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香港,更加平等的新特權階級

我是一個左膠,素來不喜歡港英政府以來的施政。老實說,香港人的政治智力低劣,政治冷感得無以復加,厭貧厭得舉世無雙,公民意識遲遲未有起步,很大程度都是港英政府的開明獨裁之下的遺產。香港人在回歸後不能和中央抗衡,節節敗退,都和以前的香港政經結構有關。

但我更討厭回歸後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入侵香港。

港英政府雖然壞,但是總對香港人的發展留有餘地。但是中央自回歸後,政治只是益自己的跳樑小丑,根本對香港人的發展不聞不問,任由我們自生自滅,這樣怎能叫香港人服氣?

所謂的有中國的特色社會主義,說穿了,不過是將市場的優勝劣敗,折磨弱者和社會主義的同志親疏,拉關係結合在一起,形成一個阿鼻地獄。這比右膠的市場經濟更差:起碼市場經濟還勉勉強強說機會平等。但是在新香港的有特色資本主義,「成功需父幹」,你的父輩地位如何,你的成就也必如何。

然後新香港,上到權貴,下到流氓,只要是媚共的,他們的惡毒行為就會受到無知的港人寬恕;只要是反對政府的,自然有不少奴性深的人為權貴斥喝了。為甚麼在尚算自由的地方,香港人仍然要劃地為奴?

例如,林慧思只是在鬧市向行使暴力的青關會用粗口喝斥,為甚麼就要受到大大小小不同的「中立」團體用文革式批鬥?包括送葬禮花圈,在學校門口日夜纏擾;但是曾蔭權和譚耀宗公然在立法會講粗口,那些「中立」的教育團體、家長團體又到了哪裡?

又例如,媚共奴傅振中在城市論壇用刀恐嚇他人,不同媚共奴在大大小小的場合毆打泛民示威者,那些「中立」的教育團體、家長團體又滾到哪裡去?相反,屋村只是有人塗鴉「習近平去死」就要被重案組調查,長毛在遞補機制沒有使用暴力反遭判監!為甚麼不用重案組查傅振中?曾禿鷹的依法辦事,算個屁!

又例如,民建聯收了不少商人和國內資金,當中不少資金來源不明,那些關注團體為甚麼又不去廉署舉報?湯顯明奢華生活,為甚麼愛港之聲不出來譴責?工聯會收了多個商家錢,背叛勞工,為甚麼王國興不率先自己查自己?相反泛民收肥佬黎錢,沒有甚麼奢華生活,人人都過得十分窮困,就值得那些「中立」團體大書特書!

又例如,陳鑑林和在龍獅節浪費政府公帑,還不知悔改;民建聯支持公屋加租,讓基層市民水深火熱,吳亮星「身有屎」仍然不避嫌去處理有關屎的會議,那些「中立」關注團體和愛港力到了哪裡?相反泛民認真審議議案,就被人誣衊浪費公帑。

歸究,香港現在已經是一個「人人皆平等,但保皇狗更加平等」的社會了。上到權貴,下到流氓,只要願意仿效日治時期的漢奸般做港奸,榮華富貴源源不絕。就像傅振中、李偲嫣但蛀米大蟲,不必領綜援,因為政府公帑會補貼他們。

不過,最可恨的,還是那些港蛙,泡在水溫漸漸升到沸點的時候,仍然不知大禍臨頭,還要讓清醒的人陪葬。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