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平等的再反思

寫過一篇文章,嘗試對保羅弗雷勒和新儒家的教學理念作出比較,其中嘗試指出一點,就是保羅弗雷勒重視老師和學生的平等對話地位,亦即是「作為老師的學生」和「作為學生的老師」。但是新儒家則繼承傳統的儒家文化,覺得教育是一個人引導別一個人,在知識和道德上雙方就處於差異的地位,所以師生並不是平等的。文中我提到新儒家和弗雷勒在這一方面的落差。之後被批文的老師問道:「為甚麼要師生平等?」

然後,她提到德國在六八風暴後容許學生自我決定學習甚麼,結果人人都去玩,造成了零的世代,這一代的人的基礎知識很差,長大後他們十分後悔。憑這個理由,她質疑為甚麼要強調師生平等。

事後我發現文章處理這個問題相當不妥善,所以想作一個補遺。我認為這個問題十分複雜,應該有不同層次的處理,這個處理是否十分妥善我也不敢保證。

先說明理念上我為何強調師生平等,再從實務上作出分析。

首先,我們回顧弗雷勒的批判教育學,為甚麼強調師生的平等。我們不應理解弗雷勒所指的師生平等是指能力上的平等。事實上,弗雷勒要求一個批判教育學家應該了解學生所面對的世界,然後將自身的知識轉化成學生所能接觸的生活,讓他們去發現,了解,命名這個世界。基本上已經承認了師生在能力上絕不平等。但是問題是,解放了學生之後,應該如何走?弗雷勒恐怕和新儒家有衝突了。

馬克思曾經說過:「個人的解放是所有人解放的前提。」弗雷勒是馬克思主義的教育家,他的理論始終相信,當學生覺醒之後,他和老師是平等的:可以共同討論一個更公義的社會如何建立(不太想用革命或烏托邦之類的詞語。),但是新儒家在老師引導學生成材了,學生和老師的地位如何安置?孔子說過:「當仁,不讓於師。」但是似乎不是老師勝過學生,就是學生勝過老師,似乎沒有平等。這也是民主政治和精英政治的分野。

我就先在這裡打往,不敢妄言。但我總有一絲懷疑:弗雷勒和新儒家最大的分別就是在於:前者主張相信群眾轉化的力量,但新儒家總要保持一個聖君帶領其他人。所以,我比較願意相信師生在「革命」面前的平等。

實務上,我們相信學生有許多限制使得他們和老師不能平等,但是提倡師生平等和師生共治的價值,有當代的資本主義下的學校制度,有重要意義。就像德希達講法律的暴力,並不是說我們不要法律,而是提醒我們要警醒。

提倡師生平等,在此師(這裡更改了用法,是指學校機構)對學生教務上的箝制(可以是有意或無意),削弱了學生的自學能力,教育在這裡異化成填鴨式教育,不能幫助學生成長。說得明白點,學校正在阻礙學生的自學能力。

我們從傳統的教育作一比較。無論是蘇格拉底、佛陀、孔子、耶穌的教育,都是著重以學生為本,學生可以依據自己的能力向老師學習,不同學生亦有不同的程度,不必要和其他學生惡性競爭,然後學到滿意的地步就可畢業,然後若有疑惑可回來再問老師,學生掌握了自己的學習進度。

但是現在的學校是為商業社會服務,它們主張花不但要香,而且要及時,粗暴地漠視學生的學習差異,要求學生平頭地在合適階段達到某個能力,不然就會被淘汰。很多學生如果某方面的能力稍遜,學校不僅不給機會他們自學,適應回差距,反之給予大量功課要求他們完成,結果他們深深體會到自己的失敗,而學習的難度和沉悶是成正比的,結果最後他們也放棄了學習,徹底在學歷社會中沉沒。

學校的習作到最後沒有達到鍛練學生的能力,反而成為了打斷學生自學的方式。而考試成為了學生惡鬥的場所,最後教育的意義也淪為攞文憑。這是我在和小學生補習是深深體會到的。功課不再是為了鍛練他們的能力,而異變成向老師和家長表達自己是十項全能的手段,我的學生經常要求我批改功課一定要100%不能錯,否則會被懲罰,這真是教育的悲哀!

所以我十分強調師生在課程規劃的地位平等,雙方都享受發言權,為的就是回復傳統教學的意義:讓學生自主學習,不再因為能力不逮而變成無主冤魂。

相信有人一定會反駁,讓學生自立,豈不是讓他們放縱玩耍?我反駁,自由可以是紀律的,不是放縱的。在那篇文章的尾段,我引用了洪席耶的《無知的法國老師》一書,就為為了凸顯教育的另類可能,那個可能就是,人的自學能力在擺脫了學校官僚機構的箝制後,在確當的監督和鼓勵下,效果反而更令人喜出望外。

洪席耶紀載了那段令人振奮的歷史。當時有一名老師要教授不懂法語的學生學習法文,但是他卻不懂學生的母語,於是只是發給學生該母語和法語的雙語書,結果竟然使得學生學到法語。之後他成為了該學校最受歡迎的老師。雖然他甚麼也不懂,但是學生卻藉著他學習到不同的技能或語言。

他的教學方法只有監督學生學習進度和鼓勵學生思考,這顯示了,老師不一定需要成為考評員,他成為幕後監督者和鼓勵者而非指點學生,學生的自學能力反而得到了解放。是時候我們再反思,師生不平等是必然嗎?還是有另一種可能,可以讓學生的自學能力得到解放?最近,美國盛行在家學習,他們的成績也十分亮麗,對世界也充滿好奇,進一步凸顯了主流教育如何扼殺學生的自學能力。我們也可以再反思,老師和學生的關係,究竟是甚麼?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