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太看得起李光耀

李光耀終於一命嗚呼了。

原本想去蘭桂坊劈酒狂賀,但是想起自己不喝酒,而且事忙,也就作罷。

李光耀自然有其政治才能和領導才能,他不是老懵董或689此類廢物,但是也不要把他當作救世主看待。他只是站對了邊的幸運兒,加上地緣政治的加持,才造就部份富裕的新加坡。

就像網上留行一個笑話,說一個年輕人分享自己如何在貴地段買到樓一樣,那名青年娓娓道來他如何節儉,如何勤工,如何有投資眼光。不過到最後,原來他是靠父母給大筆金錢,才買到樓。如果不靠父幹,這位青年終究是一個廢青,沒有甚麼作為。

李光耀,就像那個擁有父蔭而成功買樓的幸運兒,這當然是一個比喻,我指如果沒有當時的冷戰形勢、美國對東南亞的籠絡,以及資本主義長期歷史下潮汐漲退,諒李光耀有多大的才能,也不能變出一個「成功」的新加坡。他會和非洲的那些總統一樣,只能變出一個一窮二白的新加坡。

以下,我會略談布羅岱爾和華勒斯坦的理論,用來證明李光耀是如斯幸運。

布羅岱爾指出資本的流動並無國界所限,往往會因為不同的因素而流向另一個地方,造就當地的繁榮。就算當地的統治者才能不大,只是挾這股形勢而為,也能夠富裕國家。例如第一次資本流動是十二、十三世紀由南歐移到意大利,造就文藝復興時繁華的威尼斯和佛羅倫斯。第二資本流動流向荷蘭等地,於是荷蘭亦因此短暫成為強國,然後再流向英國,促成了英國的工業革命和崛起,到了十九世紀未資本再移向美國,促成了美國的強大。然後二十世紀中,再流向東南亞一帶,促成了亞洲四小龍的發展。

而李光耀執政的時期正正身處身於資本流動到東南亞的時期,就是因為這個大潮流,他才可以讓新加坡急速發展,沒有資本流動,就真是神仙也難變了!

也許有人反駁,為甚麼資本不流向非洲,偏要流向東南亞?這不是這些國家的領袖有為有才所致嗎?我想讓這些人了解一下歷史才好說話。根據華勒斯坦的理論,資本的發展將這個世界分為中心、半邊緣和邊緣,分別是歐美為中心、亞洲為半邊緣地帶、然後非洲就是絕對的邊緣。所以資本流動才不會向非洲流動,造就非洲的貧窮。而且,當時東南亞相對非洲赤化嚴重,美國為了圍堵蘇聯,所以才容許大量資本投入東南亞的威權政府,以阻止這些精英階層倒向共產黨。李光耀只是其中一份子,他只是比較好人,沒有把這些資金榨取到盡,分一些給國民精英收買他們,於是很多新加坡人就甘當李光耀莊園的家丁。

最近有一個新加坡少年在網上臭罵李光耀,出奇了很多新奴(新加坡奴才簡稱)出來為主子護航,這正正證明李光耀的統治政策成功,將國家的中產階級和知識分子收買,以便豢養得他們聽聽話話,將反對勢力分化和抹殺。

李光耀用組屋等福利政策收買中產十分成功,但是對於政治影響力較低的貧困階層,李光耀將之視之為敵人打壓。例如新加坡現在沒有最低工資,有35%的人民活在貧窮線底下,這足以佐證李光耀的冷酷和治國的實用主義。

根據一點初階左翼政治理論,被壓迫的窮人是沒有意識去反抗,部份甚至會擁護迫害他們的政府,所以需要一些有學識的階級和有識知識份子(葛蘭西語)去逐步讓他們了解世界如何壓迫他們,然後去抗爭。但李光耀最厲害的地方就是用經濟成果去收買原本可以做抗爭教育的階層和知識分子,讓他們瘋狂擁護政府,然後再在窮人傳播維穩訊息。事後窮人是死是活,關李光耀撚事(雖然可能有組屋住)。

李光耀治下的新加坡,不是一個均富的社會,反而是精英取最多的社會。現在689已經正在悄悄地學新加坡的管治模式——而且更加暴虐——李光耀起碼會大規模地收買人民,但是689傾全港之資源,只收買有利統治的一小撮親信(如土共、保皇黨、愛港力之流,或者最近的機場三跑益某建築工司),比李光耀更形惡劣,更加狠毒,把受壓迫的人更加棄如敝屣。

不過,其實無論是李光耀,還是689,都證明了一件事,資本主義和民主並非如影相隨。正如前段所述,只要資本主義的統治階層確保到統治,他們絕對可以不管民主,直接利益分贓,壓迫弱勢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