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融就是暴民政治的搞手

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的發言人周融,每天都為香港人帶來了大大小小的快樂,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跳樑小丑,不停用荒誕絕倫的言論,曲線激勵雨傘運動參與者的士氣。最近,他又搞了一個反佔中簽名,號稱有三十二萬人支持。但是支持的人竟然有碧咸、C朗拿度等外國勢力,它的可信性有多少,大家可以有個估算。

周融口口聲聲說自己擁護民主和香港核心價值,其實剛好相反,他心目中的民主並不是真正的民主,而是毛澤東所言的文革式民主,亦即是赤裸裸的暴民政治。周融如斯無恥地提倡暴民政治,還要得到傳媒的保駕護航式的宣傳,竟然沒有人嚴正批判,真的令人擔憂,我們的第四權是否已經出賣良知。

啟敢不才,只好在此揭露出周融的暴民心態。

周融口中的民主,精義在於少數服從多數,所以他才要弄一個簽名運動,務求將人數推高有幾百萬個簽名,製造多人支持的聲勢。在這樣多人支持下,根據周融的民主觀,佔中人士好應該少數服從多數,結束佔領。但是,這不是民主,頂多是文革式民主。

甚麼是文革式民主?就是像周融般一味強調少數服從多數,那怕多數要橫蠻地將少數虐待致死,說白些,就是赤裸裸的暴民政治!大家記憶猶新,應該記得文革時期,一大群紅衛兵將少數意見和他們相左的師長打成階級敵人,然後拉到群眾的面前侮辱這些少數分子,將他們凌辱致死。紅衛兵周融現在的做法就是將雨傘運動的參與者拉到他們所謂「多數」面前,將其批鬥致死。

真正的民主,絕不僅是少數服從多數,而是要多數包容少數,容納少數為自己的權益發聲和提出異議,甚至是罷工和堵路。因為,今天的多數,明日就可能變成少數,如果現在以多數兩之名暴力壓制少數,那樣,明天輪到自己想發聲的時候,就連發聲求救的自由也沒有了。

其次,民主的多數決定,絕不能凌駕於人類的普世價值,例如自由、人權、福利等思想。如果,大部分人以投票原則都同意拋棄自由,甘為奴隸為奴隸主所奴役,他們的決定也不能強迫其他嚮往自由的人拋棄自由當奴隸。因為自由、人權和福利是天賦的,不能因為多數的決定而被剝奪,如果有人認為可以這樣強迫別人拋棄自由人權福利,這已經是違反民主,變成了暴民政治。

現在,雨傘運動的參與者藉著堵路來爭取他們的應有政治自由和權力,不願當中共的奴隸,這是根據普世價值來行事,在原則上有很強的合理性,那怕反佔中大聯盟以民生為號召,號召了六百萬人簽名支持反佔中,而反佔中人士不肯放棄抗爭行動,就算他們是少數,也不能說他們是反民主,因為,就算有六百萬人因為民生問題而想做奴隸,正如前述,也不可強迫不願為奴的反佔中人士做中共的奴隸,否則就是暴民政治。

也許有人指我說得太偏激,指他們只是為了生計問題而簽名反對佔中,絕不是甘願為奴,我實在恥笑這些人的無知。他們不了解中共的獨裁本質;沒有民主,就連生計也保護不了。今日為了生計而反佔中,下一刻連自己的生計也為中共所剝奪。國內的譚作人為四川死難者伸冤,趙連海為毒奶粉嬰兒奔走,全部都是生計問題,但是中共卻把他們送進監獄凌虐。在中共的統治下,連生計的自由也沒有!

故此,今天誰在反佔中聯盟簽下名字,就是簽下出賣自己的天賦人權和生計權的魔鬼契約,也是文革式民主的幫兇。

今天,周融和中共以暴民多數來剝奪反佔中人士靠抗爭爭取應得的權利,下一天,周融也可以用暴民多數之名剝奪每一個人生活的權利,我們要警惕周融用民主之名,用暴民政治之實!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