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偲嫣為甚麼反同性戀?

上個月的立法會的個人或團體發表會中,有很多耶撚公開反對性傾向歧視立法。耶撚反對同性戀自然是平常事,不然他們那些舔權貴的鞋底的牧者怎能轉移信眾視線,藉恐同來團結信眾,好讓信眾捐獻?

不過,當中也出現了一些奇離人物,例如共狗李偲嫣,也無端端出來場這場渾水,她反同性戀的理由也不是甚麼聖經,而是胡謅甚麼傳統中國價值(傳統中國價值是一夫一妻制嗎?)其中理由比起耶撚更加荒唐和不堪。

這讓很多人疑惑的是,為甚麼共狗要支持反同性戀?明明同性戀合法化不會妨礙共匪的一黨專政。這就是不明白墮落了的中共的鬥爭原則,就是聯合社會最保守的一群來拖慢變革的步伐,好讓它的貪官污吏繼續搵錢。

進步的左翼人士和政黨(當然不是指史太林主義那種),他們的鬥爭策略正如馬克思所言,是聯合社會受壓迫和弱勢的一群,組成一個共同的陣線去和主流的壓迫對抗,從而謀求社會主義的變革。很多壓迫是來自文化和封閉的陋習所致,未必和資本主義的剝削相關;但是資本主義為了聯繫自身剝削的優勢,也不介意(不是必然,例如星巴克就支持同性戀)和傳統陋習組成不神聖聯盟也共同壓迫工人和弱勢社群。所以左翼強調變革是需要連結社會所有受壓迫的人去作抗爭。

如果這種思想落在墮落的一面,亦會變得十分恐怖,就是像現在中共這個右翼政黨般。現在中共的總路線就是為了自己的執政地位和太子黨的利益一萬年不倒地,所以為了拖慢變革(中共例台)的步伐,對於一些解除束縛的政策不是壓制,就是拖得就拖。換言之,現在的中共就像資本主義般,和傳統陋習組成不神聖聯盟,以換取保守人士的精神亢奮,然後這些保守人士就會反而支持中共的暴政。這就像美國的共和黨和基右組成聯盟,以維護資本家和保守人士的利益,雙方各取所需,如魚得水。

所以李偲嫣這潑婦突然跳出來反同性戀,應該不是瘋了,而是經過精密計算,以換取保守中產的支持,打造中共—保守中產的不神聖結盟。我絕對反對泛民依這條路線走,因為作為政治家,要對創建一個無壓迫的社會負責,絕不能為了一時之利而向一些社會上的惡勢力屈服!

也奉勸那些保守中產,當李偲嫣那些共狗鬥垮了進步的力量後,就輪到鬥死你們了,因為你們始終不是根正苗紅的共狗!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