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撲克牌

在香港政局烏雲密佈低下,最好看一看文學小說,不然會神經衰弱。

最近在學校老師的推薦下,嘗試拜讀日本國民作家向田邦子的遺作,《回憶.撲克牌》,內裡是十三篇短篇小說,和家庭瑣事相關。沒有壓力,只花一天就可以讀完。內面有兩篇作品,曾經勇奪有日文諾貝爾文學獎的直木獎。可惜,這位才女在八零年代初,因為坐飛機到台灣取材,遇到空難而辭世,天妒英才。

這本作品有甚麼好讀?在現在小說界劇情不驚人誓不休底下,所有劇情都挑戰創意的極限,這本小說回歸源本,寥寥平凡的劇情(但令人喜出望外)就刻畫了人性的複雜,現在的小說就像西方的油畫筆法細膩,色彩驚人奪目;向田邦子的小說就像中國的水墨山水畫,取神不取形,讓人對家庭關係,感到無限的難言和惆悵。

現在的小說(尤以輕小說為甚),所有主角都必有威能,有獨特超然之處,否則就不配當主角,而且味精越下越多,有時喧賓奪主,變成味精成了主菜,角色的性格反而變成了嘍囉。但是,向田邦子有一種魅力,就是描寫一眾在大都市都會遇上的平凡角色,將他們置於一個個舞台大放異采,讓人體會到家庭關係下的暗湧。這些角色,有中年男子,中年婦人,出軌的商人,被妻子拋棄的男人,外明內暗的兄長……等等。

向田邦子寫家庭關係的暗湧和緊張,不是事旦台那些大家族爭產案這樣庸俗。相反,她描案了一眾平凡的基層和中產家庭的日常生活,譜出他們的碰撞衝突,無怪她成為日本的國民級作家。

她描寫的家庭暗湧,就像我們坐在一個平靜的湖的船上,但是湖下面的火山正在爆發而我們只能隱約知道,在平凡的湖面中,卻滲出一陣陣激烈的情緒。但是這種情緒不會讓我們大喜大怒,卻讓我們體會到人性的複雜、黑暗,只能夠輕輕一嘆,無語問蒼天。

其中一個故事是《水瀨》,故事是寫一個妻子背著中風的男子賣了自己的家給銀行。聽起來好像平平無奇。但是向田邦子有本事化平凡為不凡。她以一個中風的男子以角度去書寫這個故事,因為他行動受限,只能憑著過去對妻子的了解,遇到的斷斷絕絕近況,再加上中風造成的疑心重,來疑心妻子是否背棄自己出賣屋子給銀行。當中用日本典故水瀨來形容妻子看起來善於出賣至親和迎合別人,使得故事疑幻疑真。是後中風的丈夫拿著刀子衝向妻子,結局引起無限韻味。

還有,向田邦子善於將伏線和情景描寫交融得十分自然,看起來無做作之處,到了故事的最後令得有拍案叫絕,連連稱妙的暢快感。例如寫一個商人金屋藏嬌,他欣賞小三的純樸肥大,就像大大的年糕。當時他用一顆球來量度小三的房子有沒有斜了,那顆球動也不動。但是,當他的小三變得在他眼裡越來越庸俗,向田邦子沒有寫到他的心情,只是說那顆動也不動的球放在小三的房子,卻滾動到一邊,而小三家的斜路也不好走了。將人的心理變化如此描寫,實在一絕。

總結而言,向田邦子這本作品,有超凡的功力將平凡的家庭關係寫得令人沉思人性的複雜,實在值得再三玩味,誠意向大家推介!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