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姓人給胡一虎的一番話

胡一虎先生,你與我同姓,同姓三分親,看到你兩會的表現丟盡了我們姓胡的面子,實在不得不在此批判你。

李克強的記者會是國王的新衣,用來掩飾他懼怕民意,偏聽成癖的本色。原本你可以我國歷史上的米列亞,那個在共產羅馬尼亞中拒絕開槍鎮壓民眾的將領——結果他的決定轟然全國,使得獨裁者壽西斯古倒台——你大可以在記者會中問劉曉波、問胡佳的問題,好讓國內的同胞有當頭棒喝,不要對習李「辛」政有非份之想,思想上解放同胞。

當然,正如傅柯所言,說真話的勇氣是困難的,我也不要求你冒著性命危險這樣做。但退一步而言,仍有很多有意義的問題可以問。你記得3月4日嗎?那是公民記者楊秋雨因報導國內的茉莉花散步而被捕,刑滿釋放的日子。國內的記者,不論是正式還是非正式,都因為報導國內的官員腐敗,群眾事件而遭到壓迫,最近又有香港記者在北京遭到毒打,就算不是本著記者的良心,而是唇亡齒寒的自保心態,難道你不應借此良機質問總理,請他改善對記者的待遇嗎?

可惜,你卻為了那權貴賞賜的殘渣,或者為了更上一層樓,你不惜糟蹋著一個無權者向當權者鞭撻的大好機會,作一番了無新意的馬屁話,甚至借此和總理拉關係,你真你恪守記者的天職嗎?你的馬屁侮辱了教導你新聞價值的自由之地台灣,也浪費了香港人對祖國的關心機會,更加力證了強國人到了那裡都是強國人,文化不能感化他,奴性依舊。

我言盡於此。請記得德國牧師馬丁‧內莫勒的說話:「當他們來抓我的時候,已經沒有人能替我說話了。」中共收拾了所有不畏強權的記者後,就輪到你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