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貢看市建局的「囍歡里」和「街坊街里」

市建局在之前為把喜帖街改名為「囍歡里」,然後再為觀塘重建區改名為「街坊街里」。結果惹來一致的痛罵和批評。我認為問題的徵結並不在於市建局改的名字太衰,而是因為這個政府多行不義,所以連改一個小小的名字也被炮轟。

假若市建局的同仁哀怨他們的創意受到抹殺,我就贈予他們《論語》中《子張篇》的一句:

子貢曰:「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

翻譯成白話,則是這樣說:「商紂的惡行,不像現在傳說的這麼嚴重。所以君子討厭處在下游,以免天下一切壞事都算在他身上。」

紂王的確做了不少壞事,但並沒有記載般多,只是後人習慣把所以的壞事都歸咎於他。所以雖然很多人都多黑白之間,但是如果沒有向上的努力,就很容易被認定墮落成魔。「下流」是指河水的下游,比較易藏污納垢,引申成負面的意思,指人如果不力爭上游,就會趨於墮落。所以君子討厭處在下游,以免天下一切壞事都算在他身上。

換個話說,如果一個政府失信於民,那樣人民就會將社會上的壞事都算在政府身上,那樣無論政府真是有心為民,也會動輒得咎。梁振英自然不像商紂般壞,但是他一開始立心墮落,為中共赤化香港大開方便之門,就算有某些政策真的惠及民眾,所謂「一啖砂糖一啖屎」,砂糖總是掩飾不了屎的臭味,所以港人就將所有壞事都算在梁的身上。加上梁振英和其跟班上任以來連番出誠信問題,他們的形象自然更低落了。

如果,梁振英真的要解決民眾不信任他的問題,那就應該仿效麥理浩,認真解決香港的民生問題,例如住房、就業和福利。可惜狼英根本是權貴的走狗,他根本不敢挑戰既得利益者的特權,所以就只好成立「愛字頭」的組織來讓自我感覺良好,請多一些spin doctor來拖慢自己民望下滑的速度。最後可能下場堪虞。

我不覺「囍歡里」和「街坊街里」有甚麼問題,只是市建局暴政連連,迫害基層,消滅社區,離間市民,打造高地價重建區,重建不實用的劏房,是故「天下之惡皆歸焉」,他們的公關宣傳徒令市民反感。如果市建局想自己的形象好一些,那樣請市建局的政策真的惠及人民吧。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