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黃毓民蓋棺論定

啟敢頗為欣賞另一位網上時評員楊繼昌先生,是他第一個在立法會選舉後,人力氣焰囂張的時候,是他預言人力的權力構架不穩定下,遲早都會再一次分裂。結果,政治變化一日都嫌少,最近人力的核心人員之一蕭若元公開說要摺埋人網,從此不再支持香港任何政治組織。而蕭若元更在節目點名批評為何黃毓民不制止他的教徒黃洋達屢屢攻擊人網和蕭若元自己,埋怨之詞油然而生。

不過這不是啟敢我想探討的問題,我想平靜地對黃毓民作一個蓋棺論定。因為我直覺覺得,黃毓民的歷史地位,已經走到盡頭了,他已經不會再對香港的時代有甚麼影響。是時候對黃毓民作一個蓋棺論定了。

香港的激進政治,可謂成也黃毓民,敗也黃毓民。長毛在2004年的立法會獲勝雖然代表激進政治的抬頭,雖然其人有豐富知識,但是欠缺宣傳技巧,所以對香港愚民的啟蒙始終有限。但是自從傳媒人黃毓民加盟激進勢力後,激進勢力才能有一個策略去開展。在五區公投中,因為策略制定得宜,投票率才不致太差。的確,不少新一代的社運人士,是受到黃毓民的感召而走出來。

然而,成也黃毓民,敗也黃毓民。原本,民主是一個長期抗爭,如果黃毓民主政的社民連當時可以深化論述,認真在政策層面多作研究,然後再教育民眾,絕對可以在右撚思想當道的香港,殺出一路社會民主的左翼論述。甚至成為吸引新來港人士的新武器。

可惜,不知是否因為黃毓民的兒子之故,黃毓民熱衷於窩內鬥,指使其走狗任亮憲肢解社民連,使得進步的力量既分裂又視對方為仇讎,結果大家忙於自相殘殺,甚麼理論建設也不管了。不是啟敢自誇,當時社民連被黃毓民肢解的時候,我已經預言數年以降,激進派的理論論述都是付之闕如的,無法取信於民。結果今次的立法會選舉,泛民的得票率不增反退,就代表激進派沒有「做大個餅」。

而我網上所見,那些自稱人力或人網信徒的人,他們也是不學無術之輩,幾年來只是捧著黃教主的大牌來四出搗亂,任何香港人都應該認真看待的議題,都被這些流氓扼殺了。他們不管那議題是否值得討論,只要是討論者立場不是站有人力一方,他們都會大肆洗板搗亂,活像廿一世紀版的義和團,只不是義和團是「扶清滅洋」,人力教徒是「扶主除異」——奴性仍在。

一個以仇恨為基礎的政治團體,是不會有同志愛和團結可言的。未幾,任亮憲的下場比陶君行更慘,然後,蕭若元也被列批鬥的行列,不再支持人力,人力從此元氣大傷,人力短短的發展史,就像把中共的黨史壓縮起來似的,只有破壞和仇恨,沒有建設。至於甚麼教育群眾,看起來都是用好聽的口號來哄騙民眾吧。

當中,有多少熱心人士,因為人力的醜陋內鬥而心灰意冷,而更加厭惡政治?這群人和被黃毓民感召出來關心社會的人相比,孰重孰輕?恐怕,我不能再說黃毓民是對香港民主有功的人了。他平白浪費了我們這一代數年的時光,讓我們互相屠殺,這個過失是任何功績也不能抵消的。

現在,黃毓民喪失三分一至一半的政治資本,聲名狼藉及四面楚歌的情況下,還能有甚麼作為?我心痛的是,他葬送了不少的進步力量!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