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陰謀論看左膠敗走的勝利組

自從陳國父在港發動城邦大革命時候,香港出現了新黑五類,名叫左膠。凡是不符合陳國父的旨意,都會被扣上帽子,然後遭到信徒的洗版和蹂躪。輕則身敗名裂,重則發配到東洋做色情事業。

攻擊左膠的,不只是城邦派教徒,還有熱血教教徒。其實左膠的罪名實在是令人難以理解的。他們一味說左膠無限量容許蝗蟲入港。但是其實究竟是哪一位左膠說這樣的荒謬理論(最激進的頂多說增加容許中港家庭團聚的限額),然後又要所有左翼都要為這個不存在的左膠找j數?

另外所謂冤有頭,債有主,貧窮的新移民頂多來香港搶福利和公屋而已,的確,無限量接收他們香港會支持不住,但是現在的地產霸權、商店單一化,以及公屋短缺和走私水貨,都是因為國內的有錢階級擁入香港,炒高了香港的物價和樓價所致,而不建公屋更加是本地資本家的陰謀,請問無權無勢的新移民哪有權有錢去炒高香港物價樓價,以及叫停政府建公屋?

有趣的是,網上的城邦派(至少我看到的)絕口不批評那些導致香港失衡的資本擁有者,他們只攻擊無權無勢的新移民,以及批評正在批判資本導致香港苦難的左膠。於是,這很令人懷疑,究竟為甚麼絕口不攻擊富有階級?為甚麼一定要攻擊左膠?究竟誰是最大的得益者?

我主觀認為,這是一個赤裸裸的陰謀,現在城邦教和熱血教的角色,可以與美國的茶黨相比,兩者都是資本家的走狗,借攻擊弱勢來混淆視聽,以使得反對力量分裂,然後資本家繼續掌管大局。

大抵上,任何出來搞社會運動的人,都會被罵成是左膠,然後被城邦教和熱血教猛烈攻擊。為甚麼要攻擊左膠?因為左膠的論述正正是威脅中國和香港資本家的利益,而香港的社運界剛巧都是有左傾思潮,而他們的動員能力隨著本港的階級矛盾激化而開始崛起。為讓香港的資本家坐立不安,於是,為了分裂民間的反對力量,他們必定要扶植一批新的走狗來分裂民間的團結,讓他們陷於內鬥。

於是乎,就有陳國父等人出來不停攻擊左膠,他們當然有用鍵盤來批鬥中港資本,但是正如以前很多共產黨間諜都是這樣反共產黨的。一個分別就是,陳國父或熱血都是鼓勵大家做網上戰士,而左膠就鼓勵大家出來抗爭。前者對資本家是沒有威脅的,但是後者是資本家擔憂的危險種子。所以陳國父誓死不肯到前線指揮城邦運動大業,只是鼓勵信徒求神問卜,然後極力誹謗左膠搞失敗社運。因為陳國父是資本家的狗,他深明自己的目的就是為了轉移民間的視線,如果城邦運動搞得太厲害,會有變成另一個反資本家運動之虞,所以陳國父誓死不上前線,並且是極力攻擊出來搞示威的人。只要香港人不出來抗爭,資本家(無論中港)就能繼續殖民大計了。總結而言,把左翼鬥垮後,就沒有人出來讓資本家擔心了。右膠除了一個光復上水(結果走私客依舊),還有甚麼讓中共和資本家不安的舉動?難道是唸城邦心經和練陳雲大法?

更甚者,如果有幾個城邦教信徒如陳國父所言真的去仇殺新移民,政府就能乘機偽造民意重推廿三條等箝制自由的惡法,到時香港的自由被滅,陳國父就能完成臥底使命,接受中國和香港資本家的豢養。

如此殺人不見血,高招,高招。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