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式思維與學校

有沒有一種東西比爭取香港的真普選更難得到的?如果由我來賭,我會下重注在:鬥垮香港學校的獨裁統治,比起爭取香港的真普選更加困難。前者的難度約莫於徒步走到西藏,後者的困難等同登上喜馬拉雅山——制度易改,人心難變!就算香港人有了普選,主宰它的成敗在於我們的民主雅量。但是,在一個威權社會沒有受過民主洗禮的人,多少也有一些家長式思維。

而這個家長式思維,除了是民主的大敵,也是香港教育制度的大敵。

家長式思維的要義在於堅信年輕一代和平民百姓都是愚蠢的,他們只會受到民粹擺動,讓他們決定國家大計是危險的,所以國家決策應該由精英所掌管,並且由精英來決定人民的生活方向,例子之一就是新加坡,據稱李光耀認為牛仔褲會減低精子的質素,所以不准新加坡人穿著。

這些家長式思維的人有另一種執拗,就是堅信自己是天造英才,聖人下凡,而其他人都是愚蠢卑鄙的,所以要其他人也要在他的指揮之下走。所以就像李光耀般,他討厭言論自由,因為愚民的說話沒有甚麼參考價值,只會為英明的統治者製造混亂和拖長施政時間,所以要將之撲殺。

這種家長式思維,如果只有一個人相信,那個人只是瘋子;但是如果一大群人相信,這個社會的民主就會崩潰。因為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愚蠢的,所以就不敢發表己見,將所有決定都交由精英決定,這樣民主就會死亡了,最後變成了精英專制。

精英專制是站不住腳的。有云:「權力使人腐敗、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敗。」自甘放棄民主的愚民,為甚麼總是有一種天真的幼稚病,妄信那些精英一直保持聖人般的德行,一直為人民服務?他們就不會為了一己之私墮落起來,殘民自肥?香港自回歸時代以來的錯誤政策,有哪一個不是精英搞出來的?例如領匯、雷曼、高樓價、政改密室談判、高鐵「一地兩檢」破產……哪一個不是精英惹的禍?

另外,正如哲學家彌爾所言,言論自由的重要在於眾聲喧嘩,錯誤最有機會被指正出來,如果大家都唯精英馬首是瞻,不敢說出自己的想法,車毀人亡的機會更加高。大躍進是怎樣來的?

雖然知道家長式統治的害處,但是我相信香港就算有雙普選,家長式思維這個幽靈仍會纏繞我們不放好幾十年。大廈將傾,良木難支,就算有一少群青年覺醒,也未必可以讓做慣奴才的人覺醒。而奴才的生力軍,在於我們的學校。

如果要論及學校如何培養學生的奴性,恐怕可以出一本論文專書。所以在這裡只能簡單說明,就是我們的學校並不能讓學生體會民主,做一個合格的公民。民主,並不是只有投票,更重要是在生活中實踐,大家遇到要決策的問題,經過參與和討論,然後再決定。然而,我們的學校在成長階段,卻一味散佈認命主義和「不要問、只要信」的宗教傳銷,結果學生不能成為一個有批判思考,一個有自主道德的人,反而成為一個妄信精英和家長式管治的順民;這是因為我們的學校沒有讓學生體會社會參與。

學生無論在學習、教務、訓導、校政參與,都是由校方和老師(或者辦學團體)壟斷一切(當然,正如傅柯所言,有權力就有反抗,但是學生在制度上沒有角色卻是事實),學生完全沒有任何角色可言。你可以說他們不成熟,所以不配有民主;同一道理,中共也可以說港人不成熟,所以不配有民主。這就顯示到其實不給學生有參與校政的權利,其實是獨裁思維的變種,就是因為當學生是弱智,所以不讓他們參與校政。

我不是主張學校完全實行直接民主,但是正如我前文所言,言論自由的重要在於它最有機會找出錯誤。由校方和老師壟斷學習、教務、訓導、校政,真的能夠達到最好效果?看看歷史的家長式政權最後以滅亡收場,大家可以知道答案。

另一個奴性的培養在於我們的訓導制度,部分訓導法西斯如彭秋雁和彭小嫻很喜歡說訓導的存在是為了讓學生學習「守法」,不過正如亞里士多德說,不道德通常是非法,但非法不一定不道德。請問被訓導法西斯視為重中之重的髮禁和服禁,於道德何干?

是不是只要學生的校服和髮型有一些問題,就會殺人放火,姦淫擄掠?台灣軍方他們的髮型管制夠嚴了吧?結果他們殺了洪仲丘。其實髮型和校服管制只是為了滿足訓導法西斯信徒對事物統一的美感,恰恰就是不道德,把學生當作滿足自己的欲望的工具,而非目的。

這也是家長式思維的展現,以為自己是哲學王,所以可以肆意侵犯學生的身體自由!為他們作種種限制!我並非說不需要限制,但是學校的家長式統治的限制是侵犯學生的言論自由和政治自由(例如掛「我要真普選」被秋後算賬),這已經是一種獨裁。

真正的道德,並不是服從共同禮的規範,而是反抗當中的惡法,服從自己的良心,孫中山、甘地、馬丁路德金、曼德拉、昂山素姬,就是表表者。

長期來說,一切學習規劃,個人成長、身體自由、校政參與都被學習所控制的學生,大部份變成奴隸,失去自理能力,變成隨波逐流的奴民,也不是甚麼怪事。

我們的學校都是家長式統治的溫床,只鼓勵學生做順民,而不是出來抗爭。為甚麼通識科很多人視守法就是一切?在學校的暴政可能看到蛛絲馬跡。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