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滅左膠的攻略指南

香港有一個專有名詞名為「左膠」,形容的群體是十分神秘。就像中共反右時的右派,還有耶教口中的魔鬼一樣,他們對本港有很大禍害。好像所有邪惡的陰謀和賣港,都是源自左膠。所以不少本土派都得每日、甚麼每小時每分每秒,都得唸唸有詞地罵爆左膠,才能將這個巨大的邪靈驅散。

但是,如果問本土派甚麼是左膠?通常他們也不能夠清楚說明甚麼是左膠,只是痛罵左膠誤港。對左膠的指責,通常有以下的立場,第一,高舉普世價值;第二,離地,不關心民間疾苦。第三,對敵人也講大愛包容,十分愚蠢;第四,大中華情意結;第五,和理非。

筆者身為左膠之一,原本對於有本土派自告奮勇要來消滅我們,感到可以來一場《三國無雙》或《鋼彈無雙》式的鍵盤廝殺;可惜,他們對於左膠的分類但呈現嚴重的思想混亂,為了方便日後本土派了解到應該用甚麼武器來消滅左膠才較有效率,我特意寫這一篇文章,將左膠分門別類。

本土派對於左膠的批判,多半是感性上的,未經嚴格的政治學分析,他們把英美的自由派(下稱自由派)和馬克思主義的左派(下稱左翼)混淆,因此捉錯用神,被攻擊的左膠無論是自由派還是左翼,都覺得十分冤枉,因為自己從來沒有主張的論點,都被本土派誣衊成支持。

事實上,自由派和左翼,在對甚麼是普世價值,甚麼是離地,甚麼是敵人,是否國族主義者,都有極大分歧。內容之更加是門派繁多,論述複雜。筆者不才,嘗試勾畫出自由派和左翼都以上問題的主要看法。

本土派批評的左膠,傾向講寬容、大愛,包容敵人,應該是指英美一向以來的自由主義傳統(當然有部分是批評左翼,之後再論),主要寬容和尊重他者的基本權利。直到上世紀的七十年代,哲學家約翰羅爾斯所著的《正義論》,開啟了左傾自由主義的潮流。然後羅爾斯在九十年代的《政治自由主義》專論,構成了本土派所批評的左膠(自由派)的依據。

這一種自由派,主張就是羅爾斯著名的「差異原則」——只有對弱者有原則上的改善,收入不均才能夠被允許。因此主張財富再分配的政策。羅爾斯亦主張,當人決定自己的生活和選擇時,應該是一個無拘束的自我,不受背景、道德、宗教所左右。所以,應該是決定一個正當原則,然後人才在這個原則下追求道德和宗教,政府在這裡應該保持道德中立。

但是由於八十年代的社群主義對這種自由主義有很大批評,所以羅爾斯到了九十年代的《政治自由主義》作出了修正,放棄了用康德描述的自由人觀念來證成自由主義的重要,改為以西方的民主社會傳統來證成政府在道德和宗教議題保持中立的重要,他指出,由於眾人對於良善的追求各異,為了和平共存,所以最好就是各自互相尊重,在決定政治決策時,不能滲有私人的道德和宗教觀點。

所以在政治自由主義下自由派在評論公共決策時,要保持道德和宗教中立,這也是自由派認為的普世價值,至於甚麼是敵人?就是干擾這個制度的人,所以自由派會批評某些本土派對大陸人的仇視是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

這可能是本土派對自由派的批評所在,因為本土派對中國來港的「蝗蟲」,一直有一種道德批評,無論是文明上或還是習俗上,本土派都對「蝗蟲」有道德上的憎惡。但是自由派因為其理論主張,要求可以檢討如何管制大陸客對港人的擾民的政策,但是要尊重大陸人的生活方式,因為自由派主張公共政治領袖不評論他人的道德和宗教,所以要求港人不要惡意攻擊大陸人。

因此,這也許是自由派被本土派批評「離地」的問題,由於自由主義決心在道德與宗教問題上保持中立,沒有關顧到香港人對自己的社群的歸屬和榮光問題,以及日常生活所遭到的困擾感受。所以自由派很容易被指責為「膠」。本土派也不認為自由派這個正義的框架是這樣崇高,所以會輕蔑待之了。

那樣,被稱為左膠的左翼,又如何看待普世價值、離地、誰是敵人,以及國族主義者?

首先,我理解和認可的左翼,都大部分同意自由派的理論,即是尊重人權,講寬容,容許公民對道德和宗教的追求。但是,左翼並不滿足於此,他們會認為,自由主義的普世價值並未落實,甚至自由主義是戕害普世價值的幫兇。因為自由派(這裡指偏向放任自由主義的人)偏幫資本家及縱容官商勾結,所以引帶大規模的貧富懸殊。因此,左翼認為自由派許諾的人權和自由對於窮人來說是片面的,只是資本家和較富裕的人,才擁有更大的自由。因此,要達到徹底的民主自由,必須推翻資本主義。

至於本土派批評左翼是大中華膠,不關注現在香港人受到的壓迫,一味講國際大團結,因此是離地。這是不明白左翼的一貫理論,剛好相反,左翼認為只在一個國家內部搞財富分配和排拒外國人,最終都敵不過整個資本主義的體系的反撲,最後上台的本土派政府都會被迫右傾,重新滿足資本家和剝削窮人,所以左翼要求的是國際上的連合和改革,任何地方主義都是只能治標,最後都會被資本主義吞噬。所以左翼總會和地方主義保持距離,並認為過分強調地方主義才是離地,所以左翼不太可能是大中華膠。

所以左翼看中港矛盾,並不是他們認同要包容大陸客搶水貨或隨處大便或炒高香港貨物的價格,他們也會反對和提出舒緩措施。然而,他們主張,這個問題是基於資本的流動。簡要的解釋是,因為香港是有種種因素吸引到資本的擁入,所以將香港的物價炒高,所以解決的方法不在於限制大陸客,而是要節制資本的流動,水客貨只是表面,而內裡是因為他們有大量的資本可以震動市場的穩定,所以不應該講中港仇恨,而且是用種種政策來壓抑資本的流動。

因此對於左翼而言,他們的敵人並非像部份本土派般所言來自大陸人,而是整個操縱資本流動,控制生產資料的階層(這和自由派的主張有些不同)。所以左翼傾向以「階級」來看問題,不像現在的本土派以「族群」來看問題。

當然,這也是本土派批評左翼離地的原因,因為左翼的改革方案不是短期可以實現的,也給人一種只管國際,不管地方的錯覺。

總的而言,自由派的「離地」和左翼的「離地」是不同的。前者被批評的原因在於對「良善」的中立,後者被批鬥是因為對「國際主義」的堅持。

也許看完以後,本土派仍然仇視左膠,但是希望大家了解一下左膠的種類,才決定用甚麼原因來批鬥左膠。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