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因為魚蛋而罷課,那香港有未來!

一眾學生本星期為了爭取香港的未來而發動罷課,把中共可嚇壞了。因為中共是靠不同的罷課罷工起家的,自然深知這些手段的威力,因此,跟班們自然要對罷課進行文攻武嚇式的抹黑。其中一個大將是教聯會的鄧飛,說現在縱容罷課會令到學生連魚蛋加價此等小事也會罷課爭取。

鄧飛的言論,暴露了建制派的奴性和對老祖宗馬克思的背叛。我反倒認為,有朝一天學生因為校政不濟而罷課,香港的未來就有希望了!

鄧飛的言論,正正摑了建制派那些蛇齋餅粽的區議員一巴。那些建制派的區議員自詡「民生無小事」,連延長交通燈幾秒、多了一班車、多了一個櫃員機都要大書特書地掛橫額宣傳,並以此為榮。如果依鄧飛的邏輯,這些區議員一定是「濫耗民力、小題大做、徒費資源」了。這樣教建制派情以何堪?

也許鄧飛會狡辯這是該區居民的生活需要,所以區議員有義務幫忙。那怪了,所謂民以食為天,學校的小賣部是學生生活和社交的心臟地帶,是他們的生活核心。如果小賣部罔顧民意胡亂加價,學生因為自己的生活受到影響而有抗爭行動,又何錯之有?

為甚麼只准建制派區議員「民生無小事」,不准學生因民生小事而抗爭?如斯雙重標準?說穿了,這是土共的傳統思維,只准人民跟著他們的帶領而行動,不准人民自發行動,因為人民醒覺自發行動,這些土共就不能發洩他們想統治人民的權力慾了。打個比方,他們要做摩西帶人民過紅海,不容人民自發過紅海,所以就裝神弄鬼,把學生的自發行動污衊為無理取鬧。

學生罷課時,他們沒有去hea去玩,反而不少人貫徹「罷課不罷學」,到大會的集會地方講不同的講座,當中的熱情、秩序和紀律,是一些只習慣聽主子命令的土共不會明白的。

馬克思說過:「個人的解放是所有人的解放的前提!」、「工人的解放的責任在工人身上。」就是說,只有每一個人醒覺到自己受到甚麼不公義的對待,起來抗爭,有機會改變社會。香港的教育制度一直不鼓勵學生反思自己的生活遇到甚麼壓迫並抗爭之,反而誘導他們成為賺錢機器,只片面地改善自己生活而漠視其他人。這一次罷課反映到學生對其他人和社會的關心,質變將會導致量變,越多越多人會醒覺並且加入,這樣社會才有改變的動力。

如果,有一天,學生因為魚蛋加價問題而罷課,這絕非香港的末日,而是公民社會的茁壯成長,代表香港的未來一代願意為了自己遇到的不公而抗爭,這才是學習的終極目的——為了改變世界!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