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爭朝夕 只論千秋的平權

人類是一種奇怪的動物。一些明明是顯淺易明的道理,我們實行起來時卻有如精衛填海,寸步難行;一些明明是不能做的大奸大惡之事,人類卻永遠輕易為之,禍害深遠。例如造成生靈塗炭的兩次大戰,潛伏期也不過二十年光景。但是,一些不言自明的道理,例如不同膚色的人其實是相同和平等,不同性別和性取向都是對等的,但是要付諸實行,卻是十分艱巨。由解放黑奴到民權法案乃至南非結束種族隔離,足足用了一個半世紀的光景;由婦女爭取跑馬拉松到有選舉權,也是一個世紀的光景;同性戀及酷兒的平權奮戰,到今仍是未竟全功,出師未捷。

為甚麼平權工作,總是路漫漫而修遠兮?我認為其中一個問題,就是我們思想上的混亂。為此,我大約引用勞思光先生的文化哲學觀,來剖析平權工作為何如此艱鉅。好像最近教宗方濟各已明言,天主教的底線就是不接受女神職人員;而香港的基要派更無差別地阻攔同性戀平權,總令人覺得平權之路有如花果飄零。

勞思光先生指出,任何一個價值體系,可以謂之宗教、意識形態、文化,都有開放成素和封閉成素。所謂的開放成素,是指價值體系的普遍性意義一面,比較意念型或者抽象,例如基督教的博愛,儒家的仁義禮智,都是值得世人學習。一個價值體系若無開放成素,則無任何可取之地方,必定被淘汰。

然後,同一個價值體系,在它的發展路途,必定會產生許多只是適用於當時特定社會、政治、經濟脈絡的規條和儀文,就是封閉成素,它們隨著時代的推移,就會變得落後和迂腐,甚至成為文明的障礙。例如三年守喪、三綱五常、纏足就是屬於一個價值體系的封閉成素。

所以,若要一個文明有長足的進步,就是放棄一些無謂的封閉成素,而取用文明中的開放成素,這樣一個文明就會不停發展和成長。這也解釋了為甚麼平權工作有時如此難鉅。

這是因為,很多人都分不清自己的價值觀中,那一些是開放成素,那一些是封閉成素。甚至將一些毫無道理的封閉成素當作唯一道德和金科玉津,產生霸道排他的心理,以為自己在宣揚道德,其實是在發佈歧視文化,阻撓文明的進步。就像一些宗教人士執著於特定經文,否定女性,否定同性平權。但其實經文中亦有許多封閉成素(例如殺死所有異教徒,安息日工作必須處死),它們已經被時代所迫而放棄,但是他們卻死執這些封閉成素不放。

所以,平權工作才如這樣困難,因為不同價值體系的封閉成素會冒充成道德來迷惑凡人。故此,平權工作最重要的不是全盤否定別人的價值體系,而是要點出它內裡的封閉成素,催促那些保守教徒反思。

所以,我才說,平權工作,不爭朝夕,要放眼千秋,因為這個移風易俗的工作,從來就不容易。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