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飯民,教港人失望!

飯民說,他們不參與人民力量和社民連的拉布,指拉布會阻礙有利民生的政策,例如綜援出雙糧,公屋免租等政策,所以連修正案也撤回,甚至會支持剪布。這樣牽強的籍口,足以證明飯民的政客羞辱了投票給他們的選民!簡直是放屁言論

柏楊曾言,五代十國是一個「群驢時代」,割據諸侯一蟹不如一蟹,江河日下,所以中國遲遲不能統一,以致生靈塗炭!沒想到,這番話也適合形容香港,就是因為身為最大反對派的飯民是一堆垃圾,所以政府也沒有壓力精益求精,所以現在香港政壇是水兵鬥水將,王八戰烏龜,受害的是普羅市民!也難怪越來越少人支持飯民!

飯民說,盡管今次財政預算案錯漏百出,但是為了基層不因政府停擺而受害,就只好反對拉布。這樣的廢論已經由保皇黨(例如上年的李慧琼子)說了幾億萬遍,想不到飯民連想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也懶得想,照抄不誤!在沒有甚麼權力的立法會,只有財政預算案才能威脅到政府,讓反對派和政府討價還價,造福人民;沒想到飯民年年也不把握機會,任由政府劫貧濟富!

也許飯民會振振有詞地說,拉布會失卻中間選民,為了日後的普選和廿三條立法,拉布不可亂用。我倒想反問飯民,為甚麼你們主政二十多年,仍沒能團結香港民眾,啟蒙他們的政治智慧,讓他們站到你們的一方,支持你們用基進手段來對抗不義政府?是不是你們二十多年來尸位素餐,沒有教導民眾,只懂得四年一度選舉中慘叫「民主告急」,然後選到後就棄人民不顧回家睡覺,領議員薪津,發春秋大夢——結果民眾越趨保守和政治冷感,你們為了「保本」而更加懦弱,不敢去改變社會,如斯惡果,何必當初?

飯民說拉布不行,但你們有沒有更好的行動去對民眾宣示這份預算案的荒謬?有沒有嘗試用溫和行動去連結社會上怨氣的大多數?有沒有街頭宣傳?有沒有網絡攻勢?你們讓港人看起來每年都是只做舉手機器形式上反對,預算案卻不動如山地通過,你們看起來像無所作為,對得起香港人嗎?我不是要立即有實效,事實也也不可能。但已經過了二十年了,你們的行動都停留在可笑的作秀上,真的令人懷疑你們為香港民主的決心。

電影《林肯傳》中,盡管當時美國人民大多不支持廢奴,但是林肯仍然願意推動國家前進,用不同的方法通過憲法修正案。相比起飯民為了選票營營役役,誰是偉大的領袖,不言自明!

所以,不要怪你們討厭的激進民主派崛起了,誰叫他們有個反對的模樣?就算中共2017年支持普選,你們這樣的差劣表現,能勝選嗎?

(自己想想這個「飯民」是甚麼意思吧!)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