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民主派的內鬼?

人大常委會已經放風為特首選舉設限,包括候選人必須取得過半數的提委支持才能做候選人,以體現提委會的集體意志;而只能有兩至三名候選人,全部必須愛黨愛港。這樣的設計,目的就是要將所有反對聲音篩走,讓保皇黨的候選人得以繼大統。

如果,還有人說這是民主,相信他不是別有用心的五毛,就是白痴。所以民主國家都不會限制有一定民意支持候選人參選領導人的選舉,就算是兩黨制的民主國家,都有一定的少數邊緣派可以派員出選。例如美國零零年戈爾敗於布殊,就是因為那些少數派的候選人吸了不少支持票。

既然這是一個爛政改方案,最後只餘下否決和佔中一途。現在的香港正慢慢被大陸化,就算我們順著共匪的意志,它最後都是想我們做奴隸,做官員的奴隸、土共的奴隸、資本家的奴隸。如果現在反抗,我們還能有一線生機,贏得一絲的尊嚴。如果讓政改通過,只會讓香港人抬不起頭,我們還有面目立足世界,向國際社會展現我們重原則,重法治的一面嗎?這種北韓式普選,「孰可忍,孰不可忍!」

不過,在民間籌備佔中的時候,共匪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一定會打擊佔中,其中一個方法就是挖走民主派幾票,製造既定事實,打擊佔中士氣,那樣,泛民有甚麼鬼在內,會臨陣倒戈?

第一個鬼,恐怕是李國麟,此君是投機民主派,之前有幫保皇黨助選的前科,對大是大非的問題閃爍其詞,最早倒戈的恐怕是他。

第二個和第三個鬼,是莫乃光和梁繼昌,他們都對公民提名的立場曖昧,然後又有贊成「袋往先」的立場,他們背後的選民和大陸有不少的生意來往,如此共匪向他們的選民施壓,他們極有可能倒戈。

第四個鬼是馮檢基,他主張「又傾又砌」,但二十年來越來越走投降之路,毫無抗爭意志,如果共匪向他威嚇,他有可能跪低。

第六個鬼是白鴿黨,他們有本事通過2010年政改,只然是中共的統戰對象。觀看他們近來否定公民提名,少談政黨提名、甚至李飛驚訝他們服從人大常委和基本法的決定,他們會不會為一己權慾出賣港人,仍是未知之數。

最後一個鬼是黃毓民。黃毓民最近連泛民的公開連署也沒有參加,有走數的準備;他近日最近高喊打倒共產黨,但不要忘記,以前共匪有不少臥底也喊這個口號喊得慷慨激昂,事後全部歸邊。而他那個全民制憲純粹是「網上意淫」,不足為信。加上他多次攻擊最近威脅共匪的佔中運動和激進民主派,令人懷疑他是否已被策反。當然,共匪不會亂用這張票,而是當政改還欠一張票的時候,黃毓民的投票取向就很有趣味性了。

所以我認為最近大家(尤其是功能組別的選民)應該向你們的議員痛陳利害,要求他們否決政改方案,否則他們就要被「票債票償」!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