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與《逆權大狀》

《逆權大狀》是以南韓前總統盧武鉉生前的一段歷史改編,當時身為律師的盧武鉉,為《釜林事件》中的無辜學生作辯護,間接為之後南韓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打開了序幕。

當時全斗煥政權為了保障自己的執政權無所不用其極,包括大規模逮捕示威者,甚至對學生出手。劇中的特務車東英為能讓學生入罪,甚至對學生使用酷刑逼供,但是他被主角盤問有沒有用酷刑逼供時,竟然理直氣壯地謊稱自己沒有用酷刑逼供。為甚麼人能夠這樣自信地厚顏無恥?劇中解釋是因為車的父親被北韓殺了,所以他一生也憎恨共產主義者。但是明明劇中的學生也說他們相信的是存在主義,為甚麼車要無所不用其極迫害學生說出他們相信共產主義,和北韓勾結推翻南韓?這種徹底的執迷,究竟是從何而來?

對比回七一時警察對示威者的所作所為,實在令人明白「好佬不當差」的意思。差人好聽的天職是除暴安良,但是當一個政權決心要站在人民的對立面,這些警察就像著了魔一樣,跟著獨裁者的指揮欺壓人民。雖然今次警察沒有像車東英般酷刑逼供,但是亦雖不中亦不遠矣。他們在搬走示威者時刻意用力擠壓示威者面部和扭曲他們的關節、手掌令其痛苦(當中我在現場見證過),逮捕示威者後禁止部分人睡覺,也不准部分人上廁所,見律師。然後用對黑社會的手段對付示威者,恐嚇他們。他們和車東英的分別,只是程度上的分別,而實際上種種對示威者造成的不便,已經可以證明,警察已經將示威者視作黑社會般看待。然後網上流傳的警察潮文,都證明了警察和大陸公安沒有分別。

為甚麼在不民主的政權中,警察都是和人民為敵?我們還可以將警察當作爭取的對象嗎?這是我疑惑的。

而警察所謂的執法也十分古怪。像《逆權大狀》劇中的車東英,竟然可以當面不認有酷刑逼供,然後當有軍醫勇敢地挺身指證車東英用過刑時,車東英竟然可以冷靜地勾結軍隊作偽證,誣指軍醫是逃兵,事後毫無內疚的神緒,所謂警察的執法建立在謊言之上,實在令人嘖嘖稱奇!

這就像最近警察把示威者拉上警車用私刑對待,毆打示威者一樣,事後竟然可以毫無一絲愧疚,反誣指對方打人,究竟暴政如何扭曲了人性,還是因為警察大多是中五仔所以無文化而易被洗腦,實在是令人猜不透!我真的希望有警察出來剖白一下,為甚麼他們可以如斯沒有血性!

或許,答案還是有的。車東英、曾偉英、愛港力、周融等人,他們根本是偏執的精英主義者,以為自己是高人一等,所以他們的法律只是為了制裁他們的敵人和討厭的人。也解釋得到為甚麼他們的法律容許有特權、有例外情況、有虛假、有偽證。因為,他們的依法,只是他們精英主義用欺壓弱者取得快感的法罷了。

這樣的法,算甚麼法治,頂多是特權人士的法罷了!真正的法治,即便是大奸大惡的人,也有他應有的權利,如果不是這樣,那叫做甚麼法治?叫做甚麼人權?叫做甚麼自由?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