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干政 垃圾圍城

刊於7月16日的蘋果網上論壇

政府申請撥款做堆填區前期研究的議案被中止待續,建制派和政府就急不及待找泛民作替死鬼,說他們存心讓香港遍地垃圾,連前任天文台長也來加入戰團,好不熱鬧。

但是,筆者認為香港要面臨垃圾圍城的危機,責任在於中共給香港一個殘廢的政治制度,我們得明白,堆填區耗盡不是一個突然出現的問題,為甚麼回歸後政府管治整整十六年,都沒有任何大刀闊斧的政策去解決香港的廢物處理問題?記得筆者小時候,董建華曾經到加拿大考察當地的減廢政策,為甚麼過了十多年,我們的減廢政策仍然寸步不進?

關鍵就在於自回歸後,中共對香港的干政。

三歲小童也懂得有競爭才有進步,但是中共為了杜絕泛民執政,首先讓親中的商人和專業人士霸佔政府的重要職位,然後調撥大量資源去扶搖親中政黨如民建聯、工聯會之流,之後再在立法會設一半功能組別等政治午費午餐去廢除立法會的武功。將泛民的影響力削減得七七八八。

結果,泛民的影響力真的大減,但是由於建制派繼續狂吃政治免費午餐,政權不利威脅,結果他們也變得窩囊起來,不思進取。他們通通變成了一個壓力團體,除了每年向政府爭取派糖,或作利益輸送之外,在地區就用中共的資源狂派蛇齋餅粽,以籠絡一般市民。結果他們到最後也變成唯唯諾諾的政棍,人生最大的願望就是擔任議員和公職,但是全無政治願景,做事和官僚一樣得過且過,於是乎,香港就變成了官僚治港,了無生氣。

到最後問題爆發的時候,政府和建制派才慌忙霸王硬上弓地提出蹩腳的政策,強迫市民接受。這次廢物處理問題也是一樣,就是因為政府和建制派在這十六年被寵壞了,你能期望一群阿斗可以有好政策去解決問題?

如果,回歸一早有普選,那樣在各個政黨互相競爭之下,群策群力提出不同的方案,供市民去參與和決定,現在,我們也許就不用面對垃圾圍城的危機了。可惜除了沙士那時候,市民都普遍地政治冷感,沒有爭取政制改變,現在,只能看著那群醜陋的政客在互相推卸責任了。儘管五毛如何攻擊台灣政治貪腐,但是起碼台北也解決了香港也解決不了的廢物處理問題!

無間道曾有一句話:「出得嚟行,預咗要還」,港人甘當經濟動物,坐視中共干預多年,現在是時候品嘗惡果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