

藝人沒有必要因為一紙條文而放棄自己應有的感情生活,正如艾希曼不能因為體制的命令而辯稱自己屠猶無罪。道德優先於法律,優先於體制,根源在於我們對人性的基本了解。就算是資本主義,也不可以因剩餘價值而違背道德。更不能陷害一個無辜藝人!

推得更基進點說,我們,都是這個體制的共犯,我們全部如聖經所言,都是一個罪人,關鍵在於,我們能不能醒覺這個問題。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1 Comment

  1. 我完全贊成這篇文章。但是我覺得如果先生您看過黑鏡系列的第二部的話,也許您的觀點,會改變為較為中庸一點,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而已。另外從我對先生您的來信中,您也了解到我是個社會自由主義者,希望這一點不會妨礙我與您之間的對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