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Room

不知道應該如何譯作中文,所以只好用英文來作本文的題目。這是一套記錄伊拉克戰爭的記錄片,準確來說,它是記錄伊拉克戰爭時,西方傳媒和半島電視台如何採訪和報導伊拉克戰爭的記錄片。

平日小學的常識教科書總是告訴我們,傳媒是第四權,將真相報導給公眾,好讓公眾能夠監督政府。但是真實比童話殘酷得多了,所有傳媒都有它的既有立場,其實我們看到的事實不過是經傳媒這個哈哈鏡竄改過的影像,要知道真象,簡直是鏡花水月,不能追求。

就好像報導伊拉克戰爭時,西方傳媒資源來源主要來自美軍的中央新聞部(Central Command),遠離伊拉克幾百哩。儘管他們接近半島電視台的採訪部,但是他們幾乎沒有汲取半島電視台的新聞資料,總之採訪十分離地。片尾其中一名記者(半島電視台)曾言,美國傳媒的報導方式就像在拍攝美式英雄片,自然英雄是布殊,薩達姆是奸角。

當然這並不是說半島電視台是公允的。雖然,它是少有的中東傳媒能夠報導美國的立場,帶來了另類的聲音,但是它只集中報導美軍的惡行,例如炸毀民房,誤殺民眾等等,並且找一些受害人作煽情的控訴,甚至(沒理解錯誤的話)虛報戰情,為伊拉克人製造虛假希望,使得整個報導變成了抗美文學誌。當中亦有不少半島記者不滿這種編採方針,認為應該更客觀呈現事實。不過並非所以記者都能心如止水,部份記者就堅持自己的伊拉克人,所以一定要集中報導美軍帶來的傷亡。

新聞界有一句諺語:「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對於雙方來說,只有揭露對方的陰暗面,才是所謂的新聞。就好像香港人視國內人為蝗蟲,其實不少蝗蟲行徑就是因為夠嚇人才能被報導,是不是所有國內的人的行徑都這樣嚇人?大家好好想一想吧。(頭盔:我支持收回移民審批權。)

不過半島的記者和西方的傳媒關係並不是劍拔弩張,當中有部分記者能夠和美軍的發言人有講有笑。本片也呈現到他們的價值衝突,以及隱隱地揭露老大哥如何引導民眾的想法。

例如美軍的發言人指美國人不了解為甚麼半島電視台批評美軍雙重標準(漠視巴勒斯坦人的處境卻向薩達姆宣戰,儘管伊拉克人認為他不錯。),而半島的記者(那大肥佬)也指出美軍的行為在傳媒呈現下只會讓阿拉伯人恐懼和憎恨美國侵略,雖然他們對領導人無好感。這讓我回想起《我在伊朗長大》其中一幕,伊拉克侵略伊朗,激起了伊朗人的愛國心,鈍化了他們對原教旨主義的暴政的憎惡。

另外,一個半島編輯就不滿一個記者找一個美國激進社會分子做訪問,認為他的言論毫不客觀,主張半島電視台應該盡量報兩方的立場和事。他還打趣說,自己的電視台應多報導一些有關西方的立場,他就讓自己的子女到美國讀書,然後做傳媒高層,然後多報導中東國家的立場!但這亦讓他有點無奈,原來記者只不過是一個小零件,在一個大氣候當中很難保持自己的專業操守和良知。

另外一幕印象也深刻的片段是,薩達姆的銅像被拉倒的一幕。中學時還以為美軍除暴有功,但原來也不過是美國找演員來演的一場戲,然後西方傳媒當作「真實」來報導,可見地球是很危險的,很多事也不能盡信。

其中一名被美軍誤炸而殉職的半島記者

不過有一幕我不知應如何理解,就是有一個半島電視台記者被美軍戰機炸死時,不少半島的職員認定是美軍向他們發一個警告,警告他們不要再採取親薩達姆的立場。而那美軍發言人就說,如果他們真的立心想消滅異類聲音,是很容易做到,究竟誰是誰非?還是這是美軍高層的機密行動?恐怕不能真相大白了。

當中有一幕是西方的記者質問半島電視台,批評他們立場不中立,但遭人柴台反詰美國傳媒都有固定立場。就像之前所說的,其實雙方的前線記者關係不是這樣差。可是,那些勾結布殊或中東領袖的傳媒老闆,已經為這場戰爭定好了要表演的畫面和節目,有時記者其實無能為力。就像無線和香港傳媒邊緣化反對的聲音,也是中共和那些已經被統戰的傳媒高層所定下的劇本,難怪不少愚民以為香港天下太平。例如民建聯支持領匯上市、公屋加租、反對競爭法、為政府的惡法護航;葉劉在推銷廿三條的惡行,但是因為媒體替他們掩飾洗白,香港的無知市民也忘記了這群人做過的好事,反而支持他們,使香港的自由一天比一天萎縮。傳媒實在是主控了民眾的想法。

最後,以其中一個半島電視台的編輯在片中最後一刻說:「只要你勝利,新聞就是你寫,也無須為自己的劣行辯護(大意)。」,同時,他又說人類是善忘的。可能,民建聯和保皇狗,是這場角力戰中的勝利者吧!

本作,值得一看。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