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武當學柯P

(刊於明報3月14日的世紀版)

剛剛星期天由勇武派發動的光復行動,已經到了過火的階段,他們連無辜母女和路過阿伯也進行無差別謾罵。作為一個標準的左膠,相信我的理論說服不了任何勇武派。但是,柯P這個台灣本土派,勇武派是知道吧?為甚麼他們不學柯P那樣去贏取民心,反而不停在謾罵水貨客和無辜人士,自絕於香港市民面前,使得自身力量和支持度越來越少?

在此比較柯P如何在台北選贏強調中台融合的連勝文和香港勇武派的行為策略,就可有所發現。

儘管柯P的網絡宣傳深得年輕人支持,但是如果他取不到一班佔人口大多數的中年到壯年選民(傾向支持藍營)的支持,他是很難贏到選戰的。而這一群人生長於台灣的經濟高速發展時期,他們對政治的理念追求不強,比較迷信經濟就是一切。如果柯P在選戰時像香港勇武派般強調族群矛盾,保守務實的中生代不會支持他。

所以柯P在選舉時刻意淡化族群矛盾,有時還為蔣經國說好話,然後大打溫情牌,強調國民黨治下的台灣如何讓下一代犧牲了幸福的未來,希望這些中年到壯年選民為下一代而投柯P一票。結果這個策略十分成功,總結而言,柯P的本土主義不強調意識形態上的衝突,反而觸動了民眾支持打本土牌的柯P多於打經濟牌的連勝文。柯P的選舉工程是跨世代的,老中青選民通吃。

相反,勇武派的驅蝗行動和光復行動,將本土的力量越分越少。他們只活躍於互聯網,宣傳國內人的醜態,只有年輕網民會瀏覽和受落。結果支持者大多是年輕人。

但是,對於香港的第三代香港人(佔人口的相當一部分),就像台灣人經歷過經濟起飛的時代,他們也是不重意識形態之爭,只是傳統的經濟動物。除非水貨客和大陸人的壞影響踩到他們家門口,否則他們只對中港矛盾有模糊的觀念,不會對本土主義有支持。而勇武派的暴力和激進行為,在經過傳統傳媒的誇大和宣傳後,只透過傳統傳媒看時事的第三代香港人,他們會對本土主義更反感,甚至將帳算在泛民身上,結果影響選舉和抗爭力量。

如果本土派想壯大,有必要學習柯P的策略,盡量連結老中青的香港人,向他們宣傳下一代的未來和現在的生活方式如何被自由行扼殺,藉此柔性爭取更加香港人支持。而光復行動更加要不卑不亢,和暴力行為劃清界線。

總結而言,本土派要學柯P一樣,以正力量來拓展本土力量,而不是以仇恨來滿足快感。這樣才可以開拓到除了高登討論區和面書以外的人出來支持本土運動。從來沒有一個平權運動是用仇恨來推動的,馬丁路德金如是,曼德拉如是,柯P如是,希望本土派如是。

可惜,雖然現在罵無辜者的四眼青年已道歉,但是部份以本土派自居的政團仍然想以暴力路線來爭取支持以求獲得立會的入場券,對自己的愚行顧「右」而言他,恐怕柯P有天做到台灣領導人,香港的本土派仍是邊緣團體!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