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的關公情意結

香港警察和黑社會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拜關公。旺角示威者架設的關帝廟被警察粗暴拆毀後,警方突然派出一個姓關的女警察來解話,據網友所指,就是因為該名女警也姓關,加上用女性的陰氣剋制關公的陽氣,以其同姓後人發言,以息關帝身軀被毀之怒。所謂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可見警方對關公的情意結。

這一次,警察對付示威者,可算是殺紅了眼,包括未經警告蓄意對示威者噴胡椒噴霧;把示威者拉到暗角拳打腳踢;然後使用最高武力,敲打示威者的脆弱部位,例如頭部。這些事都被傳媒記錄、網友傳述,示威者經歷,絕非偶然現象,正正反應了警方對示威的暴力。

可惜的是,這些事被大白天下之後,那些警察不僅不慚愧反省,反而在公在私,都表現出沾沾自喜,洋洋得意的態度。在公,有四點鐘許sir和江sir不停對警方施暴砌詞狡辯,大玩語言偽術;在私,有警察在Facebook公然對此等髮指暴行吶喊助威,搖頭叫好,那怕受害者是老弱婦孺。他們就像一個封閉的群體,那怕是下班離開了工作,也顯露出對警察和上司的愚忠。

這些現象,當然可以從哲學(例如漢娜鄂蘭的「惡的平庸」)、社會心理學(如「路西法效應」)來探討。但是,警察這樣的心理反應,大抵上可以從他們的拜關公文化來探討。

說白一點,警方的關公情意結,正反應了他們的奴性所在,也注定他們拒絕獨立思考,人云亦云的性格。

歷代統治者都講關公崇拜,因為可以培養奴性。人們喜說關公是儒家文化的代表,忠義的象徵,其實關公文化底下的關公正正是孔孟叛徒,不忠不義之輩。關公代表的核心思想就是,只要跟了一個老大,無論他做了甚麼,也要誓死追隨,不能反對老大的指令,更不能同意、支持另外一些團體、勢力的思想或行動。所謂儒家、忠義,只是包裝奴性思想的外衣。

孔孟是怎樣說的?「夫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唯義所在。」君子行事承諾,都是以公正為先,並不是上頭給你的命令,你就要無條件遵守。如果你接受到邪惡的命令,一定不可以同流合污所以孔子才離開魯國,周遊列國求仕;孟子亦不仕無道之君。孔孟說過:「當仁,不讓於師」;「聞誅一夫紂,未聞弒君」,都顯現了儒家的人文精神及人格獨立的主張。

可是,所謂的關公文化,就是反對在下者有獨立思考、處事的分寸、以及反抗不公的命令。關公文化規定在下者一定要和在上者講義氣,無條件對老大和上司愚忠和服從,上司出賣你也不能有怨言,要維護上級。在這個基本點下,才用一些好聽的道德詞語(例如忠義)來作為奴性的遮羞布。

所以我們不難理解為甚麼香港警察儘管對示威者施暴,仍無羞恥愧疚之心。因為他們正正有關公情義結,無條件地做思想上的侏儒,體格上的巨人。頭腦又簡單,就像文革時期那些紅衛兵,儘管對馬克思主義不甚了了,但是聽到毛主席暗示「造反有理」,就理直氣壯地殘害親人師長了。那些警察,聽到上司像毛主席般暗示「打人有理」,自然打得更加起勁落力,完全沒有專業操守。

無他,因為他們口中的專業操守和維護法紀,就像紅衛兵口中的馬克思主義,只是用來合理化他們服從上級的奴性以及向弱者抽刀的獸性。我敢打賭,如果一個哲學專家去隨便找一個前線警察質問公正、正義、法律、認受性等概念,他們一定會惱羞成怒,告他一個「阻差辦公」的罪名。

所以警察投訴科調查警察濫權甚少成功個案,因為受關公文化洗腦的警察心目中的法治,只是治人民的法,他們傾向互相包庇,也就是關公文化的核心精神:講義氣。因為義氣,恂私枉法也在所不繼。也無怪有退休警司公然護短,他們都是關公文化的受害者。

打蛇打七寸,擒賊先擒王,為了不能再讓警察心安理得地做政權的狗,一定要拔除他們的關公情意結,失去了關公文化這個培養奴性的土壤,加上大幅度的改革,讓權力暴露在陽光底下,他們才可能有獨立思考,為人民服務的機會。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