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討厭叮噹」

最近為叮噹(多啦A夢)配音的林保全先生逝世,全城都表達一片悼念之情。偏偏有些「巧言令色,鮮矣仁」的小人,認為這是揚名立萬的大好機會,在對《叮噹》這個作品通盤不理解的時候,就大放厥詞謾罵叮噹的故事和人物來「呃like」。對於這個一直以來嘩眾取寵的逆嘶亭,原本沒有甚麼意見,但是他上來踩場,就有必要送他一程落地獄了。

這篇文章完全反映了逆嘶亭在對叮噹這個故事沒有詳盡了解前,就在大發膠音。文中逆嘶亭稱大雄是「中產二世祖」,「很大機會擁有東京區的物業,贏在起跑線」,這是完全昧於事實。在那時的日本,連收入一般的人也可以擁有一個房子,但是卻會供得很辛苦,自然也談不上有中產的富裕生活了。在故事裡,藤子F不二雄多次描寫大雄的家境只是很一般,零用錢很少,要靠壓歲錢作主要支出。相比起靜兒、牙擦仔的家庭,連在日本國內旅行的錢也沒有。最後他們的家在大雄成年的時候更被業主收回了,只能住公寓。此為逆嘶亭的大謬。

然後,逆嘶亭污衊大雄「未免太無能,太窩囊。那種被縱容到有事沒事都要借道具求救,從來不會靠自己去解決問題的個性,是我最抗拒的類型。反正終日都在以淚洗臉,不思進取,其貌不揚」,這是嚴重偏頗的言論。大雄的成績其實是有進步過的,也絕不是每一次都是零分,甚至憑借自己的努力考獲不俗的成績和一百分。另外,大雄的花繩和射擊是一絕,他敢認第二無人敢認第一,代表他的空間感和手眼協調十分優越。只是在當時日本重視學校成績的社會下,他的才能沒有得到社會的重視,藤子F不二雄這樣描寫大雄,應該是為了勉勵看叮噹的讀者,不要被升學主義所荼毒,像大雄找回自己的才能和發揮的空間。

為甚麼藤子F不二雄要把大雄描寫得這樣平凡,甚至如逆嘶亭所言的「廢青」?之前看過藤子的自述,他說過書中的大雄其實就是自己,因為很多方面都很平凡。這才是一般人的人生吧!有多少人能夠大放異彩?所以藤子筆下的大雄,也是這樣平平無奇,除了和多啦A夢相遇的事。但是,藤子想告訴讀者的不僅如此,他想告訴讀者,就算是平凡的人,只要有勇氣去迎難而上,也能過一個豐富的人生。事實上,大雄絕不是坐以待斃的人,他在不同的故事中,也憑藉自己的勇氣,去渡過難關,甚至是為了朋友挺身而出。

例如在《宇宙開拓史》中,大雄為了阻止渣渣星被毀滅,和殺人不眨眼的神槍手對決。在《迷宮之旅》中,大雄為了朋友,在沒有叮噹的幫忙下,毅星踏上加摩加,一個陌生的星球。在《銀河高速列車》中,在大家都慌忙逃避寄生大帝的攻擊時,大雄以身犯險,隻身一人誘出寄出大帝將其擊敗。《上鏈都市歷險記》中,大雄更加和類近葉繼歡張子強的悍匪槍戰,如果沒有超人的勇氣,絕不能有如此的成果!你逆嘶亭平日妄稱革命,如果讓你像大雄般和悍匪對峙,看看你會不會心驚膽裂,屎尿直流?足見逆嘶亭的言論,已告崩潰。

然後逆嘶亭想當然將「港女」的特性移花接木到靜兒身上,然後強加抨擊,令人憤怒。靜兒絕非是嬌生慣養,充滿柔弱氣質的女性,有時在大長篇中,她可是巾幗不讓鬚眉的女中豪傑,為大伙兒解決問題。而且,她對大雄也是不離不棄的。在其中一個故事,大雄擔心成長後會連累靜兒,吃下會令人討厭的藥,但是那個時候只有靜兒對大雄不離不棄,可見靜兒對大雄的情誼,說她是虛情假意的「港女」,絕對說不通。

最後,逆嘶亭又言叮噹留在大雄身邊,是出於對大雄的同情和施捨,如果無視叮噹和大雄渡過的點點滴滴,幾句輕蔑無知的說話就將兩人的感情定性為施捨,實在令我憤怒得想問候逆嘶亭的娘親!兩人的感情絕不是簡單兩句同情和施捨可以抹殺的!就好像《叮噹的一天假期》,大雄為了叮噹可以安心放假,所以不惜被毒打一頓,也不通知叮噹救他。然後大雄也會很擔心叮噹的行蹤和事情,所以叮噹和大雄的關係,豈容逆嘶亭像三姑六婆般說三道四!

逆嘶亭,你還是滾回自己的城邦小天地精神自瀆吧,休要再侮辱叮噹和林保全先生!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