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陽德暴食有感

話說汪陽德陛下在他的Facebook貼上聖諭,說他為了抗共而暴飲暴食,最後的結論是:要課金給他。看了這裡,我不禁鄙視地笑了一聲,心中暗忖,究竟有多少戇鳩仔被汪陽德騙了?也笑中國人的死性不改。

柏楊先生嘗言,中國人甚麼特質也有,就是沒有鑑賞能力。因為沒有鑑賞能力,甚麼樣子的劣貨和假貨也能容忍,造成中國人的苦難。而暴君和奸官也吃定了中國人這個問題,然後殘民自肥。

我想,如果在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度,絕對不會有一個在野的政治組織公然叫它的追隨者支持它的黨員暴飲暴食,還要砌詞狡辯說甚麼「文化抗共」。汪陽德如斯狂妄公然說這番說話,就是吃定了他的支持者沒有鑑賞能力,不分是非黑白,不懂品評政客,盲目追隨他。

在後現代所謂的大權威崩解以來,人人都不信傳統的權威;但是人心迷失,他們反而找一些小權威和小教主膜拜起來。這個小權威和小教主被信眾歌頌了幾次,真的以為自己是上帝,可以呼風喚雨,小則自我封閉,重則擾亂社會,對社會、對小教主、對信徒都沒有好處。

香港最近出現了三個教主,黃毓民、黃洋達、陳雲根。他們對政局有這樣大的影響力,除了因為中國人無鑑賞能力之外,也因為後現代之下,人心迷失,大家病急亂拜神。雖然香港的人大多膽小,不會出現東京沙林毒氣案,但是這是鍵盤戰士像蒼蠅般滋擾有志之士,使人對時局心灰意冷,上天會懲罰這些人的。

汪陽德的支持者遭到汪陽德如此巨大的侮辱,還要這些瘋狂擁護汪陽德,毫無尊嚴可言,這就是魯迅筆下的那些奴才。口說追求民主,身幹奴才行徑,如此自打嘴巴的行為,只有在新香港和新中國找到。也許是有香港特色的民主運動吧?你見過馬丁路德金、曼德拉有叫人課金資助他們暴食嗎?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