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教育政策,還有後殖民的陰魂不散

文章:英國統治下的香港殖民地教育經驗 作者:葉建源

我不知道這篇文章給城邦膠的人看後,他們會怒不可遏,還是一笑置之。他們對英國的依戀其實和某些文化保守人士差不多,後者以為藉著回歸古典文化就可以這個禮崩樂壞的世代,前者以為英國一定是善長,殖民地年代一定是好時光,最大的問題就是中共。

當然,我是平常同情這些城邦膠為何這樣想。共匪搶回香港後,任用的特首一蟹不如一蟹,掌權的人越來越腐敗,朝綱不振,奸臣當道。梁振英在位其間更是「沒有最壞,只有更壞」,他的親信大臣如張震遠、林奮強之流因貪腐而下馬。城邦膠在未了解英殖歷史就出來揮動港英旗,最大的責任當在共產黨和特區政府中。

然而,英國人真的不用為現在香港的苦難負責嗎?不然。港英政府的愚民政策實際上為現在香港的苦難種下了惡因。如果我們不認真梳理港英政府的所作所為,我們就不能迎向未來。

當然,正如本文開端所言,香港的教育成就是值得表揚,但是我們不應該對殖民地的教育抱有太大的肯定,實際上,殖民地教育並不是殖民者真的有心去教化或拯救被殖民的人,正如本文所言,殖民者的教育通常只是為了訓練翻譯人才方便經商。香港的戰前教育也是如此,民間私墊十分盛行,大部分了接受中式教育後都回流中國發展,可見本港的機遇和教育水平欠佳。

但隨著四九年大陸赤化,很多恐懼共產黨的華人都不接回國,為了避免共產主義在港流散,殖民政府才開始較認真處理香港的教育政策。例如在1948年強行解散共產黨在港成立的達德書院。政府在這期間採取的態度是將中國的議題非政治化,以避免激起民族主義。對於中國的古文化,英國政府都有列入教育課程,但是近代中國課程則避而不談。只有少數的民間書院有教授近代史(如新亞書院)。香港的普及教育要去到麥理浩時期才有改善,直接原因是因為六七暴動,政府才大加擴充教育的影響力以對抗共產中國。其中的政策就是進一步貫徹去中國化的教育方針,以及學校不能再談政治,就算是西方的普世價值如民主、自由、人權等,也是不能談的禁忌

另外一點就是本土的教育課本多由英人把握,以控制學生的思想,這直到八十年代時中共收回香港已成為事實,才有改變。

我想說的是甚麼?就是殖民的教育政策,某方面是成功,某方面卻是徒勞,有時甚至帶來香港的災難。

成功方面,七十年代以來,那些興起的中產階級,的確對中國沒有太大的政治感情,也安於做英國人的商場中介,甚至不參與政治。這種氣氛可以從1984和1989掀起的移民潮可以略知一二,就是這群人對香港和中國沒有感情,所以移民也不太介意了。

但同一方面,七十年代以降的學生運動也體現了香港人對中國的情懷。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言、認中關社、保釣運動等等,都可以見到部分社會精英的覺醒,覺醒到他們和中國的關係所在。

當然,社會精英和一般普羅大眾也有不一致的態度。這些精英以經進了大學,是中英兼擅的勝利者,但是一般大眾還想藉著教育來改善生活,所以殖民地的教育對他們的洗腦是十分成功的。據本文所言,香港的學校自八十年代以來,以中文為授課語言的中文中學已大幅銳減,取而代之是英文中學,以英文作教育語言。我推想,當中家長的迷思就是讓學生盡早適應英文的環境,死讀書也不要緊,就算進不了大學也不要緊,這些家長堅信英文教學有助子女學多幾個英文生字,以助他們適應以英文為主的職場世界。儘管這個迷思在本文已遭到反駁(英中無助改善學生的英語能力),但是直到香港主權改變後,特區政府推行母語教學時,家長誓死反對的原因就建基於此。看新聞的時候,有些學生和家為不能進入英中而流淚,想起來也覺得好笑。

這種對自己母語的蔑視態度,主權轉變前由港英政府推動,主權轉變後特區政府也無意改變社會貴英賤中的態度,甚至要加速邊緣化粵語的地位,這就是我說後殖民陰魂不散的原因,香港人的主體性仍然未能建立。

另一個問題我想引申來說,香港去政治化的教育方針培養出一群奴性的學生。我多次撰文批評香港的學校和學生的人權意識嚴重落後,回想台灣已經有學生出來爭取廢除學校的專制政策,諸如髮禁,校服規管,都是對學生的身體有重大侮辱,但是香港的學生似乎對此沒有甚麼反抗,反而以此為榮。反觀美國的學校大都沒有這樣的規範,唯一的差別就是美國重視政治和公民教育,香港則避以則吉。可見不談政治加上學校對身體的規管,都在培養出一種政治冷感和奴性重的新一代。例如筆者在中學時因職權之便要求學校改革髮禁和服禁,但被全部的與會同學投票反對(只有和議的同學被迫支持),可見香港中學生的奴性極深。這個奴性,是不是因為香港教育忽略了對民主、自由和人權的表述?(根據教院的教育梁恩榮的研究,原來老師怕人權教育會令學生作反。)這是不是香港人政治冷感的另一原因?但這方面的研究卻十分缺乏,也沒有學者做這樣的研究。

總結來說,我主要從語言和公民意識方面來點出香港的問題很多時已植根於港英時代的教育政策,看來,香港人要做到當家作主,港人治港,我們在意識上已受到在學時的奴性教育影響,談何容易!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