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與稻草人謬誤

稻草人謬誤在批判思考的書上是這樣說的,當和人討論問題時,對方有意或無意將你的論點誇大、極端化、弱化、歪曲,就是犯了刺稻草人的謬論,因為他沒有正面回應你的論點。但是問題是不是這樣簡單?看看以下的例子:

案例一:
A:那些佔中的廢青違法,他們堵路阻塞交通,破壞香港的法治。
B:那樣,馬丁路德金號召黑人公民抗命,蓄意違反當時美國的法律,也是破壞法治了。
A:你犯了刺稻草人的謬誤,我只是說香港廢青,不是說不支持那些黑人平權。

案例二:
A:那些學聯廢青要老人家下跪哀求他們放棄佔中,簡直係仆街!
B:打個比喻,如果年老的希特拉跪地要求你屠殺猶太人,哭得很厲害,你會答應嗎?
A:你犯了稻草人的謬誤,將我的言論歪曲成支持納粹,而且這個例子太誇張了,我的立論沒有這樣誇張。

你認為B君有沒有犯上稻草人的謬誤?

我認為沒有,反而A君正在以指責B君犯下稻草人的謬誤為借口,其實自己犯下了稻草人的謬誤。A君刻意歪曲B君藉比喻所隱含的論點,其實他才是犯了稻草人的謬誤。

首先看案例一,A君的立論是犯上了政府的法律就是破壞法治,以B君以馬丁路德金為例,想帶出違反法律條文不一定是是破壞法治,但是A君不但沒有正面回應這個立論(即「違反法律條文不一定是是破壞法治」),反而暗指B君指責他不支持黑人平權,更改了B君的立論(由「違反法律條文不一定是破壞法治」變成了「B君在指責A君不支持黑人抗命平權」),其實是A君犯了稻草人的謬誤。

再看案例二,B君的立論只是一個類比,隱含的論點是:年齡未必可以證成他們的理據是正確的。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是尊重長輩和年老的人,所以(疑似)藍絲帶派一個老人向周永康下跪,很多人就先入為主覺得周永康不體恤年老的人,然後直覺上覺得老人家很慘,未經慎重思考就不管佔中的理由的合理之處,反對佔中起來。而B君用希特拉下跪的例子,就是用一個誇張例子,指出就算是年長者的要求,如果他背後的理據是荒謬邪惡的,那樣年老也不能增加他的合理性。

但是A君卻指責B君歪曲了他支持納粹,但其實B君沒有這個立論,所以A君犯了刺稻草人的謬誤。

至於A君指責B君的比喻誇張,是他不明白甚麼是思想實驗。很多時,哲學家在思考一個道德命題時,往往會將一些處境變得比較誇張和鮮明,以檢查這個論點的極限在所,以及是否合理和確當。只要這個思想實驗不是把原本要處理的倫理難題歪曲了,就算這個處境設計得比較誇張,也不算犯上刺稻草人的謬誤。

但是我承認這一點是比較難分辨,甚麼比喻的誇張、類比是合理,甚麼的是刺稻草人的謬誤或犯了其他思考謬誤,是需要我們的仔細分析,我仍在學習中,共勉之。

chan_yuen

(P.S.: 其中一個擅長玩弄刺稻草人的謬誤(或偷換概念)是袁海昌(即陳凱文)。早前在反國教運動中,大家都討論國民教育如何洗學生腦,但是袁海昌卻撲出來說為甚麼大家不反對宗教學校洗學生腦,是雙重標準,糾纏了很久。但實際上別人只是沒有處理這個問題,並不代表別人支持宗教學校洗腦。袁海昌在反國教運動是刻意轉移大家的焦點,用心險惡。) alt=”” />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