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仇外本土派有汲取義和團的教訓嗎?

這篇文章主要是針對一些不理性和偏激的仇外本土派,大家無須對號入座。本土意識的出現,本來是一件好事,但是現在的勢頭卻向差的一面發展,實際上是重蹈覆轍,將義和團的慘痛歷史重現在香港。

原本,如果本土主義是指多注重本土研究,挽救本土文化,重新規劃本土發展,是一件好事。但是現在仇外本土派已經變成了文革和教條主義,他們非但不去研究香港真正的核心問題和討論解決方法,只懂搬弄族群仇恨,不停將錯綜複雜的本土問題簡化成只要趕快大陸人問題就會解決,結果問題仍然存在,但是仇恨仍然加深。另外,仇外本土派已重覆中共的內部鬥爭的錯誤:例如國師先鬥垮陳景輝和林輝,然後到鍾祖康;活像毛主席先鬥彭德懷,再鬥劉少奇,然後是鄧小平。

這樣窩內鬥,香港的反對力量如何凝聚起來對抗中共?現在不論泛民、不論社運、不論左右、不論內外,都充斥著更多的分裂和更深的仇視。有時,我真的搞不清楚,那樣出來鼓勵族群鬥爭的人,是否正在執行中共的任務,等香港的反對力量瓦解,方便中共正式收回香港。

不過,說起仇外本土派,讓我想起了義和團的影子。在十九世紀末,中國飽受列強入侵,快到了亡國的階段。這時應該謹慎以對,學習西方之長以自強。可惜,當時愚昧的清政府卻以為義和團那些神功護體,刀槍不入真的可信,以為口唸咒語就可以滅了列強,結果慈禧那一眾垃圾蠢得向全部列強宣戰,結果清政府大敗,被迫簽下了《辛丑條約》,瀕臨亡國。如果不是美國的《門戶開放宣言》,中國早就不存在了。

現在中、港衝突,我們是勢弱的一方,好應該謹慎以對,凝聚各方有能之士去壯大自己,及後連結中共內的鴿派,國內對港友好的人民,為香港爭取權益,示強示弱,應有所分寸。現在,中國人是占了絕大多數,香港人是極少數,絕對不應屢屢挑動大陸人仇恨香港人的情緒,讓中共乘機借這些情緒進一步堂而皇之吞併香港,這方為現實政治。

但是有一些人陽關大道偏不走,偏要仿效義和團那種行徑,以為用怪力亂神的手段就可以爭取香港權益。他們以為多讀城邦心經、多練國師大法,多到水貨客地方謾罵陸客,多在網上做鍵盤戰士攻擊同好,正正中了中共的奸計。因為中共完全不介意仇外本土派攻擊大陸人,因為這些大陸人並不是高幹子弟,他們沒有能力暗地裡炒賣香港房地產、淘空香港經濟和安插紅色資本來港,而中共也不管他們(水貨客,雙非婦)的尊嚴。仇外本土派所攻擊的人,只是影響香港人的表面生活,真正地影響香港的深入面,是那些被仇外本土派放過的高幹子弟。我們要留意的,是政府如何和這些人密室政治,然後再回擊之。

可惜,仇外本土派只打蒼蠅,不打老虎。結果打死了蒼蠅,我們卻被老虎咬死了。就像義和團殺了幾個外國平民,但是卻換來更大的屈辱。難道,我們要歷史重演嗎?

短網址:http://wp.me/sv5M9-boxers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